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有人寫字

The Writing People

教導孩子的祈禱

作者:楊文立牧師

教導孩子-65.png

瑪挪亞就祈求耶和華說: 「主啊,求你再差遣那神人到我們這裡來,好指教我們怎樣待這將要生的孩子。」(士十三8)

有沒有聽過「後基督教」(Post-Christian)這個名詞?其實這個名詞所包含的意義及範圍非常廣泛,若有興趣,可以上網及購買專書研究。在此簡單介紹。「後基督教」是指已經受基督教文化影響的地區或國家,雖然他們曾以基督教立國或以基督教文化成立,無論在文化、音樂、建築及生活等各方面都深受基督教所影響,但是現在再難引起人們對基督教的興趣,或基督教文化已經再沒有影響力了。總括來說,「後基督教」是指我們雖然活在基督教的影響下,但對基督教一無所知或一點興趣也沒有。 Continue reading “教導孩子的祈禱”

Advertisements

說吧,記憶!

作者:陳永財

記憶-64.png

不知哪裡出了問題,好些基督徒的生命和信仰完全建基於一些信條(更準確地說,可能是教條)和一些(數量很少)金句上。對人生種種複雜問題,他們都以不變應萬變,用那些信條和金句來應付。偏偏這些基督徒往往又喜歡給別人意見,與別人「分享」他們這些「得著」。這些基督徒對生命和信仰的膚淺理解,可以給我們在記憶這個課題上有很深刻的思考。 Continue reading “說吧,記憶!”

【心晴語】一月篇 :春•寒窗

作者:星晨語

心閒語_一月-63.png

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
                                                      ——高明

所謂,一年之際在於春,一日之際在於晨。每當新的一年來臨之時,便喜憂參半地開始計數期末考試的來臨,倒數著新年鐘聲的興奮之情,好像還意猶未盡,那大呼小叫的場景似乎還在眼前,就已被告知學期終考的日期,不禁黯然⋯⋯ Continue reading “【心晴語】一月篇 :春•寒窗”

檢討制度的意識

作者:黃偉然

制度-62

每所教會各有不同之處,或是人數,或是規模,或是宗派,或是傳統,但有些事肯定是共通的,就是每所教會都有很多架構制度、規矩約章。這些制度或是明文規定,又或是口耳相傳,反正就是教友皆知、眾人教會生活的一部分。 Continue reading “檢討制度的意識”

【禛森話】「爸爸,你讚得我少喎!」

作者:鍾樹森

讚得我少-61

每年一月都是兒子學校的考試,小弟因聖誕新年而來的補假就全花在跟他溫習上(不過,他始終不曉得爸爸為何可以下午回家跟他一起)。兒子學業能力一向不高,要他自律溫習就更是困難,所以無奈地在他上了四年級的日子,還要跟他一起溫習。 Continue reading “【禛森話】「爸爸,你讚得我少喎!」”

我還是強壯,我還是祈禱

作者:楊文立牧師

我還是強壯-60.png

「我還是強壯,像摩西打發我去的那天一樣;無論是爭戰,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時如何,現在還是如何。」(書十四11)

今天的社會,非常注重身體健康,對飲食尤其講究。原因很明顯,就是要令自己身體健康,別人看得舒服,自己吃得輕鬆。我還記起多年前,當我們邀請別人來我家吃飯的時候,汽水是非常受歡迎的飲品。誰知到了今天,幾乎沒有人再飲汽水了,就是年青人,也要求喝茶而不愛汽水,真是作夢也沒有想過,這竟然變成了一個常規。 Continue reading “我還是強壯,我還是祈禱”

故事的力量(一)

作者:川貝

故事-59

在導遊的指引下,你走進景點服務中心,於漆黑的密室中觀看地方介紹片,那種沒甚麼期待、有點沉悶、無聊,甚至瞌睡的感覺,與許多每週走進教會聽道的人所經歷的沒大分別。

最近到台灣花蓮,參觀太魯閣原住民部落。當被導遊要求觀看公園介紹時,正預備補眠的我,卻意外地看到一套非常精彩有趣的觀光片。 Continue reading “故事的力量(一)”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後回歸時期香港教會文字事工的挑戰與傳承

作者:陳培德牧師

文字事工-58

編者語:

近代福音來華二百一十年裡(以宣教士馬禮遜取道美國在1807年9月抵達廣州起計算),華人教會除了廣傳福音、普設學校、興辦醫療、造就信徒和建立教堂外,凡是有識的宣教士和教會領袖都會特別重視神學教育和文字事工,樂於投放鉅額資源和大量人才。筆者認為,神學教育和文字事工就如同飛鳥的兩隻翅膀,缺一不可。這期「教會觸覺」我們來談談神學教育及文字事工的前路,了解經過回歸二十年後香港教會的這兩雙翼,如何面對挑戰及傳承。* Continue reading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後回歸時期香港教會文字事工的挑戰與傳承”

黑的星期五(其之二)

作者:提阿非羅

黑的星期五-56.png

咯!咯!咯⋯⋯咯!咯!咯!咯!

「應該是腓力。」

咔嚓!咿吖⋯⋯

「腓力,辛苦了。打探到甚麼消息了?」

「⋯⋯夫子⋯⋯夫子⋯⋯要被釘十字架了!」

「釘十字架?⋯⋯不可能!夫子根本沒有犯罪!他們憑甚麼判他死刑?」

「難道他們誣告夫子?」

「⋯⋯我也想不通,根據在場群眾的話:雖然公會有人用假見證陷害夫子,但是送到巡撫彼拉多那裡審判時,他根本審不出甚麼罪名來。不過最後公會那夥祭司、長老和文士挑撥群眾騷動,硬要彼拉多釘死夫子⋯⋯」 Continue reading “黑的星期五(其之二)”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