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容靈

墳場-21.png

我走在一條閃著金光的小徑。道路不寬,轉到左邊,又繞到右邊。看清楚一點,窄窄的只容身走過,在身旁卻有彩虹伴隨。近在咫尺的高樓大廈,不知怎樣,一幢也沒有了。它們為何不存在,在某一刻來說,並不重要。某一天,或是多年後的某一天,我再親臨這條不明顯得小路,再次走到,在一般人,甚至在基督徒來說,有時候也不會注意的地方。現在懷著一點緊張,一步跟上另一步,是否三步當兩步走,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還要繼續走在這條少人走上,卻滿有經歷的小徑。

圖片來源:http://lausoldier.blogspot.com/2015/06/1.html

此刻,漫天煙霧,金光再現。每次也是嚇然出現眼前,是一個十分古雅的牌樓。兩層綠瓦,在煙霧下發出閃閃綠光。層層叠叠,左右的簷翼向外伸延,令人肅然起敬。我在巨大的牌樓下面,抬頭仰望,中間題了七個大字:「中華基督教寢塋」,再凝望左右兩邊的墓聯:「天詔頒來咸返其本  靈魂歸去長依厥親」。大步向前,我的心胸,深深地被一股天地的正氣所吸引,精神為之一振。

走進其中,我看見的墳墓,不可勝數,說上千萬也不算多!每一個墳墓,雖然一定因著它的年代,形狀可大可小,方方的,圓圓的,亦方亦圓,以至方圓結合,厚厚薄薄,層層相接,數之不盡。用上十字架的圖像,更是形形色色,多款多樣。長方型、正方型,是平放,還是豎立,更可以圓型或方型相配,各顯特色與精神。把埋葬此處的人,有甚麼心意,展現無遺。十字架以甚麼形式刻在墓碑,或是放在墓的頂端,大的,小的,粗的,幼的,圓的,方的,甚至有不同曲線的呈現。因此,每一個墳墓,實在難以一一描繪。

我們在此,沒有焚燒香紙及串炮,也沒有以羅經定墳穴方向,更沒有修月形的墳墓。同時,我們不向墳墓行跪拜禮,在墳墓前沒有甚麼禮物,只有一束鮮花以表紀念之意!在墳前靜默與凝思,深深懷念先人,我們心中實在充滿敬意,不在乎外在一切有形的物質及行為!我們心中,是踏實而有盼望的!

無論刻在墓的兩旁或是三邊,甚至四邊,動我心弦的,是那些深深刻在石上的文字。這一聯「魂歸天上日  體寄地中墓」;我們的靈魂歸向天上,終會腐化的身軀,只寄存墓中!另有一個墳墓,四面碑石,左右分別刻有「滅厥罪狀」及「息其勤勞」,正中刻有「魂於陰府  藉主榮光 歸土有望 長樂永康」;這是我們人生一個確實的寫照。我們盡了全力事奉主,最後安息,不再勞苦!我細細察看,還有「候主再臨」、「與主永偕」、「精神仍在」、「與主同在」、「主懷安息」、「候主復臨」、「息勞歸主」、「在耶穌裡睡了」。各自訴說他們心中的衷情與冀盼。還有一聯:「天堂君已消遙樂  地上人證未了緣」,天上與人間,是分開,也是相連,仍有深情存在!更有一個墓碑頂部,有一個十字架,以圓型石托著,形成十字架被圖型襯托,使十字架更為突出,且有緊扣不分之感,其上刻了:「生而信我者永遠不死 宗主而死者必蒙綏祉 時至凡墓內者聞人子聲而出」;這裡不單引用聖經的話語,並且用上他日人子回來之時,有甚麼景象可見。繼續看下去,「宗主而寢」、「愿主偕爾」、「倚恩稱義  由信得生」、「擺脫人寰 安居樂土」、「永享長生 皈依天父」、「主視千年如一日 人生百歲不多時」、「當跑的路已經跑盡了」、「息其勤勞功亦隨之」等等,數之不盡的深情!

忽然,我聽到四方八面,不斷傳來迴響了二千年的宣告:「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我深信如此!仔細聆聽,原來這些宣告,在這個墳場內,每分每秒迴響不絕,每一個墳墓都作出和應,表明他們的內心如何思想將來。此情此景,觸動心靈!

Screenshot 2019-08-09 at 5.31.03 PM.png
照片由作者提供

下一刻,我看見剛才那些刻在各種墳墓上的文字,向上飛升。「魂歸天上日」向上盤旋,而「體寄地中墓」向左向右飄蕩。而「滅厥罪狀」則燃燒起來,變成白色,最後完全消失。「息其勤勞」向各處跳彈,似乎從墓穴飛向天上,向著白光的靈魂致敬。「魂於陰府  藉主榮光 歸土有望 長樂永康」,現在奏成樂曲,鏗鏘悅耳,可聽可感。還有「候主再臨」、「與主永偕」、「精神仍在」、「與主同在」、「主懷安息」、「候主復臨」、「息勞歸主」、「在耶穌裡睡了」、「宗主而寢」、「愿主偕爾」、「倚恩稱義 由信得生」、「擺脫人寰  安居樂土」、「永享長生 皈依天父」⋯⋯這一切的盼望,在這一刻,我無須多言!

跟著,我直望天上,又看見約翰所看見的,有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那一位。我目瞪口呆!這個天和地都從祂面前逃跑了,再也找不到它們的位置。這時,我又看見死了的人,大的小的,都站在寶座前。很多書卷打開了,另有一書卷,就是生命冊,也打開了。死了的人都要根據這些書卷所記載的,按他們的行為受審判。於是海交出了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了其中的死人。他們各人都按自己的行為受審判。這時,死亡與陰間都被丟進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一切如同夢中所見,不可找住,可是在心靈深處卻是真實無比!

我轉個臉,雙目輕閉,深深吸了一口氣,慢慢呼出,把精神鬆馳一下,然後張開雙眼。那些墳墓,依然一座接上一座,排列開來,仍然等候那個日子。我知道,我要離開這個地方,不能流連忘返。我的腳步更穩固,更堅實地踏上每一步,可以無畏無懼地向前奔走。在世間,我的道路仍未跑完,必須回到某一處境,繼續跑完這趟旅程!

最後,穿越牌樓,我禁不住停下來,再次回望那個令人神往的牌樓。我深深知道那七個大字:「中華基督教寢塋」,還有兩邊的墓聯:「天詔頒來咸返其本  靈魂歸去長依厥親」,不會出現。我能看見的,只有那五個黑色的大字,銘刻在一塊歷久常新的大石上,不只是現在,還向未來展現,為何這個墳場這樣特別,直至它的主人再次降臨大地!這五個黑色的大字,就是「耶穌教墳場」!

章題圖片來源

容靈
從青年寫到中年,白髮已生,心境卻異常年青。
如今專寫小說,各種創意經常湧現。
對神只能心存感謝,並且努力創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