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牧師

某日駕車接兒子回家,途中他忽然跟我問道:「係香港,究竟係法律大定係梁振英大呢?」

不得了!他姓鍾的,不是姓王,竟然無端端問了一個如此厲害的問題,害我險些突然煞停了車呢!但我心想小朋友常常鸚鵡學舌,那知他是否明白自己在問甚麼,八九也是從他人口中聽來而已。於是我反問他道:

「你知唔知乜野叫法律?」

「法律咪即係規則囉!」看來他也懂一些的。

「但你又知唔知邊個係梁振英呢?」

「梁振英咪特區首長囉!」縱沒有「行政」兩字但仍然反映他是知道的。

「咁規則大尐呢?定係特區首長大尐呢?」

「當然係規則大啦!」答得如此清楚,難道有人跟他洗腦?為免犬兒被荼毒,一定要為他作價值澄清係思想教育。

「之但係點解規則係會大過特首呢?佢唔係香港最大既人咩?點解呀?」

「你明唔明呀!規則係為好多個人既,特首係只得一個人啫!」

兒子已被我問得氣上心頭,或許有點後悔最初跟我提問亦不出奇,不過他這一個答案一出,小弟甘心拜服,絕無半點再懷疑他不甚了了。雖然他最後的回答有點偷換概念,將「為了多人服務或從多人而來」跟「只是一人」作了對比,但至少也掌握到了多與少的分別。別以為公民教育定必煩瑣困難,越有普遍性的大道理就應該越容易叫人明白,只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事情才要弄得曲折離奇,要多次詮釋仍難以說服他人。

當我以為對話已告一段落,兒子在不足一分鐘的停頓後又跟我說:「其實唔只梁振英係首長,我都係呀!」哇!不得了!繼董、曾、梁後再多幾任還未輪到他呢!這一次應該都係胡言亂語,他續道:「佢係一個,我有兩個,兩個手掌呀(又再偷換概念)!」

該天晚上,我將上述事情告訴太太,她聽完之後跟我說:「我知道以後可以點樣對付佢囉!」想不到這件事情可以給她啟發來管治兒子,那刻我也在等何時可見太太一顯身手,但事實上兒子即晚已經歷「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了。

睡前刷牙雖然是每晚既定流程,但兒子常常藉故拖延,在限時結束後仍未完成任務。該晚他又再遲遲未能完成,於是太太就跟他說:「係屋企裡面規則大尐定係你一個人大尐?」「規則……」我相信他已經想到母親大人大致會說甚麼了。「鍾家既規則係瞓覺前要刷牙,咁規則大尐定係你大尐呢?」「規則……」結果兒子當然無奈地刷去了,這招果然管用!

事後我想,其實兒子那一刻可以跟媽媽說:「我唔想瞓覺咪唔洗刷呀囉!」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