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有人寫字

The Writing People

讀《我們傳甚麼?——從神學、歷史與聖經理解福音》

作者:關浩然

傳什麼-79.png

編者提到有一種不求甚解的對福音的迷思,而這本文集是為了要解構這種迷思而出現(〈編者序〉,頁7)。

本文集分兩部份,首部份五篇文章,處理三個課題。趙崇明在〈簡介福音派的福音〉中分析現今傳的得救福音背後的神學教義(例如刑罰替代論,自由意志,前千禧年派終末論等)。按趙的分析,奮興佈道家(例如芬尼)反對預定論,認為人要為自己的選擇負上責任才公平,因此造成後來「福音派堅持個人『自由決定』這一舉動的必須存在,逐漸形成以下這個公式:傳福音=使人決志;決志=信耶穌。」(頁17)再者,由於「決志」在得救上舉足輕重,得救與決志便掛勾了,「於是上天堂得永生抑或下地獄尋永死,就在乎某一次頃刻之間發生的具決定性的自由抉擇。因此,對福音派而言,得救不是一個過程或進程。」(頁17)福音派的重點,也在於基督的代贖犧牲與罪人的決志信主,強調耶穌基督是罪人的「個人救主」。 Continue reading “讀《我們傳甚麼?——從神學、歷史與聖經理解福音》”

Advertisements

承擔罪惡的祈禱

作者:楊文立牧師

罪惡-78

「大衞看見滅民的天使,就禱告耶和華說:『我犯了罪,行了惡;但這群羊做了甚麼呢?願你的手攻擊我和我的父家。』」(撒下二十四17)

愈來愈喜歡大衞這個人,也愈來愈明白他為甚麼是上帝所喜愛的人。大衞因數點百姓而惹怒上帝,於是,災害及審判臨到,有瘟疫降臨,民間死了七萬人,牲畜也死了不少。大衞看見滅民的天使,就自願承擔罪孽,祈求上帝懲罰他。這就是大衞可愛之處,他自知犯罪後,不願他人受罰(甚至牲畜),甘願自己承受一切。他的祈禱,顯出他發自內心的真誠。請緊記,他這個祈禱,是看見滅民的天使後而發出的。他知道天使的厲害及審判的真實(人畜死傷慘重),但他仍無畏地承認罪孽,願意親身補償。 Continue reading “承擔罪惡的祈禱”

阿伯士多

作者:百思

阿伯士多-77

兒時,我只留意身處之地的人和事。那是我世界的全部。

從住處下樓,人行道上第一個轉彎,藏了阿伯開的小士多。我從沒認真看過這士多的招牌,所以不知小鋪名稱。記得媽媽叫我們到阿伯士多買甚麼甚麼,我就這樣為鋪子命名了。

Continue reading “阿伯士多”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三) 

作者:提阿非羅

cover_有人寫字-74

到了墳墓的前面,老師馬上叫人搬開封著的石門。我被老師此舉嚇了一跳,死了四日的屍體已經腐爛發臭,打開墳墓似乎對死人和家屬不敬!拉撒路的姊姊跟我都有同感,希望阻止老師,不過最後被老師勸服,說要給她看見上主的榮耀。同行的幾個大漢就將石門挪開,一股惡臭便從漆黑的墓穴中湧了出來。眾人都立刻後退廻避,惟獨老師站在墓前向天禱告。忽然,老師大叫一聲:「拉撒路出來!」那屍體就漸漸在墓穴門口出現,全身的細麻布仍然包裹著,在場的所有人都十分震驚。老師馬上示意同伴替他解開細麻布,並且扶他走出來。我也脫下我的外衣為他遮蔽身體,當跟他身體接近時,我能夠確切感受到他呼吸的氣息和微暖的體溫。拉撒路真的死而復生了!我們有希望了! Continue reading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三) ”

5.03世界新聞自由日節 

作者:陳培德牧師

新聞自由-76 

5月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World Press Freedom Day),今年已是節日的第二十五個年頭。「世界新聞自由日」原是由聯合國大會於1993年12月20日,通過該會教科文組織提案,宣佈每年5月3日設立的,旨在提高新聞自由的意識,並提醒各國政府尊重和提升言論自由的權利。  Continue reading “5.03世界新聞自由日節 “

【心語晴】 四月篇: 夏・穿越

 作者:星晨語

心語晴_四月-75.png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   ——孟郊

已記不清上次與家人一起遊玩是甚麼時候,那應是很久遠的事兒,藍羽努力地在記憶中搜索,看到的卻是一張模糊、顔色略微發黃的全家福,但每個人都喜笑顔開……

與家人團聚總是充滿欣喜,時間永遠都不夠用,從憧憬著歸途到全家團聚並樂融融的過完新年,日子就像飛一般逝去,好似剛剛開始就又進入尾聲,戀戀不捨得又要彼此分離……

很久沒有和父母一起旅遊了,看著他們頭上絲絲的銀髮,卻精神奕奕和我們一起登山,游水,好似我們又回到了年少時的精力旺盛,大家開懷地聊天、大笑,忘記了年齡,忘記了周圍…… Continue reading “【心語晴】 四月篇: 夏・穿越”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二)

作者:提阿非羅

多馬_二-74.png

我們就在前面一個有營火的帳棚下歇息,雅各給了我一點水。當我喝夠了抬起頭的時候,與老師打個照面,他微笑的眼神彷彿穿透我的內心。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也回報他一個微笑。他溫柔的眼神帶著深邃的堅定,可是又帶著幾分慘淡的哀愁。我細仔觀看著老師的一舉一動,正如你所說的一樣,他是那麼親切地對待每一個人。忽然,老師跟我說話,他叫出你我的綽號「低土馬」。並說,我從家中長途跋涉地過來,一路上都辛苦了。還說,我內心要尋找的答案,很快就會尋見。當時我實在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我哪裡有甚麼答案需要尋找呢?我只是好奇才出來旅行吧!冬天晚上較冷,我也藉此理由向老師告辭,早點躲進帳棚裡去。

Continue reading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二)”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一) 

作者:提阿非羅

多馬-74

親愛的多馬:

自從你上次回家以後,述說你在猶大省一帶的奇妙遭遇,令我悠然神往。盼望有朝一日,能夠親身體驗一下,看你所看見的,聽你所聽到的,感受你所感受的。我更想去認識你那群同伴,尤其是與你一起生活的那位,你所敬重的老師。雖然你離開了一段時間,我們不能再次相見,但是我不願意你不知道,我以下所經歷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一) ”

求神伸冤的祈禱

作者:楊文立牧師

伸冤-73.png

「哈拿心裡愁苦,就痛痛哭泣,祈禱耶和華,許願說:『萬軍之耶和華啊,你若垂顧婢女的苦情,眷念不忘婢女,賜我一個兒子,我必使他終身歸與耶和華,不用剃頭刀剃他的頭。』」(撒上 一10)

我相信甚多人對撒母耳的母親哈拿這個祈禱有丁點兒的誤解。或者說得正確一點,我們大多數都視這個祈禱為一個「求子」的禱告。原因十分明顯,在經文前面(1-8節)豈不是說,因為哈拿沒有兒女而遭毗尼拿欺負,大大激動她,使她哭泣至不能吃飯嗎?所以,哈拿便祈求上帝給她一個兒子。

Continue reading “求神伸冤的祈禱”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