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還在播放的美劇《WandaVision》(按:香港譯作《汪達與幻視》),近期大受歡迎,不單故事奇異、向美劇情境喜劇(sitcom)致敬、劇情明快、充滿黑色幽默等等,受歡迎絕對不是偶然。

對於《WandaVision》,我們在信仰上有甚麼值得學習或反省?

一、創意:受歡迎,皆因劇種非常有創意。劇集起初以黑白片為主,有一種六十年代的情境喜劇感,但又知道是關於「復仇者聯盟」角色,一定不是像表面那樣,有引人入勝的吸引力。跟隨主的人,我們也需要創意,不要讓人有「老土」的感覺,甚至我們還未開聲已經被人知道我們又說「老土」東西,最糟是常出來說話的人,都已不再年輕,既沒有創意,還用三十年前的形式說話。

二、冒險:敢於嘗試新品種的劇集,投下大量資源拍攝,是受歡迎的原因。《WandaVision》把舊劇種注入新科幻元素,使角色突破。香港教會過往三十年太過成功,以致愈來愈害怕「失敗」、不敢冒險,所以把以前成功的事奉模式無限重用,甚至自稱經典形式,即使已經失去吸引力,仍然堅持照辦。信仰群體失去了為主「冒險」的精神,也是我們變了「古董」之日。冒險當然有失敗的風險,但也是信心之旅。

三、 時代感:受歡迎,因為有時代感。Wanda和Vision是科幻人物,但劇情卻是跨越六十、七十、八十年代美國潮流文化的情境喜劇,把舊的重新注入現代感。信仰一定要有時代感,古舊的福音雖然古舊,但絕非沒有時代性。無論教會或信仰小組,很多都沒有時代感,我們還是「排排坐,食粉果」、呆板地聚會,缺乏互動及參與感,難怪未信的人都害怕參與,因為「悶到喊」,又「離地」。

四、想像力:受歡迎,因為使人看過後充滿想像力。Wanda一手操控現實與幻象,因為她太愛Vision,又注入兩個超級英雄學習常人化的生活,笑中有淚,淚中有恐怖(向《迷離境界》﹝The Twilight Zone﹞致敬)。信仰要讓人建立想像力,信仰才能吸收,不要甚麼都「畫公仔畫出腸」,這是沒有藝術,更加扼殺想像力。

五、人性:受歡迎,因為非常人性的刻畫。愛與恨、自我喜好與公眾利益、自由與操控、平凡與超越等等,使人看劇之餘也想到人性。信仰當然更加需要人性,我們不能只說好、不說歹;只強調美麗卻不提醜惡;只談平穩,不可反叛。跟隨神的人要有血有肉,有歡樂有哭泣,不能只容納一面。教會要尊重人性,不可只讚揚「聽話」,而不容反叛;心情就是多面的,要讓信徒活得像個「人」。

章題圖片來源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特約教牧。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關於我們:https://thewritingpeople.net/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