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牧師

 

鼻血

不明就裡的看官,若只看到標題的話,又會被兒子的說話嚇一跳。其實我也很好奇他常常無意語出驚人,但許多時候或者都是成年人受的思想污染太深,才會覺得這話有問題而已。我個人看來,他那會有我們想得那麼多呢!

事緣月前我從台灣買了一隻名為《極限沙漠超級馬拉松》的 DVD 回家,但又一直沒有機會觀看。到了暑假某一天晚上,太太去了學書法,家裡只有父子二人但又沒早決定幹甚麼,唯有在家裡翻來翻去找事幹,最後就決定看看這張被置諸不理多時的 DVD 了。

movie-desert-runners-s1

《極限沙漠超級馬拉松》是介紹地球四大沙漠馬拉松賽事以及一些參加者的記錄片,片裡第一個介紹的比賽地點是南美洲智利的阿塔卡馬沙漠(Atacama Desert),這沙漠差不多是世界上最為乾燥的地方,曾有400年沒有下雨的紀錄。就在我們看到這裡的時候,兒子高聲呼喊說:

「我睇到會流鼻血喎!400年無落過雨?好乾燥啫!啲人點可以去跑步呀?我真係一定會流鼻血!無可能唔流!一定流!」

流鼻血是兒子常有的事情,不論春夏秋冬,他都有流鼻血的機會。由最初他流鼻血時我們手忙腳亂的日子,到如今兒子自己會主動開口提出,甚至曉得往雪櫃冰格拿冰敷,真可說久病成醫。經年累月之下,我們也常談論為何會流鼻血,除卻他自己挖鼻孔之外,乾燥天氣就是主要原因,所以當他一聽到400年沒有下雨時立刻想到的就是流鼻血。

「咁你會唔會去嗰度跑先?」我問他道。

「梗係唔去跑啦!」他想也不想就答我。

「咁你唔去係因為乾燥定係要跑250公里先?」我這樣問他是因為比賽是要5天跑250公里的。

「我流鼻血點跑喎!」這答案真老實。

兩天之後,兒子見到我手上的紙巾有血,他就問道:「爸爸,你係咪流鼻血呀?」

「係!開得冷氣太多太乾燥喇!」我也沒有否認。

兒子笑著說:「哈哈!你終於好似我咁流鼻血囉!」原來我終於跟他一樣,這也是叫他高興的事。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