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鄧智文(文化九公)

Tantra

基督教最喜歡講愛,基督徒最喜歡分享愛的感覺,哥林多前書的愛觀是大家的經典。

基督釘上十字架犧牲固然是愛的極致,但信徒一談論到愛情,我們即變得封閉保守,尤其涉及到彼此的愛撫,我們絕少談及。結果身體與靈魂太分割,我們只懂得在腦袋形而學上談論愛,卻在肉帛相見時露了本性,做愛變成了例行公事;你的身體滿足了,對方的靈魂卻變得空洞甚至悲傷落淚。就此,當然我不是要談論做愛的技巧,也不是說甚麼「中學生可否談戀愛/做愛」。作為一位男性基督徒,你可以說我父權詮譯做愛,但在進行書寫做愛的靈性,我想反思的是如何與最愛靈慾合一。

一談論做愛,好容易想起婚前性行為,這算是我們的「宗教包袱」。其實就算我們閉口不說,你要睇咸書咸碟,有心自然會找出來。既然如此,不如認真談論做愛,皆因做愛的哲學可能比起讀聖賢書更高深。也許在認真探討後,他日有機會可給你初嘗禁果,洞房花祝夜,你會更懂得做愛一點不容易,不是甚麼脫光光就可以。做愛的最高境界,應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對我而言,做愛是一門平民藝術。你是建制派、佔中派與本土派也好,做愛就像呼吸,移民也不能逃避。平日伴侶說幾多次我愛你也沒有用,但一到做愛就見真章,身體是最能代表你說話的。純粹回應身體感覺,抑或是每一步都體會對方,對方真的是感受得到。對我而言,靈慾合一是愛情的最高境界。

當正式做愛完畢後,你一腳踢開深愛的人,享受了身體的歡愉就算數。所以做愛最能反映你的行事與為人,是否講愛情無敵,到做愛了什麼也不顧呢?

其實做愛不是練習得多,技巧高超。最重要的還是你是否讓對方感受到愛。這一種靈慾合一的做愛,才是最高超的技巧,對嗎?此刻,我嘗試默想與基督在樹下近似水乳交融的情景,我就知道做愛是一種好高深的心靈境界。

P.S. By the way,我還是在實驗進行中,請勿打擾!

鄧智文
筆名「文化九公」, Hallelujah Get Out 成員,山寨音樂寨主。扮另類,迷戀木結他,文字亦戀上寫音樂,仲要係今時今日數碼化年代,硬頸買唱片!如果世上無音樂,我應該在世界末日前,好快離開人間,或者自閉玩音樂好了!但天真地仍相信搖滾樂可以改變世界,甚至將搖滾樂與「毫無關係」的基督信仰,溝埋一齊作反思,為了在生活中找到激情的盼望。 其實懶勁,我不過是一個有文化的狗公……

作者blog:http://rockmychurch.blogspot.hk
山寨音樂FB:https://www.facebook.com/ShanZhaiMusic
Hallelujah Get Out FB:https://www.facebook.com/HallelujahGetOu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