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有人寫字

The Writing People

Tag

提阿非羅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三) 

作者:提阿非羅

cover_有人寫字-74

到了墳墓的前面,老師馬上叫人搬開封著的石門。我被老師此舉嚇了一跳,死了四日的屍體已經腐爛發臭,打開墳墓似乎對死人和家屬不敬!拉撒路的姊姊跟我都有同感,希望阻止老師,不過最後被老師勸服,說要給她看見上主的榮耀。同行的幾個大漢就將石門挪開,一股惡臭便從漆黑的墓穴中湧了出來。眾人都立刻後退廻避,惟獨老師站在墓前向天禱告。忽然,老師大叫一聲:「拉撒路出來!」那屍體就漸漸在墓穴門口出現,全身的細麻布仍然包裹著,在場的所有人都十分震驚。老師馬上示意同伴替他解開細麻布,並且扶他走出來。我也脫下我的外衣為他遮蔽身體,當跟他身體接近時,我能夠確切感受到他呼吸的氣息和微暖的體溫。拉撒路真的死而復生了!我們有希望了! Continue reading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三) ”

Advertisements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二)

作者:提阿非羅

多馬_二-74.png

我們就在前面一個有營火的帳棚下歇息,雅各給了我一點水。當我喝夠了抬起頭的時候,與老師打個照面,他微笑的眼神彷彿穿透我的內心。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也回報他一個微笑。他溫柔的眼神帶著深邃的堅定,可是又帶著幾分慘淡的哀愁。我細仔觀看著老師的一舉一動,正如你所說的一樣,他是那麼親切地對待每一個人。忽然,老師跟我說話,他叫出你我的綽號「低土馬」。並說,我從家中長途跋涉地過來,一路上都辛苦了。還說,我內心要尋找的答案,很快就會尋見。當時我實在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我哪裡有甚麼答案需要尋找呢?我只是好奇才出來旅行吧!冬天晚上較冷,我也藉此理由向老師告辭,早點躲進帳棚裡去。

Continue reading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二)”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一) 

作者:提阿非羅

多馬-74

親愛的多馬:

自從你上次回家以後,述說你在猶大省一帶的奇妙遭遇,令我悠然神往。盼望有朝一日,能夠親身體驗一下,看你所看見的,聽你所聽到的,感受你所感受的。我更想去認識你那群同伴,尤其是與你一起生活的那位,你所敬重的老師。雖然你離開了一段時間,我們不能再次相見,但是我不願意你不知道,我以下所經歷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一) ”

七日的頭一日

作者:提阿非羅

七日的頭一日-71.png

砰膊⋯⋯砰膊⋯⋯

嗯⋯⋯

我躺了多久呢?
已是第三日吧!

周圍全然寂靜。
我張開了眼睛,漆黑一片。

湧進鼻腔的空氣,混雜濃烈的香膏和泥土氣味。
四肢開始恢復了感覺,卻感到動彈不得。

這裡是甚麼地方呢?
一點熟悉感也沒有。
Continue reading “七日的頭一日”

黑的星期五(其之二)

作者:提阿非羅

黑的星期五-56.png

咯!咯!咯⋯⋯咯!咯!咯!咯!

「應該是腓力。」

咔嚓!咿吖⋯⋯

「腓力,辛苦了。打探到甚麼消息了?」

「⋯⋯夫子⋯⋯夫子⋯⋯要被釘十字架了!」

「釘十字架?⋯⋯不可能!夫子根本沒有犯罪!他們憑甚麼判他死刑?」

「難道他們誣告夫子?」

「⋯⋯我也想不通,根據在場群眾的話:雖然公會有人用假見證陷害夫子,但是送到巡撫彼拉多那裡審判時,他根本審不出甚麼罪名來。不過最後公會那夥祭司、長老和文士挑撥群眾騷動,硬要彼拉多釘死夫子⋯⋯」 Continue reading “黑的星期五(其之二)”

黑的星期五(其之一)

作者:提阿非羅

黑的星期五-56.png

怦噗⋯怦噗⋯怦噗⋯怦噗⋯怦噗⋯怦噗⋯

「呼嘿⋯我不是⋯不是我⋯⋯呼嘿⋯我不是⋯不是我⋯⋯嗚嗚嗚嗚⋯⋯」

啪踏⋯啪踏⋯啪踏⋯⋯⋯⋯啪踏。

砰!砰!砰!

「是誰?」

「呼嘿⋯呼嘿⋯是我!」

「西門大哥?」

「呼嘿⋯呼嘿⋯開門!」

咔嚓!咿吖⋯⋯

「⋯⋯進來再說⋯⋯」

砰嘭!

「大哥!大哥!你醒一醒吧!大哥⋯⋯」 Continue reading “黑的星期五(其之一)”

百夫長的一天(其之五)

作者:提阿非羅

百夫長_五-46.png
圖片來源:Total War: Rome 2 “Caesar in Gaul”

墓地雇工回到房裏,點上油燈,打開了那封信,上面寫著:

猶大賣主害恩公,一吻嗚呼官府中,

北郊上吊肚腹破,遺願託付墓園工。

悔改承認主謀罪,下城大街公示眾,

十字張臂念夫子,如掛木頭形相同。

小刀代表眾使徒,受刀致歉來充數,

唯恐腸露嚇老幼,十一刀刃固腹牢。 Continue reading “百夫長的一天(其之五)”

百夫長的一天(其之四)

作者:提阿非羅

百夫長_四-46
圖片來源:Total War: Rome 2 “Caesar in Gaul”

此時副手進來,報告加略人猶大的驗屍結果:

根據進一步檢查,證實腹部破裂是死者的致命傷,不過並非由十一把刀所造成,而是由粗糙的硬物所引致,可能是尖的樹幹或大石。從血跡的黏稠度推斷,十一把刀是在死後才插進去,使內臟固定在腹部裏面,以免外露出來。此外,發現頸項有被幼繩勒過的痕跡,似乎死者曾經在死前上吊。總結如下:下城大街不是案發的第一現場,而是有人故意將屍體佈置成用刀他殺,放在街上給人發現。死者可能因為上吊不遂,身體下墜撞擊硬物致死。至於作案的動機暫時不明。 Continue reading “百夫長的一天(其之四)”

百夫長的一天(其之三)

作者:提阿非羅

百夫長_三-46.png
圖片來源:Total War: Rome 2 “Caesar in Gaul”

奮銳黨是猶太人四大教派之一。按著不同的信仰主張,這四大派可分為親近政權的撒都該派、隱居曠野的愛色尼派、專注教條的法利賽派和反對政權的奮銳黨派。雖然奮銳黨只是烏合之眾,但是巡撫大人仍然吩咐百夫長對黨員秘密監視,他就如此認識了西門。西門本是猶太人的富家子弟,家族幾代都是從事橄欖生意,城郊有不少橄欖園,業務遍佈全猶大至十城區,也是政府供應商之一。不過,他從年少醉心哈斯摩尼家族的故事,盼望有一天成為馬加比的西門,實現猶大復國。因此,他在隱瞞父親的情況下擁有雙重身分,表面上是富家子弟,暗地裏又是奮銳黨人。並且,西門在三年前同時加入了拿撒勒派,跟死去的猶大同為教派中的核心成員。百夫長認為他在發現猶大屍體的現場出現,或者可以為案件提供線索。 Continue reading “百夫長的一天(其之三)”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