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有人寫字

The Writing People

Category

寫。信

人人有故事,關顧勝教化                

作者:陳培德牧師

三年前去世的畢德生牧師(Eugene H. Peterson, 1932-2018)確信:「牧養的本質就是留意且投入會友每一天的生活之中──買菜和推銷、拜訪和開會、送往和迎來。」(註1)經長年仔細觀察和思考耶穌的榜樣,他發現:「主正試著要讓恩典的綠草,在這些會眾生活的後院裡生長,偏偏你我﹝指牧者﹞竟視而不見。放棄了閒話家常,也就等於放棄了絕大多數我們蒙召要去工作的領域。生命並非由危機所組成,你我也非天天活在險境中;大部分的會眾,生命中大多數的時間,是置身在簡單例行事務當中,閒話家常是他們自然而然使用的語言。如果牧師小看了這樣的語言,我們其實就是輕忽了大部分的人大多數時候在做的事情,福音也就跟著被誤解。」(註2)

Continue reading “人人有故事,關顧勝教化                “

探望有時,請安有候

作者:陳培德牧師

筆者雖非出生於基督教家庭,但返教會的日子竟也有一甲子,按牧不覺已三十個寒暑,看過光怪陸離的事情著實不少。近年遇到有些教牧同工,在到職堂會前已事先聲言:「營會絕不過夜,不做家庭探訪。」原因主要是個人家庭需要或「怕睡不好」,故要作出不近「人」「情」的抉擇,令人咋舌,很是弔詭!

Continue reading “探望有時,請安有候”

文字叢林(下) 

作者:林紅

正值家鄉動盪不安,深處燃起強烈激情,祂趁勢用文字串成長長的繩索垂到我眼前,要我拿穩任由祂拉起,把我放回文字叢林裡。祂喚醒我記憶庫裡的隻字片語,讓舊日逝而不返的往事,重新排列組合成有意義的字句,完整地存放在我裡頭,好能形諸於文。

Continue reading “文字叢林(下) “

文字叢林(中)

作者:林紅

年齒漸長,貧窮的包袱時輕時重,從未離身。認識基督信仰,心靈被真理的豐盛洗滌,慢慢學會與貧窮共存,將儉樸釀製成智慧的醇酒,品嚐知足之樂。但何竟:女孩仍悶在棉被裡哭泣?夜深人靜,她嗚嗚咽咽到矇矇矓矓才沉沉睡去……

Continue reading “文字叢林(中)”

文字叢林(上)

作者:林紅

我的靈魂深端,沉睡著一份愛情,於我墜落井底間忽地甦醒,為我垂下堅韌的繩索,把我緩緩拉起,而祂,一直站在井邊等候。我遇見祂,那釘痕的雙手接過我單薄嶙峋的肩膀,讓我靠近。祂莞爾一笑,對我說:「我知道,妳一定會爬上來。」

Continue reading “文字叢林(上)”

我的心平穩安靜

作者:陳培德牧師

世局如棋!筆者自成長以來,眼看許多基督徒在面對衝擊時,沒有堅持按真理原則去行,結果在信仰上載浮載沉,有些甚至隨流失去,最終得不償失!

這該是你我都有似曾相識的經驗!詩篇一三一篇是大衛登基為王多年後所寫的短詩,被收歸為「上行之詩」,訴說他的人生經歷和靈性操練,十分感人。他一生曾歷各種風浪與危險(例如被掃羅王追殺、被兒子押沙龍背叛追殺),飽受各種患難與困苦。然而,因著上帝的同在和眷顧,也因著大衛對上帝的忠貞與信賴,最終能坦然向人作見證說:「我的心平穩安靜!」(詩一三一2)這實在是相當難得的信仰見證。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心平穩安靜”

見證

作者:何兆斌

我們今日讀的經文來自三代經課,分別是:撒母耳記下十一章1至15節、約翰福音六章1至21節,以及以弗所書三章14至21節。

如果大家一向有留意香港新聞,會發現這幾年多了法庭新聞上頭條。箇中原因,當然是跟早陣子在香港發生的大型社會運動有關。在這些新聞裡,我們經常見到一個詞語:「見證人」或「證人」。其實,身為信徒的我們,對「見證」這個詞不會感到陌生,例如會說我們要為神做見證,又會指我們要有好的見證,才能令人有機會接受福音。但我們有沒有認真想過,「見證」本身,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它的重要意義究竟是甚麼?

Continue reading 見證

讀《天路客的行囊》第十二章——盼望:深淵中的等候與守望

作者:小倩

上帝啊,求你幫助——我的生命瀕臨崩潰的深淵!

主啊,聽我呼求幫助的聲音!

求你細聽!求你張開你的耳朵!聽我呼求憐憫的聲音。

上帝啊,假如你一直追究罪孽,誰站立得住呢?

但事實表明,你常常赦免,這就是你受敬拜的原因。

我向上帝禱告——我的生活是一篇禱告——

我等候祂的話語和作為。

我的生命不徧不倚在神面前,我的主啊,

我要等候守望直到天亮,我要等候守望直到天亮,

以色列啊,你當等候仰望上帝——

上帝將帶著慈愛臨到,上帝帶著豐盛的救恩臨到,

不必懷疑——祂必救贖以色列,

使以色列脫離一切罪的束縛。(註1)

Continue reading “讀《天路客的行囊》第十二章——盼望:深淵中的等候與守望”

中年不覺曉

作者:林紅

年過四十的蔣哥近來變了,總愛嘮嘮叨叨,抱怨人生不得志。他的手會莫名抽搐,次數也愈來愈頻繁。任職福音機構的他向來獨當一面,處事精明能幹,待人接物恰如其分。但如今卻像個小男孩,易感而脆弱,甚至疑神疑鬼覺得身患重疾,擔心「仔細老婆嫩」無人照顧⋯⋯他無預警的突變令妻子徬徨無助。

夜闌人靜,掛著一臉愁緒的蔣姐跟唯唯訴苦,說:

「我很擔心老公,他天天思前想後,為不堪回首的舊事鑽牛角尖,甚是消極沮喪,而且膽小得很,怕孤單,一定要人陪;最受不了是他的怪脾氣,很易發怒,動不動就罵孩子。唉,他從未有過這副德性呢!」學習過心理輔導的唯唯想為蔣姐分憂,約定每晚九時前回家,陪他們禱告。

Continue reading “中年不覺曉”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