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牧師

shakespeare拷貝

隨著兒子在學校唸書,除了學科的知識外,學校整體的氛圍都是孕育他成長之處,所以許多家長一直以來都很重視學校的校風。還幸兒子所讀學校的校風一向良好,自己一直亦很是放心。與此同時,兒子的表兄弟妹都跟他在同一學校就讀,所以他們聚首的時候,話題自然常常是在學校的所見所聞。

有次兒子又與表親一起玩,你一言、我一語地嘈吵非常就是必然,中途卻突然齊齊叫道:「包剪揼,小飛俠,輸左畀人揼,二四六八十!(出手猜拳)哦!你輸左(眾人指著最小的表弟)!」作為家長之一的我立刻過去查究一番,還高聲嚷著:「邊個畀人揼呀?邊個諗住揼輸左嗰個?」(這對白絕對夠高壓)眾小朋友都在推說他人,事實上事情結果也在混亂之中不了了之,我亦返回自己先前所坐之處。

不一會,大表哥就獨自站在小朋友中間高速地道:「阿媽話你乖,帶你行街街,執到兩對拖鞋,阿sir話要拉,好彩跑得快,跑到加拿大,見到兩隻哥斯拉,同佢地玩啤牌,輸左唔認數,返到屋企放臭屁,阿媽以為漏煤氣,阿爸以為出新戲,阿哥以為打爆機,我就知道放臭屁,衝入厠所第一名。」(事後我請兒子再唸給我聽,才能逐字記下來。)我被大表哥這一副朗朗上口的表現再次吸引過去。當表哥剛唸完之際,就到兒子站到中間再將這一順口溜唸出來,看來這是他們的對戰方式呢!我不看也不知,原來大家對此都十分清楚,接下來還再來多兩、三段內容不同的順口溜,我作為老土的家長又說了一句:「你哋班人背書有咁醒就好囉!」(當然是沒人理會)。

一段日子之後,有天我接兒子放學,進校門前聽到有一學生邊跑邊唱著:「哈利路亞!莎士比亞……」那時我對此也不太上心,見到兒子時,他又是唱著「哈利路亞!莎士比亞」,我就按捺不住問他:「你點學番黎嫁?」

「唔知喎!咪係學校學囉!」他答道。

「學校教你呢啲嘢咩?」

「老師無教,不過同學會教嘛!」他開始不耐煩地答我。

「似乎同學教你呢啲嘢比老師教你其他嘢,你學得仲快喎!」

「係嫁!呢個當然啦!」

「咁呢首得呢兩句咪好悶囉?」我好奇地問。

「當然唔係啦!仲有嫁!哈利路亞!莎士比亞!豬肉減價!雞肉加價!」結果他高聲又再唱多了幾句。

「夠喇!夠喇!你哋夠哂厲害夠哂無聊,我無話可說,心悅誠服!」

事後自己再想,讀書時代都有一些類似的兒時順口溜,諸如「大笨象,揸支槍,去打仗,打唔贏,番黎食碗辣椒醬」,又或者改編歌詞「神奇大帝穿左個窿,娶左三位妾氏,有個冇氣,有個痘皮,有個老到就黎死」。自己那個時候跟同學唸著、唱著,學得快又學得多,還有許多如今難以啟齒的,但在當時又唸得、唱得興奮莫名。既然如此,心想若非太過分,也就不再干涉好了,成長就是總有沙石,哪會保證一直接收的東西都乾乾淨淨的呢!

行文至此應要收筆,但我剛與教會同工談到「哈利路亞!莎士比亞!」一事,同工告訴我,其實來教會託管的小朋友有段時間也唱過這首呢!這刻我在想,為甚麼不同地區的學生,可以將這些說話與歌詞散播開去呢?求答案。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