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家富

IMG_1730.JPG

一隻狗被撞死於鐵路上。這是一件什麼事件?一般會認為,這只不過是一件意外,一件沒有人會想到和沒有人願意見到的意外。又或者會認為,這是一件悲劇,因為有一生命被賠上,這好歹也是一件讓人難過的事情。

我認為這件事情是每天在發生的,在我們周圍發生,而最「無奈」 法控制和阻止。

「狗狗誤闖鐵路」,這句話意指小狗進入了一個牠不應該進入的領域,這個領域是人類現代化的「系統」,人在系統內追求着穩定、安全、效率、方便。「系統」籠罩着我們的生活每個層面。我們不單有鐵路系统,還有飲食生產系統,衛生安全系統等等。在這些系统裡,人類被規訓遵從系統的指使和命令。可能你會發現當步進鐵路車站,上月臺,在車箱內,到處都是指引,有廣播叫你:「請勿什麼什麼」,有標貼叮囑你:「小心什麼什麼」。這些都是在系統內的規範,目的是不要出錯和出亂子。人類在這些系統內無須思考,無須反省,也無須要做行動。我們只須要「聽命」和「跟隨」。人類的生命、世界的豐富性被壓縮成為平面、冷靜、抽離和小心翼翼。因為在系統裡,「差異」和「另類」被分類為「不合群」、「衝動」、「反動」和「不文明」。我們製造系統,但被系統操控。

所以,令人氣憤的是,只要一個人在月台邊或鐵路上用雙手稍為用力將小狗抱上來,整個過程花不上一兩分鐘,也無須付上沉重的經濟代價,但正正就是沒有人可以或被容許這樣做。整個事件不僅揭示出人類對小狗生命的漠視,更控訴着人類的「非人性」的狀態。我們製造一個龐大的交通系統,卻保不住一條生命。其實,並非「未雪」誤闖鐵路,實情是鐵路系統困住「未雪」,當牠努力地要尋找出路,企圖爬上月台,牠成為「異類」,在整個系統內牠顯得格格不入,以致牠成為一件要被「對付」的另類。

我們已經無法判斷是非和失去勇敢的能力。我曾經在深夜十一時帶着愛犬在公園內閒坐而被勸離開,但那些在公園內開著擴音器播着音樂放聲唱歌的人卻沒被驅趕。誰在破壞環境?

這件事件有着强烈的象徵意義,它揭示人和動物同樣「死」於系統內,這種死亡象徵着我們對於世界和大自然一種「無能」的墮落,因為我們已經不懂得對待生命。

陳家富
神學人,大學講師,喜歡與人與狗相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