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有人寫字

The Writing People

Tag

林紅

電影《超犀女王》觀後有懷——為社會公義擲下震撼彈

作者:林紅

「這劇本一定得獎。」觀畢電影《超犀女王》(Promising Young Woman),我預期這部以「女性復仇」為題材的電影必在本屆(第九十三屆)奧斯卡金像獎綻放異彩。

如我所料,甫拿下有「英國奧斯卡」之稱的「英國電影學院獎」年度最佳「英國電影」及「原創劇本」之後,《超犀女王》在國際影壇盛事、奧斯卡金像獎頒獎禮中再獲「最佳原創劇本獎」。

原創劇本獲獎在電影界是極高的殊榮。劇本是電影的靈魂,沒有好劇本就不會有好電影。好劇本涉及多個重要元素,最關鍵者首推「原創性」;劇本獎項亦分「原創」與「改編」兩類。

Continue reading “電影《超犀女王》觀後有懷——為社會公義擲下震撼彈”

寫實心理電影《幻愛》 披露現代人深層迷思

作者:林紅

注意到港產片《幻愛》,是其於第五十七屆金馬獎獲「最佳改編劇本獎」之後。劇本是電影的靈魂,沒有好劇本不會有好電影,能獲最佳原創或改編劇本獎項一直是電影界極高的殊榮。

電影史上,以思覺失調症為題的經典之作,首推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翰.納什(John Nash)的真實故事改編的美國電影《有你終生美麗》(A Beautiful Mind,2001年上映),連獲第七十四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導演、改編劇本及女配角四項大獎,是部細膩探入患者精神狀態的力作。《幻愛》的格局稍遜於該片,但其剖析現代男女深埋意識裡那層「幻」的迷思,卻是寫實而深刻。

Continue reading “寫實心理電影《幻愛》 披露現代人深層迷思”

無言獨上望樓——先知哈巴谷的剖白(下)

作者:林紅

這非亡國的悲歌,而是勝利的凱歌。

我將心挨緊全能者的脈搏,砰然跳動,熱血沸揚。我就寫下禱詞,讓它化作激昂奔放的讚美詩句,交給聖殿的詩班指揮,配以弦樂伴奏,好傳頌這信心的篇章,直到千千萬萬代。

「上帝啊!祢的言語誠實,滿有威榮,聽到我的屈膝畏懼。求祢在我有生之年,快快實現祢的計劃;在這強暴橫行的年代,再出手審判拯救我們。求祢用憐憫擁抱我們,教我們在祢震怒之下堅強。」

Continue reading “無言獨上望樓——先知哈巴谷的剖白(下)”

無言獨上望樓——先知哈巴谷的剖白(中)

作者:林紅

「快拿起筆來,將你看見的一切寫下來,使人一目了然,迅速地閱讀,徹底地明白,並且馬上傳遍天下。」上帝回答他了。一塊偌大的泥板旋即出現在他跟前,他的右手忽然握著鐵筆。

「我的計劃已定好日期,就似一匹野馬,衝勁十足,氣喘急急地往前飛奔。看啊!遠方已晃蕩起牠的蹤影,一不留神,就要闖進來。」他貫注全神,用力刻下上帝的一言一語,耳邊果真響起篤速噠噠的馬蹄聲。

「你等得不耐煩嗎?馬兒正來勢洶洶,我定意要做的事一定發生,絕不耽延。」他奮筆疾刻,將字寫得很大,費力無比。這些字太重要了,必須準確完整地永久保留。

Continue reading “無言獨上望樓——先知哈巴谷的剖白(中)”

無言獨上望樓——先知哈巴谷的剖白(上)

作者:林紅

這是遠古的年代,也是現今的世代。

罪惡穿過了人類歷史的長廊,今生今世無休止地囂張肆虐。遍地滿了殘暴,強權欺壓良民,滿城盡是不公不義,天理不彰,直到如今。

「耶和華啊,我哀求祢,祢都不聽嗎?」聲嘶力竭的吶喊擁抱著大地,捲起一陣旋風,揚起滾滾塵土。

「祢不是公義的上帝嗎?祢的百姓作惡多端,不守法紀;祢看著不管,要到幾時呢?」他血脈賁張,渾身冒起烈火,通臉滾燙燙燃得赤紅。天起了涼意,寒氣竄進他的寬衣長袍,他顫巍巍間立穩腳步,一任旋風捲過、抱緊他。

終於,威嚴的聲響從旋風中刮起:「你觀看全地,我要做一件事,世人要大大震驚,不敢相信,我要興起兇惡的巴比倫來懲罰以色列。」他嚇得猛然仆倒,臉伏於地。

頃刻,天地搖撼,雷霆霹靂。旋風將他擁抱得更緊,幾乎成為一體⋯⋯

他無言卻淚崩,約西亞王的身影再次於視線朦朧間載浮載沉。

Continue reading “無言獨上望樓——先知哈巴谷的剖白(上)”

從天父而來的生日禮物

作者:林紅

秋風起兮天意涼,楓樹落紅,醉得很迷人!

何竟:內心忽而興奮、忽而失落?百感交集!

真願:人間沒有秋季,或是沒有秋季的某一天。

生日,不是人能選擇時辰,正如我無法選擇自己的原生家庭。然而,生日迫使我面對人生早由身世和背景已定好的不平等。

對於生日,我又期待又害怕,好想將生日的月份從年曆上撕掉,讓它不要來;一旦來了,就想時間永遠停住,不要前進。

Continue reading “從天父而來的生日禮物”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