作者:施諾

我在上一篇文章談死[1],這回談鬼。我會探討五件見鬼事件,看看現時的科學可否有解釋(自然現象,natural phenomenon)。如果解釋不到,估計將來的科學可否有解釋(環自然現象,perinormal phenomenon)或估計科學永遠不能夠提供解釋(超自然現象,paranormal phenomenon) 。超自然現象可被分為兩類,但不在這詳談之。

要明確分辨環自然現象和超自然現象是很困難,只能做粗略估計。但如果有一天,我們可以肯定所有科學已被發現,再無新的科學可尋,而又擁有差不多無限的計算能力,但仍然有科學解釋不到的現象,我們才可以確定這些現象是超自然。但在這一天未來臨之前,我們只能繼續做估計。

作為基督徒,談鬼永遠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研究鬼/靈魂/幽靈的美國加洲洲立大學(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Bakersfield) 的Stafford Betty博士曾說過:「宗教人士會認為所有幽靈現象必定來自魔鬼,沒有甚麼可研究。很多科學家卻認為幽靈根本不可能存在,研究它是浪費時間。」[2](原文是英文,我把它意譯成中文。)

有些牧師確實非常抗拒超自然事件的探討。他們認為這等於交鬼,中了魔鬼的詭計。如果他們見到其教會會友拿本《Advances in Parapsychological Research》的書在讀,或在facebook 讚好 了“The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立刻愁眉深鎖,要找這些會友談心,盼他們遠離魔鬼,回頭是岸。

這些牧師混淆了科學探討和交鬼。研究員接到疑似超自然事件報告後,到現場進行調查,運用已知科學來解謎。解了,破迷信、破騙局,皆大得著。解不了,只好把事件存入“X file”,然後再探討另一個疑似超自然事件。

這些研究員大部份是大學心理學家(少部份是物理學家、哲學家)。在整個研究過程中,無通靈、附體、拜鬼等儀式。(當然不能排一小撮研究員會這樣做。)他們要小心翼翼做研究,水平要高,更不可以把自然事件誇大成為超自然事件來提高個人知名度。因為有兩隻眼盯著他們。一、他們所屬的大學不會容許他們亂來。二、美國的Committee for Skeptical Inquiry 會打擂臺,揭發他們的有心無心之失。

看官,超自然事件的探討是十分學術性,哪有交鬼的味道?

為了暫時逃避爭論,我們可按自己心中的想法來給鬼一個定義。如果你是唯物論者,又精通量子物理,可把鬼當作一種不知名的量子場(Quantum Field)甚至先進外星人玩弄地球人的把戲兒[3]。某些基督徒相信鬼是墮落的天使(人死後不會變鬼),所謂見鬼,只是魔鬼騙人的技倆。某些宗教信徒相信鬼是人死後的靈魂,甚至有輪迴[4]。已故核子物理學家Raynor Aether博士推測鬼是介乎意識和物質的東西[5]。激光應用(laser’s application)鼻祖之一的Russell Targ 博士認為人的意識不受困於腦內,也不受時間空間限制[6]。五度空間宇宙學(5-dimensional cosmology)權威Paul Wesson博士不排除人死不是燈滅,只是用另一種形式存在[7]。

總而言之,鬼是甚麼?各取所需,各自定義吧!

五件見鬼事件有以下的五大特點。一、它們不是明顯的自然現象,甚至有目的(agenda)衝著見鬼者來。二、見鬼者以第一身向我說出事件經過(沒有傳聲筒)亦接受了我的盤問。三、見鬼者沒動機撒謊,騙局可能性很微。四、見鬼者沒有受到酒類及葯物影響。五、見鬼者沒有精神病或腦科等問題的紀錄。第四和第五點大大減低了幻覺(hallucination)可能性 [8]。

儘管有些事件發生在多年前,但由於太「刻骨銘心」,而且沒有牽涉複雜的人和事,時間不損耗見鬼者的記憶。我偶然再問他們事件經過,也不察覺他們失憶或前言不對後語。有時候,見鬼事件越簡單越可信,越複雜的事件越大機會是見鬼者自己事後改編。

我會效法《神探伽利略》中的湯川學教授,先運用已知的科學來解釋其來龍去脈。如果解釋不了,只好把它們存入“file”,千秋待清雪。(噢,由於無女刑警協助,更無法再返現場調查,得靈感寫方程式,所謂科學,其實只是事後孔明的常識而已 。)

事件一:玩房間燈按鍵。發生地點是位於九龍某住宅大廈,時間是60年代初期。我父母把燈關掉就寢。他們躺在床上後,屋內立刻傳來響亮的「啪、啪、啪」按鍵開關聲。那些年,家中只有極少量電器,而且聲音近在咫尺,父母很快從黑暗中判斷是房燈按鍵上下上下移動。他們起床查看,「啪」聲立刻停止。奇怪的是,燈沒有亮。但如果用人手動按鍵,燈會亮。他們起初以為只是電路、機械問題,但奇怪的是,只要他們再躺在床上後,按鍵上下上下移動聲又立刻出現,起床再查看,按鍵上下移動聲又立刻停止,如此循環不息發生了很久。最後母親被嚇到哭,他們只好把燈亮著不睡,房間亦歸於平靜。

這怪事雖然只發生了一晚,但還有一個小插曲。我的一位姊姊那時候只是剛懂走路的寶寶。她間中會用小手指指著房子某處,樣子很驚慌,哭又哭不出來,又未能用言語表達。(這年齡的寶寶會怕老鼠、蟑螂?)評估情況後,父母採取「敵進我退」的策略:搬家。那些年,父母帶者六名年幼子女(我還未出生),非必要不會搬家,他們必定受了很大的驚嚇。

假設父母弄錯了,「啪」聲不是來自房燈按鍵,是否來自我兄姊的惡作劇?是否他們在房門附近弄到近似燈按鍵的「啪」聲?我看不是。原因有三。一、他們還年幼,沒有動機(為了搬家)扮鬼。二、父母是窮人,那房子面積十分細小,整晚不被父母發現,機會微乎其微。三、他們還年幼,不可能頂得住睡魔,玩到那麼晚。

是否屋主想我父母搬家,用望遠鏡在窗外看我父母就寢情況,再用對講機通知另一人在門外搞把戲,把父母嚇走?我看又不是。原因有二。一、事前全完沒收到有來自屋主要求搬遷通知。二、「啪」聲近在咫尺,由房間內傳出,不是從大門傳來。

最後的可能性是,儘管父母有見鬼者的五大特點,但他們罕有地出現了神志正常幻覺(hallucination in the sane)[9]。但有兩個疑問。一、為甚麼幻覺會在他們從床上起來時消失,躺在床時重新開始,有這種因果關係?二、他們同時有同一種幻覺,這是集體幻覺(mass hallucination)。集體幻覺通常是一群人在同一時間遇到悲痛、危難情況下才會出現。例如,一群在沙漠上快要渴死的旅客,會一起「見」到綠洲。

父母沒有遇到悲痛、危難,但有集體神志正常幻覺(mass hallucination in the sane),有可能嗎?美國心理學會(American Psychology Association)的數據庫,收藏了超過3.4百萬個案、文章等[10],但找不到一宗相關案例。好了,一件簡單「按鍵開關聲」和「上落床」的因果關係,沒人傷亡,幹麼要弄到找美國心理學會的數據庫?是否牛刀殺雞,打稻草人、庸人自擾?

事件二:死者越洋告別。發生地點是位於加拿大多倫多市某屋的花園,時間是90年代初期。有一白天,我父閒在家中,由屋內向外望,見到一位在香港居住的親戚站在花園向我父揮手,喊著我父的名字,然後說他要走了。我父來不及反應,這位親戚突然在我父眼前消失。後來我父知道他在到訪多倫多前兩個月前已撒手人世。

我父從不上香拜這些、拜那些,也不信風水術數。所以他再遇已故親戚後,沒有上香慰亡魂,只是認為故人由香港「飛」到加拿大向他道別。

加拿大的認知腦神經專家Michael Persinger博士曾研究過為甚麼兩人可以隔空心有靈犀。例如某女子突如其來的死亡可以使到遠在另一處的胞姊感到心緒不寧。他認為其中一個原固是地球的磁場可以將不同人的腦袋連結起來[11]。胞姊妹有家庭基因,意識較容易隔空連結,是有可能。 但Persinger博士的理論被其他專家斷定不能解釋較戲劇性的個案 [12] 。以我父的親戚為例,他死去了兩個月後,才來道別,我父直接見到穿衣服的「真人」。地球的磁場不可能有這樣大的能力吧。

唯一的可能是,儘管我父有見鬼者的五大特點,但出現了在事件一提到的「神志正常幻覺」。但我父從不記掛這親戚,為甚麼親戚死了兩個月後,幻覺才突然出現,又為甚麼親戚「見」到我父後,千句話不說,只說再見,好像帶著目的見我父而來?

事件三:流動沙發。發生地點位於英國某屋內、時間不詳。見鬼者是一位大律師。他在屋內見過一張會自動移位的笨重沙發,移了十至二十呎。沙發是實物,可以坐,不是3D projection。那屋是住人的,不是收入場費的「奇趣屋」。他知我唸物理,問我有何解釋,我頓時語塞,只好打趣的說:「屋主用地毯掩蓋路軌,運用了磁力學原理,沙發可以自動移位,甚至懸空浮動。」他笑著回答:「有些東西是beyond the scope of science。」他當然查過有沒有路軌。

我唯一的猜想是沙發的元素突然發生了不明量子變化(Unidentified Quantum Change, UQC),由物質變成反物質,使它不受引力(gravity)正常的影響,可以自動移位[13]。由於有量子上的不確定性,事前未必可以預測UQC要移動沙發或其他物件。當然,如果UQC真的可以發生的話,其頻率必定非常低,否則很難解釋為甚麼全球有笨重物件自我移/浮動的「鬼屋」的數量非常少。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的The Global Consciousness Project、美國新墨西哥大學(University of New Mexico)的Bryan Williams 教授,和瑞典隆德大學(Lund University)的 Annalisa Ventola教授研究過多宗查不出無惡作劇的「鬼屋」、「鬼辦公室」、「鬼貨倉」事件。在一些個案中,儘管有名牌大學的物理學家、技術人員、警察等在場調查,但UQC仍然玩弄眾人[14]。但無論UQC怎樣厲害,它不能永遠常存。曾在美國西喬治亞州大學(University of West Georgia)任教的已故心理學家William G. Roll博士,研究過100個以上的「鬼屋」事件,發現這類UQC事件不但不會天天發生,而且只能維持平均二至五個月,之後歸於平靜 [15]。

我有兩個疑惑:一、有笨重物件自我移/浮動的「鬼屋」事件多發生在南北美洲、歐洲、日本,但為甚麼在香港好像從未聽過類似「鬼屋」出現?二、沒有人住的地方如沙漠會鬧鬼嗎?仙人掌會無故折斷跟著自我移/浮動嗎?在月球的石頭會無故升高嗎?(當然,發生了也沒有人知道。)

事件四:曉飛的人頭。發生地點是位於香港某座工廠大廈,時間是90年代初期。我認識一位親戚,他的家族營運工廠,做某類產品和服務,後來生意越做越大,在香港上市。有一回我家人和他一起吃晚飯,我胞姊說到在廣州市某家飯店(Hotel)有來自古代的鬼陪她睡(見事件五)。親戚似乎找到了知音人,立刻滔滔不絕談到他和他的員工在洗手間內見過曉飛的人頭(性別不詳)。它不只出現一次,而且不同人都見過。他說完時心有餘悸(像剛剛見過鬼),口有微震的道:「這個世界真,真的有鬼。」

我親戚那年只是三十歲在右,畢業於美國某名牌大學,青年才俊,不輕易迷信。似乎他真的見了狀況,才說出以上的話。後來他們提早把工廠搬上中國大陸)早晚的事)。

是否有競爭對手出動遙控飛木偶/娃娃頭來嚇我親戚的員工 ?但像直昇機的旋轉翼可以怎樣放而不被發現?是否員工自編、自導、自演的鬧劇,借口來搏取更好待遇?但為甚麼連我這個親戚僱主也說這個世界真的有鬼,和員工「同流合污」?

唯一的可能是,工廠大廈有些建築物料和工業原料一起揮發,漂浮空氣中。部份人吸入它們後產生幻覺。員工和親戚沒有說過那飛人頭會和他們說有含意的話、或飛去咬人,估計飛人頭根本不存在,只是幻覺。

事件五:飯店(Hotel)陪睡。發生地點是位於中國大陸某飯店,時間不詳。某夜,朋友在房間正入睡之際,突聞敲門聲,於是起床,走到防盜眼看看是誰,見無人,正轉身回床之際,密封的房間內突然刮起涼風,吹動了窗簾。儘管友人覺得奇怪,但仍然去睡覺。他側身躺在床上不久,突然感覺到背後的床墊向下深墜。他「心領神會」,立刻實行「三不政策」:不轉身、不張眼、不說話,扮作入睡直到天亮。

我的胞姊在中國大陸某飯店有類似經歷。但她較大膽,表面扮作入睡,實則頭輕回望,眼微張開,你能夠估到她看到甚麼?

她看到一個「人」的黑影,坐在床邊,但看不清五官,只看到他載著古代的官帽。那「人」似乎察覺我胞姊在偷看他,故意將頭向前更貼近我胞姊的面,好樣她看清楚。我胞姊大驚,立刻真的閉上眼,扮作入睡直到天亮。

(為何人們總相信鬼只會在晚間出現,天亮便消失,鏡子照不到它們,亦無影子?據超自然研究者Chris Carter 的資料顯示,事實未必是這樣[16]。)

他們見鬼時還未入睡,並非發惡夢。而且人是能夠分辨夢境和實境。你不會因在夢中被同事駡,明天回罵他。但幻覺就不同,它可以帶來比起現實更真實的感覺。可能是飯店的床上用品有些物料揮發,住客在入睡時吸入了它,一小撮對這些物質極敏感的人產生幻覺,其中一種是失重幻覺。這解釋了我朋友和胞姊為何感覺到背後的床墊向下墜。他們感到床墊下墜後,腦子要找解釋,所以想到有人,再衍生人影的幻覺。這也解釋了為何有些飯店房間鬧鬼事件,總是由住客躺在床的一刻開始。

我還有其他個案。有機會再描述、分析之。如果看官有耐性讀了以上的五個事件,在結束之前奉送多一個案例。但這一回我無法直接和見鬼者對話。

1972年12月29日,美國東方航空 401號班機載著163位乘客和13位機組人員,由紐約飛往邁阿密,由正副機長Bob Loft 和 Don Repo駕駛。在飛行途中,駕駛艙內發生了小問題。但因正副機長不專注的駕駛態度,導致401號班機墜毀,101人身亡(包括 Loft 和 Repo),75人生還。

空難後,東方航空並無浪費401號班機上完整無缺的零件,把它們裝上其他航機再用。身故Loft和 Repo隨後出現在這些航機上,衝上魂霄。有一回,幾個機組人員在未起飛的航機內見到有個穿機長制服的人出現,和他們對話,然後突然消失,他們驚魂未定要求取消航班。後來他們從相片認出那位不速之客是Repo 副機長。有數位乘客也在另一班航機見過突然消失的他。

東方航空後來被迫拆除那些零件,Loft 和 Repo出現的傳聞也隨之消失。衝上魂霄的事詳情紀錄在《Ghost Of Flight 401》[17]。在國家地理頻道(National Geographic)紀錄片尾斷亦提到衝上魂霄的事(由 6:25 開 始)[18]。

是否其他航空公司為了打擊東方航空的生意,於是收買其員工及乘客來編造鬧鬼故事?我看不是。原因有三。一、至少有20個人聲稱見過Loft 或Repo(包括東方航空的高級行政人員),收買或誤導這麼多人是很易走漏風聲,被揭發。二、為甚麼東方航空要拆除那些零件?三、當年東方航空的行政總材 Frank Borman 稱鬧鬼是無稽之談,也拒絕超自然研究員進行調查 [19]。他只說員工有病,叫他們見心理學家,下令他們不要再說三道四,並沒懷疑員工被收買。

我不能案件重演以上的六事件,只能夠用民事訴訟的概然性權衡方法(balance of probabilities)來估計它們是甚麼類型的現象。我的估計是:「玩房間燈按鍵」和「死者越洋告別」是超自然現象。「流動沙發」是環自然現象。「曉飛的人頭」和「飯店陪睡」是自然現象。「東方航空」是超自然現象。

看官,如果你曾遇過類似環自然現象和超自然現象,但最後發現它們只是自然現象,請通知我。疑難解決了,勝過留著“X files” ,勝過見真鬼。我還是博士研究生時,那種解決了物理學上難題的興奮、滿足感(有一回在辦公室內興奮到大叫),如今歷歷在目。但當人家說他見過鬼時,我只感好奇,問過究竟,只是這樣,感覺不大。

(主內教牧看到這裡,會說我是異端,但我只估計那些見鬼事件是自然現象、環自然現象、超自然現象。這也是異端?鬼是甚麼不是本文的主旨。我給鬼一些身份只方便於討論。)

唯物論者對鬼的存在有一個普遍異議:「如果鬼真的存在,為甚麼不是每一個人都見過鬼?例如,航空史上不乏將墜毀飛機的完整零件再用的例子。但為何在這些航機上見不到死去的正副機長?可見鬼根本不存在,東方航空事件必定是騙局。」心理學、精神病學家Carl Jung提醒我們:「I shall not commit the fashionable stupidity of regarding everything I cannot explain as a fraud.」

唯物論者的問題先假設鬼是自然現象如下雨般,可預測它在何時、何地出現,每個人都看得到它。但如果鬼不是自然現像,而且它們只會偶然出現,無重覆性,事前無跡可尋,只帶給一小撮人一“agenda” ,大多數人從未見過鬼並不出奇。

某些唯物論者(特別是知名的)有他們的agenda。對他們來說「鬼存在嗎?」不是balance of probabilities的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他們的「政治」決定了他們定性所有見鬼事件必定是誤會、幻覺或騙局。有人稱他們不是true skeptics,而是pseudo skeptics。他們有甚麼「政治」?我有機會寫短文評論之。

唯物論者和超自然研究者的爭論,可以在下列的書看到:《Science and the Afterlife Experience: Evidence for the Immortality of Consciousness》[20]、《Science and Psychic Phenomena: 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Skeptics》[21] 、及《Debating Psychic Experience: Human Potential or Human Illusion》[22]。當中的是非曲直,十分引人入勝,是訓練思考方法的好教材,大學生必定讀來不倦,愛不釋手。

在下一篇文章,我會談談兩種靈魂出竅現象:Near Death Experience(NDE)和 Out Body Experience(OBE)。這兩種現象有很大的機會是幻覺,或人在瀕死時腦部在缺氧下做最後的掙扎[23]。但有些案例令懷疑者也摸不著頭腦,只好說死而復生者和醫護人員合謀撒謊(還記起 Carl Jung的話嗎?)。究竟是甚麼的一回事?下回談。

[1] 你會怎樣死?
[2] The Afterlife Unveiled: What the Dead are Telling Us About Their World
[3] Shermer’s Last Law
[4] 鬼是甚麼?
[5] Hart, Hornell, et al., “Six Theories About Apparitions.” Proceedings of the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50, part 185 (1956), 222
[6] The Reality of ESP: A Physicist’s Proof of Psychic Abilities
[7] Time as an illusion
[8] Hallucinations
[9] Exclusive First Read: ‘Hallucinations,’ By Oliver Sacks
[10] American Psychology Association
[11] Michael Persinger on No More Secrets
[12] The Evidence for Psi: Spontaneous Phenomena
[13] Is antimatter anti-gravity?
[14] 見 [12] 及Poltergeist Phenomena: A Primer on Parapsychological Research and Perspectives
[15] 見[14]
[16] Science and the Afterlife Experience: Evidence for the Immortality of Consciousness
[17] Ghost Of Flight 401
[18] Mayday, Desastres Aereos – Eastern 401
[19] Serling, Robert J. (1980). From the Captain to the Colonel: An Informal History of Eastern Airlines. Doubleday.
[20] 見 [16]
[21] http://www.amazon.com/Science-Psychic-Phenomena-House-Skeptics/dp/159477451X
[22] http://www.amazon.com/Debating-Psychic-Experience-Potential-Illusion/dp/0313392617/ref=sr_1_1?ie=UTF8&qid=1378564500&sr=8-1&keywords=Debating+Psychic+Experience%3A+Human+Potential+or+Human+Illusion%3F
[23] Do Near Death Experiences Finally Confirm the After-life?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作者,半生人做過五生人的事:物理學家(1992 – 1998)、人壽保險代理(1999 – 2004)、作家(2011 – 2013)、大學講師 (2001 – 現在)、投機公司 (2000 – 現在)。雖然不能取得卓越成就 ,總算多姿多采地活過。只要一息尚存,繼續反思信仰、人生。盼後半生仍然有學習、進步、驚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