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有人寫字

The Writing People

Category

寫。藝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一) 

作者:提阿非羅

多馬-74

親愛的多馬:

自從你上次回家以後,述說你在猶大省一帶的奇妙遭遇,令我悠然神往。盼望有朝一日,能夠親身體驗一下,看你所看見的,聽你所聽到的,感受你所感受的。我更想去認識你那群同伴,尤其是與你一起生活的那位,你所敬重的老師。雖然你離開了一段時間,我們不能再次相見,但是我不願意你不知道,我以下所經歷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一) ”

Advertisements

七日的頭一日

作者:提阿非羅

七日的頭一日-71.png

砰膊⋯⋯砰膊⋯⋯

嗯⋯⋯

我躺了多久呢?
已是第三日吧!

周圍全然寂靜。
我張開了眼睛,漆黑一片。

湧進鼻腔的空氣,混雜濃烈的香膏和泥土氣味。
四肢開始恢復了感覺,卻感到動彈不得。

這裡是甚麼地方呢?
一點熟悉感也沒有。
Continue reading “七日的頭一日”

【心語晴】 三月篇:春・過年

 作者:星晨語              

心語晴_三月-70.png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 ——王維

考試過後最令人期待的應是過年了,小時候的藍羽似乎總覺得時間過得好慢,想像著365天久長到似乎永遠都走不到盡頭。在每個漫長的日子裡都翹首期盼著過新年,不僅因為可以享受假期,更多的可能是家人彼此的關愛、親朋好友的相聚、挨家挨戶的拜年、貪食滿桌的美味佳肴、放著劈啪作響的鞭炮⋯⋯當然,還有誘人的壓歲錢,如果大人們心情好,拜年時還能收到許多意想不到的紅包呢!諸多的好處,怎能不朝思暮想⋯⋯ Continue reading “【心語晴】 三月篇:春・過年”

【心語晴】二月篇:春•尋道

作者:星晨語

心語晴_二月-63.png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老子

 第一次翻開聖經這本古老的書,以前聽說過,卻從未真正讀過。若不是為了完成作業,恐怕也沒有機會打開它。

直接翻到約翰福音第二章,便看到這個簡單的故事,一個名叫耶穌的人在參加婚宴時,酒用盡的情形下,將水變成了酒,招待客人,及時解決了當時婚宴的「囧況」,沒有任何過多的修飾,只是最後總結說,這是耶穌所行的頭一件神蹟。藍羽看了這篇短短的文字,好奇怪委羅耐斯為甚麼要耗費如此心思去描述一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心語晴】二月篇:春•尋道”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後回歸時期香港教會文字事工的挑戰與傳承

作者:陳培德牧師

文字事工-58

編者語:

近代福音來華二百一十年裡(以宣教士馬禮遜取道美國在1807年9月抵達廣州起計算),華人教會除了廣傳福音、普設學校、興辦醫療、造就信徒和建立教堂外,凡是有識的宣教士和教會領袖都會特別重視神學教育和文字事工,樂於投放鉅額資源和大量人才。筆者認為,神學教育和文字事工就如同飛鳥的兩隻翅膀,缺一不可。這期「教會觸覺」我們來談談神學教育及文字事工的前路,了解經過回歸二十年後香港教會的這兩雙翼,如何面對挑戰及傳承。* Continue reading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後回歸時期香港教會文字事工的挑戰與傳承”

黑的星期五(其之二)

作者:提阿非羅

黑的星期五-56.png

咯!咯!咯⋯⋯咯!咯!咯!咯!

「應該是腓力。」

咔嚓!咿吖⋯⋯

「腓力,辛苦了。打探到甚麼消息了?」

「⋯⋯夫子⋯⋯夫子⋯⋯要被釘十字架了!」

「釘十字架?⋯⋯不可能!夫子根本沒有犯罪!他們憑甚麼判他死刑?」

「難道他們誣告夫子?」

「⋯⋯我也想不通,根據在場群眾的話:雖然公會有人用假見證陷害夫子,但是送到巡撫彼拉多那裡審判時,他根本審不出甚麼罪名來。不過最後公會那夥祭司、長老和文士挑撥群眾騷動,硬要彼拉多釘死夫子⋯⋯」 Continue reading “黑的星期五(其之二)”

黑的星期五(其之一)

作者:提阿非羅

黑的星期五-56.png

怦噗⋯怦噗⋯怦噗⋯怦噗⋯怦噗⋯怦噗⋯

「呼嘿⋯我不是⋯不是我⋯⋯呼嘿⋯我不是⋯不是我⋯⋯嗚嗚嗚嗚⋯⋯」

啪踏⋯啪踏⋯啪踏⋯⋯⋯⋯啪踏。

砰!砰!砰!

「是誰?」

「呼嘿⋯呼嘿⋯是我!」

「西門大哥?」

「呼嘿⋯呼嘿⋯開門!」

咔嚓!咿吖⋯⋯

「⋯⋯進來再說⋯⋯」

砰嘭!

「大哥!大哥!你醒一醒吧!大哥⋯⋯」 Continue reading “黑的星期五(其之一)”

真的看不見

作者:菱感

真的看不見-55.png

仲夏以後的傍晚,日光變得温和。涼快的風吹著小園子的樹,樹葉輕輕搖動,似是一群嘗試跟隨老師打著拍子的小孩,聽得出雀躍的節奏。那時我在家附近的小公園走著,步伐徐徐,細聽風聲。

這片安靜,一時被小孩的聲音劃破了。我望向小草地的對面,看見一名中年男士,正左手拖著一位小女孩,右手牽著一位小男孩。

「爸爸,爸爸,這裡有松鼠仔呀!」小妹妹用小手指向路旁的樹,說著愈發手舞腳動。

「爸爸,爸爸,這裡真的有松鼠仔嗎?」小男孩一邊瞪圓可愛的眼睛,一邊問他的父親,片刻眼睛比先前張得更大,他正在尋找樹梢上有沒有可疑的影子,左手邊的妹妹也加入他的行列。 Continue reading “真的看不見”

百夫長的一天(其之五)

作者:提阿非羅

百夫長_五-46.png
圖片來源:Total War: Rome 2 “Caesar in Gaul”

墓地雇工回到房裏,點上油燈,打開了那封信,上面寫著:

猶大賣主害恩公,一吻嗚呼官府中,

北郊上吊肚腹破,遺願託付墓園工。

悔改承認主謀罪,下城大街公示眾,

十字張臂念夫子,如掛木頭形相同。

小刀代表眾使徒,受刀致歉來充數,

唯恐腸露嚇老幼,十一刀刃固腹牢。 Continue reading “百夫長的一天(其之五)”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