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賴百樂

992296_10151899136908384_652267356_n

當港漫仍在掙扎求存,突破求變之際,中國內地漫畫發展迅速,雖然大多受日本漫畫的風格影響,但仍算有多樣化的漫畫出版。

香港漫畫家孫威軍曾與內地漫畫出版社交流,內地的少年漫畫,目標讀者是男性,反應及銷量一般,不知是否他們多是上網看漫畫,或玩電腦遊戲,故由On-line改編的漫畫,才較受歡迎。

反而少女及少兒漫畫類,一般在內地的銷量不差,女性讀者或家長也許願意掏腰包買漫畫?後者代表非《喜羊羊與灰太狼》莫屬。至於少女類的,其實已不單單只是那些大大眼睛(有時雙眼會佔面部的三分之二)、長長眼睫毛的造型。反而很多時候,除了吸收了日本漫畫的畫風,也對歐日美的插圖等兼收並蓄,自成一格。

近年引入香港簡體字書店的女性系漫畫(已超越了一般認為的少女漫畫),除了傳統包裝的日漫式的少女漫畫,黑白線條繪製印刷;亦有另一種製作精美、尺寸不一的全彩製作的漫畫,當中也包括繪本及雜誌。

題材方面,愛情以外,亦涉及奇幻靈異、生活成長等。其中一些漫畫及繪本雜誌,每期更以一個主題如童年、母親、旅行等貫穿全書,也藉以培養新人。

這些女性系漫畫,差不多全由女性作畫(也有兩三位男性漫畫家畫少女漫畫的,較中性一點)。這些內地女漫畫家很多都參加比賽獲獎而開始連載及出版漫畫,如小白的《這麼近、那麼遠》、楊笑汝的《一夕一夏》;部分更揚威海外,兩位分別在日本及法國出版漫畫的夏達的《子不語》,以及門小雷的《Kylooe憂鬱的蜻蜓》。

這些漫畫家所編繪的主角,多是以女孩為主,描寫內心世界的變化及成長,有時會呈現細膩況味。如小白的《這麼近,那麼遠》,故事描寫女主角碰上由未來時代而來的兒子,既知將來會怎樣,從而質疑現在的成長,要如何繼續踏上自己的未來人生路,戰戰兢兢,從新探索,足足二百頁彩色漫畫就是圍繞這個主題。

門小雷出生於香港,她的《Kylooe憂鬱的蜻蜓》,背景盡是香港舊區唐樓風貌,畫面充滿色彩,內容同是關於成長的迷失,一個不擅交際,不滿父母的女孩碰上玩偶,進入異次元夢境,尋找慰藉,當夢醒來,玩偶消失,女孩返回現實,潸然淚下,還是要努力生活下去(近月小雷重回香港,效力港漫雜誌《熱血少年》)。

以上兩本描寫成長的迷失的漫畫,想不到投資者是日本角川,角川與內地出版社合作,成立「天聞角川」。由此可見中國的動漫畫,中日港台四地人才及資源互相配合匯聚,期待未來日子誕生漫畫巨星。

(原文載於2011年11月《Men’s Uno》,標題及內文略有修改增刪。)

賴百樂
曾任文字及漫畫編輯多年,現為自由出版工作者,亦自稱「四書工作人」:編書出書教書寫書。全天候在家一邊工作,一邊家務,一邊親子。著作有:《爸爸回家上班去》(家庭親子)、《漫遊未來》(青年小說)、《中國漫畫專門》(流行文化分析)。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