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有人寫字

The Writing People

芝加哥打字機——寫下我們的故事

作者:施諾

打字機-57.png

「群眾以為輪迴是局部地區的印度教或佛教信仰,聲稱能記起前生的人,必定來自印度、斯里蘭卡等地。但事實並非如此。世界各地不斷收到有人記起和執著前生的零星報告,包括美國的基督徒世家。輪迴不同一般宗教,不是由一個地方開始,然後慢慢傳遍天下,而是獨立地在不同國家運作,是一種現象,和任何宗教信仰並無直接關係。」――〈尋找前生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芝加哥打字機——寫下我們的故事”

Advertisements

黑的星期五(其之一)

作者:提阿非羅

黑的星期五-56.png

怦噗⋯怦噗⋯怦噗⋯怦噗⋯怦噗⋯怦噗⋯

「呼嘿⋯我不是⋯不是我⋯⋯呼嘿⋯我不是⋯不是我⋯⋯嗚嗚嗚嗚⋯⋯」

啪踏⋯啪踏⋯啪踏⋯⋯⋯⋯啪踏。

砰!砰!砰!

「是誰?」

「呼嘿⋯呼嘿⋯是我!」

「西門大哥?」

「呼嘿⋯呼嘿⋯開門!」

咔嚓!咿吖⋯⋯

「⋯⋯進來再說⋯⋯」

砰嘭!

「大哥!大哥!你醒一醒吧!大哥⋯⋯」 Continue reading “黑的星期五(其之一)”

真的看不見

作者:菱感

真的看不見-55.png

仲夏以後的傍晚,日光變得温和。涼快的風吹著小園子的樹,樹葉輕輕搖動,似是一群嘗試跟隨老師打著拍子的小孩,聽得出雀躍的節奏。那時我在家附近的小公園走著,步伐徐徐,細聽風聲。

這片安靜,一時被小孩的聲音劃破了。我望向小草地的對面,看見一名中年男士,正左手拖著一位小女孩,右手牽著一位小男孩。

「爸爸,爸爸,這裡有松鼠仔呀!」小妹妹用小手指向路旁的樹,說著愈發手舞腳動。

「爸爸,爸爸,這裡真的有松鼠仔嗎?」小男孩一邊瞪圓可愛的眼睛,一邊問他的父親,片刻眼睛比先前張得更大,他正在尋找樹梢上有沒有可疑的影子,左手邊的妹妹也加入他的行列。 Continue reading “真的看不見”

不蒙應允的祈禱

作者:楊文立牧師

不蒙應允的祈禱-54
相片〈Dark Prayer〉為 Kenneth Forland之作品

「但耶和華因你們的緣故向我發怒,不應允我,對我說:
『罷了!你不要向我再提這事。』」(申 三26)

我有一位好朋友,他是一個藝術家,對於繪畫及美術設計尤有心得,更是在這方面的專才。很多年前,他曾告訴我,灰或深灰是最豐富的顏色,因為在這顏色中,蘊含了各樣的顏色。其實, 對於祈禱來說,也是同樣的道理,一個在祈禱上有深刻領受的人,一定知道祈禱不是必然一帆風順,而是其間經歷各種各樣的遭遇,這才是對祈禱豐富及深度的認識。所以,若我們只看重蒙垂聽的祈禱, 認為只有這些才是重要的祈禱,那麼,我們對祈禱的領受,仍然停留在「單色」(單一顏色)的境況,未能在豐富的境界中。 Continue reading “不蒙應允的祈禱”

Justice Delay (路加福音十七章20節至十八章8節)

作者:古華多羅

justice delay-53.png

「教導他們要時常禱告,不可灰心」(路十八1《新漢語譯本》)是教會講壇上經常出現的講題,但也是一個越來越難宣講的題目,皆因香港是個叫人灰心的城市。上至政治經濟,下至小朋友上學和家中的自來水,也是頹壞消息連連,怎叫人不灰心?或許有人會說:「我們應該做點事」,但近年身邊不少社運朋友感到行事並不順利,萬念俱灰之下也回到禱告,卻也是十分乏力。究竟今日還怎能宣講禱告不灰心? Continue reading “Justice Delay (路加福音十七章20節至十八章8節)”

聽道者看講道

作者:黃偉然

聽道者-52.png
Ivan Makarov (1822-1897), “Sermon on the Mount” 

一場講道怎樣才算得上為上乘?有甚麼元素是一場好的講道必不可少呢?在討論以先,你或者會問我是何許人,憑甚麼在這話題上指東畫西。確實,不才並非甚麼神學院老師,也未接受過神學訓練,只是聽道聽了十多年,難免有些感言。不才只想站在聽道者的角度,指出一場好的講道不可或缺的元素,盼各聽道者讀畢文章會有所共鳴。 Continue reading “聽道者看講道”

【禛森話】「好嘢!我終於有1490張飛喇!」

作者:鍾樹森

冒險樂園-51.png
圖片來源:http://www.tradeduck.com/displayitem.php?itemid=2844818

先旨聲明,本文與三國時代的張飛沒有關係,廣東話是以「有幾多張飛」來表達「有多少張票」的。

兒子日常去遊玩的地方雖不算很多,但始終也不少,其中一處就是美國冒險樂園這連鎖室內遊樂店。記憶所及他在兩歲前已經玩店裡的波波池,而隨著他年紀漸大,喜歡玩的東西也漸漸改變,各種大大小小的機動遊戲、投籃遊戲、電子遊戲、身擊遊戲等等都玩過。我從不許他玩的是那些推金幣遊戲,既有賭博之嫌又枯燥乏味。先花錢買金幣,然後再投下金幣來推金幣,從而希望多賺獎票,再換所謂「禮品」,那就不如直接花錢購買「禮品」好了。比較起來,打迷你保齡、投射籃球、灑水滅火等遊戲,起碼有一個玩樂的過程,獎票是付錢玩樂後的一點鼓勵(或補償),而店舖以累積獎票再換「禮品」,始終都是鼓勵大家多多消費,在商言商實在是無可厚非。 Continue reading “【禛森話】「好嘢!我終於有1490張飛喇!」”

百夫長的一天(其之五)

作者:提阿非羅

百夫長_五-46.png
圖片來源:Total War: Rome 2 “Caesar in Gaul”

墓地雇工回到房裏,點上油燈,打開了那封信,上面寫著:

猶大賣主害恩公,一吻嗚呼官府中,

北郊上吊肚腹破,遺願託付墓園工。

悔改承認主謀罪,下城大街公示眾,

十字張臂念夫子,如掛木頭形相同。

小刀代表眾使徒,受刀致歉來充數,

唯恐腸露嚇老幼,十一刀刃固腹牢。 Continue reading “百夫長的一天(其之五)”

有人買樓(面子VS面積)

作者:施諾

有人買樓-50

自從香港政府實施重稅後,樓宇炒賣活動已經絕跡。但遠在重稅之前,香港出了一個綽號「白旋風」的炒樓專家,名叫陳清白。陳清白買樓不用先去看樓(no look pass),只要你告訴他哪一區、哪一條街、哪一座大廈的單位,他馬上可以開價,一買一賣之快,猶如旋風,因以為名。陳清白是個妙語如珠的人,他曾說過這名句:「同住一幢樓宇,大家進入升降機,別人按高層,你按二樓,你也會有自卑之心。

Continue reading “有人買樓(面子VS面積)”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