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有人寫字

The Writing People

Tag

楊文立

香港運動員:人生要有夢想

作者:楊文立牧師

香港運動員創下傳奇,在沒有人想像下奪得奧運劍擊金牌,擊敗上屆金牌得主,令全港運動愛好者興奮莫名,甚至令不是劍擊「發燒友」的市民一樣感到驕傲。這也難怪,香港體壇自二千年代後開始走下坡,無論關注程度或入場觀看人數,都乏善可陳,再加上投放資金不足,沒有優質的接棒人,導致香港運動界常被人看為一個「夕陽工業」。但人生總是充滿驚喜和挑戰,有誰能想到起初只抱著參與為重的香港隊,現在居然能勇奪金牌!難怪有成千上萬的市民為香港運動員歡呼!

Continue reading “香港運動員:人生要有夢想”

教會淘汰的生涯

作者:楊文立牧師

事奉了差不多三十年,看過很多不同教會的現象,聽過不少根本不知道想說甚麼的講道,有時反而覺得,講一些「阿媽是女人」的教訓也是好,起碼知道想說甚麼重點!華人教會非常注重講壇,而教會講壇很多時卻成為信徒最難忍受的地方,因為講壇信息實在言之無物或是非常沉悶!最諷刺的是,神學院老師教講道時,常以「釋經講道」為基礎,但大部分在網上聽到的神學教授講道,都不是採用釋經講道的方法,甚至借題發揮的情形也屢見不鮮。難怪已畢業的神學生,也不會使用釋經講道法來講道,以致一般信徒都不是聽釋經講道長大的。在這個惡性循環下,到有天這些信徒入讀神學院,對甚麼是「釋經講道」根本摸不著頭腦,於是又宣講了借題發揮的講道!

Continue reading “教會淘汰的生涯”

疫下生活壓力

作者:楊文立牧師

近期教會最流行的話題,就是如何在疫情下處理生活的壓力或焦慮。不用解釋也明白為何這麼多人關心這些事,無他,疫情已經超過一年,生活的不方便,無論是在職場、學校或家庭,都充滿焦慮和各樣壓力,甚至沒有正常的社交活動,都會造成人的焦慮和壓力!

Continue reading “疫下生活壓力”

孔漢思(Hans Küng):幸福地死去

作者:楊文立牧師 

「我們應當享有『幸福死亡』的權利。」

——摘自《幸福地死去?》

孔漢思(Hans Küng,又譯漢斯.昆)常被稱為「反叛的神學家」,因為他大膽地反對教宗的無誤論。其實,孔漢思是當代最知名的瑞士神學家,甚至可說是目前全世界最重要的天主教神學家。他在1928年出生於瑞士小鎮蘇爾塞(Sursee),高中畢業後,孔漢思前往羅馬讀哲學與神學;成為天主教神父後,撰寫了博士論文Rechtfertigung. Die Lehre Karl Barths und eine katholische Besinnung(中譯:《稱義:卡爾巴特之學說及一種天主教的思索》)。他比較為人熟悉的著作,是神學哲學巨著《上帝存在嗎?》(Does God Exist?)。

Continue reading “孔漢思(Hans Küng):幸福地死去”

演員的自我約束:藝人的表演生涯陷阱

作者:楊文立牧師

我們不會沒有聽過藝人「失德」事件,無論是男女關係混亂、婚姻掙扎、藥物濫用等等,由美國的荷里活明星到香港藝人(明星)都從來不絕於耳。我們都看到或聽到不少輿論,指娛樂圈是個「大染缸」、名利使人腐化、道德標準低落⋯⋯這些說了很多年的評價,讓我們或多或少都可以了解到一些圈中操作。

Continue reading “演員的自我約束:藝人的表演生涯陷阱”

《WandaVision》:新類型劇種的啟示

作者:楊文立牧師

還在播放的美劇《WandaVision》(按:香港譯作《汪達與幻視》),近期大受歡迎,不單故事奇異、向美劇情境喜劇(sitcom)致敬、劇情明快、充滿黑色幽默等等,受歡迎絕對不是偶然。

對於《WandaVision》,我們在信仰上有甚麼值得學習或反省?

一、創意:受歡迎,皆因劇種非常有創意。劇集起初以黑白片為主,有一種六十年代的情境喜劇感,但又知道是關於「復仇者聯盟」角色,一定不是像表面那樣,有引人入勝的吸引力。跟隨主的人,我們也需要創意,不要讓人有「老土」的感覺,甚至我們還未開聲已經被人知道我們又說「老土」東西,最糟是常出來說話的人,都已不再年輕,既沒有創意,還用三十年前的形式說話。

Continue reading “《WandaVision》:新類型劇種的啟示”

忠心的事奉: 楊牧谷

作者:楊文立牧師 

「被逼的孤獨大概更是必要的。雖然不受歡迎的信息不就等於是從神而來的信息,但聖經中沒有一個偉大的傳道者是個受擁戴的傳道者……這些信息之所以是時代所需,因此是偉大的,都不是當代人的共識,而是歷史的評價。

——摘自《淚眼先知耶利米》*

楊牧谷博士(Rev. Dr. Arnold M.K. Yeung)被譽為近代華人教會的先知,因為他對時代觸覺敏銳,又從聖經和神學角度出發作回應,大膽指出教會和信徒回應之路。他不單是著名的華人神學家,更終身關心基督教會,以文字工作、神學教育、主領聚會、訓練栽培信徒、協助教會牧養,影響甚深。

Continue reading “忠心的事奉: 楊牧谷”

尼布爾(Reinhold Niebuhr):寧靜禱文

作者:楊文立牧師 

「請賜我寧靜,去接受我無法改變的事;請賜我勇氣,去改變我能改變的事;請賜我智慧,以分辨二者的不同。」(〈寧靜禱文〉,The Serenity Prayer)(註)

尼布爾(Karl Paul Reinhold Niebuhr,1892年6月21日~1971年6月1日),是近代知名美國神學家。他的特別之處,是嘗試把基督信仰和現代政治外交聯繫起來。尼布爾於1892年出生在美國密蘇里州賴特城,是福音派牧師古斯塔夫尼布爾及其妻子利底亞之子。尼布爾被譽為繼愛德華茲後美國最重要的神學家。他寫的《人的本性與命運》(The Nature and Destiny of Man)更被選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五十本著作之一。

Continue reading “尼布爾(Reinhold Niebuhr):寧靜禱文”

拉麥(Lamech):強而暴力

作者:楊文立牧師 

「若殺該隱,遭報七倍,殺拉麥,必遭報七十七倍。」(創四24)

這裡描述的是該隱第五代後裔拉麥,不是塞特第七代後裔的拉麥,前者是犯罪一族,後者則是敬虔後代,兩者有非常重大的分別。順便一提,該隱與塞特是兄弟的關係,而塞特是代替死去的亞伯(被該隱殺害)而生的。拉麥這名字有「強而有力的」的意思,以上引用經文中,全句被稱為「殺人之歌」:「壯年人傷我,我把他殺了;少年人損我,我把他害了。若殺該隱,遭報七倍,殺拉麥,必遭報七十七倍。」(四23-24)這是拉麥高調地說出他的威勇和武力。這首「殺人之歌」,原文是非常暴力的。「我把他殺了」、「我把他害了」,「殺」和「害」都是「殺戮」、「殺害」的意思;而「少年人損我」,「少年人」的原文“yeled”可以是孩子的意思,可見拉麥是非常暴力的。

Continue reading “拉麥(Lamech):強而暴力”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