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施諾

littlefockers-big-poster1

男性友人育有一子一女,我好奇問他著緊那個多些,友人直接坦白:「和女兒談得來,很窩心,但重心仍然在兒子那裡。」

主內姊妹育有一子一女,喋喋不休,常說生男生女也無所謂。有一回,我問她:「如果妳只可以生兩個男或兩個女,不能一男一女,妳會怎麼選擇?」她立刻啞口無言,再沒有說甚麼無所謂。她的無言已給了我答案。

另一主內姊妹已育有一子,其後又懷孕,當得知又是兒子時,感到失望。她只是失望,不至失落。失望感較短暫,只是遇然發作。失落感卻是一生一世的遺憾,揮之不去。

有了兒子,父母便有了人生重心、錦標。先後出生的女兒,只是錦上添花而已。無論是「先有花,後有錦標」,或「先有錦標,後有花」,都無所謂,最重要是那個錦標。即使花不會出現,最多失望,不至失落。但只有花,沒有錦標,家庭沒有重心,再多的花也不能彌補失落的感覺。

但長遠來說,兒子不及女婿好。「敗家仔」聽得多。當初以為是錦標,最終是破銅刺死自己未出奇。「敗家女婿」卻非常罕有。

最近和律師友人到Pacific Coffee喝啡。他提到某些破產個案時,有感而發:「很多父母被兒子騙,按了自住物業給財務公司,得到款項後,交給兒子去『創業』。兒子應承努力做生意,每月還款。但所謂的創業,只是賭波、賭馬、賭澳門大枱。兒子『創業』之餘,又泡女,出手十分闊綽。直到有一天,父母突然收到財務公司的收樓信,嚇到屁滾尿流,兒子支吾以對,兩老只好到財務公司問個究竟。原來兒子只還過數期款項,跟著再無還錢。財務公司收樓天經地義,無可爭辯,父母成為無殼蝸牛。」

律師友人啜了一口Americano,再道:「有的個案是父母有兒有女,但只疼愛兒子。儘管女兒早知道這個哥哥或弟弟是一個不肖子,但仍然無法阻止父母按自住物業給財務公司。財務公司收樓後,女兒只好要求自己的丈夫慷慨解囊,租居所給父母住。兒子好處拿盡,女婿薪金去盡。」

律師友人又拿出了其smart phone,指著某些關於「劏房」新聞,說:「經濟條件較好的女婿,可以負擔私人居所給岳父岳母居住。經濟條件欠佳的女婿,只能支付『劏房』,盼遲些可以申請公共房屋。『劏房』住了不少這類岳父岳母。這群女婿作為外姓人,總算有孝道,仁至義盡。」

我也啜了一口Americano,接力說下去:「對頭,生仔不如找個好女婿。不要說我們這升斗小民,強如商家巨富,這定律也用得著。看看船王董浩雲和包玉剛旗下兩家船公司的命運,就知一二。」

律師友人不需返公司搏殺,有時間聽我長篇大論。當日「論文」如下。

董浩雲白手起家建立了他的航運王國。上世紀60年代未,他成立東方海外。在全盛時期,他是世界七大船王之一。70年代未,世界航運業開始走下坡。1981年董浩雲逝世,來不及處理危機,生意落在長子董建華的手裡。1985年,東方海外瀕臨破產,幸得中國出手打救,使東方海外渡過難關。對於這回危機,財經專欄作家周顯有以下的觀察:「董建華經常把公司的危機歸咎於父親的借貸過渡,我只能說,在董浩雲而言,這不算借貸過度,因他在遇到困境時,有足夠的魄力去大手處理,但這借貸比率對董建華這不肖子的能力而言,確是過度。」

周顯說董建華是個不肖子不無道理。如果借貸過度是瀕臨破產的理由,為甚麼同期的船王包玉剛不但沒有陷入財困,其家族生意更在80年代後變得更強更大?真正的原因是,儘管包玉剛膝下無兒,但他當年有兩個好女婿

船王包玉剛是宋朝龍圖閣直學士包拯的二十九世孫。他生前育有四女兒:

長女包陪慶、次女包陪容、三女包陪麗、四女包陪慧。包陪慶嫁蘇海文(Helmut Sohmen),包陪容嫁吳光正。70年代加入公司協助包玉剛的大女婿蘇海文,預見全球航運業將陷入低潮,於是勸岳父減少在航運的投資。1981年包玉剛成功從英資怡和洋行手中收購九龍倉集團控制權,然後從序漸進把資金由航運業轉到九龍倉。

大女婿蘇海文成功使岳父避開一劫後,由二女婿吳光正接力。吳光正於1986年至1994年期間出任九龍倉集團主席,將其岳父的生意進一步擴大。

當年市場是如何信任包玉剛的兩位女婿?每當傳言包王剛病重,包糸公司股價便會出現急升的怪現象,這是反映投資者不大滿意包系公司過於保守的作風,祈望他的兩位女婿能大展拳腳。

為甚麼董建華是個不肖子,蘇海文和吳光正卻是好女婿?其中一個原因是,女婿始終是外姓人,在岳父的公司做事,即使是位高權重,也要夾著尾巴做人,不能大搖大擺,凡事要謙虛,雙倍努力,才能夠贏得公司上下的信任。這種靠自己實力打江山的女婿,當然不是從小就相信自己會有黃袍加身的兒子可以匹敵

略談另一個例子。中國人喜歡到周大福珠寶購物。一般人以為其擁有人必定是姓周,「大福」是取其意頭也。事實非如此。周大福集團的擁有人是姓鄭,名裕彤,不是姓周。那為甚麼不是鄭大福集團,而是周大福集團?鄭裕彤15歲因日寇侵華,在父親安排下,到澳門投靠經營周大福金舖的摯交周至元。鄭裕彤虛心學習,刻苦耐勞,甚得周至元歡心,後來更和其女兒周翠英結成夫妻(傳聞他們是指腹為婚)。鄭裕彤成家立室後,奉岳父之命,到香港皇后大道中開設分行。從此鄭裕彤把周大福做大做強,the rest is history。周至元找了個好女婿。

以上的例子太多,不能盡寫、看官,生仔不如找個好女婿,對嗎?

順帶一提,董建華、蘇海文和吳光正三人曾經和香港回歸中國的事扯上關係。蘇海文在1989年曾經私下向中國有關官員提出以超過100億港元,延長中英之間的租約(Extend The Lease),並由港人自治,但被當時的港澳辦主任魯平斥賣國,Extend The Lease的建議就這樣「無疾而終」。董建華和吳光正一起參加1996年香港首任行政長官400人小圈子選舉。由於董建華有祖國的黃袍加身,吳光正最後落敗,由董建華出任行政長官。如果當天有真普選,落敗的應是董建華。

我完了長篇大論後,律師友人問:「Wait a minute,男女平等,我也可以說生女不如找個好媳婦。」我聽後差點兒噴Americano,回應:「你仍是單身才俊,你所說的,你不曉得。」律師友人有點愕然,略為定神後再道:「OK,OK,說回女婿,找個好女婿,談何容易?」我用一個model answer 回應他:「He who has a big enough why, the how would reveal itself。」

如何找到婿?律師友人問了一個好問題。指腹為婚也許是其中一方法。因為能做到指腹為婚的家長,必定十分了解對方,知道其中一方有兒子的話,必定教子有方,將來必成好女婿。如果不想指腹為婚這般違反人權,唯有自由戀愛碰運氣。我在下一篇文章會略談船王大女包陪慶是如何邂逅蘇海文,盼能夠給準岳父岳母一點啟迪。有趣的是,就像電影情節一樣,當時蘇海文不知道包陪慶的背景,直到婚後回到包家,才發現妻子是「住大洋房,駕五部名車和一艘大遊艇」的人家。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作者,半生人做過五生人的事:物理學家(1992 – 1998)、人壽保險代理(1999 – 2004)、作家(2011 – 2013)、大學講師 (2001 – 現在)、投機公司 (2000 – 現在)。雖然不能取得卓越成就 ,總算多姿多采地活過。只要一息尚存,繼續反思信仰、人生。盼後半生仍然有學習、進步、驚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