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若殺該隱,遭報七倍,殺拉麥,必遭報七十七倍。」(創四24)

這裡描述的是該隱第五代後裔拉麥,不是塞特第七代後裔的拉麥,前者是犯罪一族,後者則是敬虔後代,兩者有非常重大的分別。順便一提,該隱與塞特是兄弟的關係,而塞特是代替死去的亞伯(被該隱殺害)而生的。拉麥這名字有「強而有力的」的意思,以上引用經文中,全句被稱為「殺人之歌」:「壯年人傷我,我把他殺了;少年人損我,我把他害了。若殺該隱,遭報七倍,殺拉麥,必遭報七十七倍。」(四23-24)這是拉麥高調地說出他的威勇和武力。這首「殺人之歌」,原文是非常暴力的。「我把他殺了」、「我把他害了」,「殺」和「害」都是「殺戮」、「殺害」的意思;而「少年人損我」,「少年人」的原文“yeled”可以是孩子的意思,可見拉麥是非常暴力的。

我們可以從拉麥的「殺人之歌」中,看見人類在罪中墮落如何加劇。該隱殺兄弟後還帶點沉默和否認,拉麥公開說要殺少年人卻沒有羞愧,更高舉自己的暴力,誇口誰敢傷害他,他就要報復上帝承諾為該隱報復的十一倍,彷彿比上帝還要厲害。拉麥不像該隱求神保護,反而四處挑釁,更以野蠻凶狠誇口,他一個人受傷,就可以殺掉一個少年人。

很多學者認為,該隱的族譜從該隱到拉麥的兒女只有七代,這個族群發展到第七代就結束了,神就不讓他們的生命和子孫延續。我卻認為不是拉麥一族滅絕,因為他的後裔都很優秀,城市社會的建立,生活的多樣性,包括藝術生活器具蓬勃發展,但這些在神的眼中卻不再重要,他後裔的故事便從聖經故事中消失了,不值一提。人即使如何優秀,但若選擇離開神的教訓,就等於在神的眼光不屑一顧了。

拉麥強而暴力的生命,可憐的地方是他好像不知道自己已經得罪了神,因為不見神立刻懲罰,其實神對他的沉默便是最大的懲罰了,他連神已離開了自己也不知道。我們不要像拉麥那樣無知,以為神沒有立刻懲罰就不敬畏神;信徒生命最可憐的地方不是神管教,而是神撤退。神在我們生命中隱退不理會我們,其實是非常可怕的,因為我們只等待神的審判,沒有機會回轉。當我們犯罪、得罪了神,不要以為神沒有立時懲罰便感到高興,以為神不會對付我們,這是恐怖的想法。神不立刻懲罰我們,從好的角度看就是神給我們時間改正,但從壞的角度而言則是神任憑我們犯罪,直到神的怒氣發作,祂的手便會重重審判我們。

拉麥的生命充滿強暴,雖然他好像生活得強盛,實際上是虛妄,因為他的力量和家族都在神面前不值一提,沒有永恆價值。我們不要像拉麥那樣無知,以為自己是最強大的人,甚至別人使我稍微受傷也要以暴力殺害還擊,殊不知在神眼中,我們連螞蟻都不如,神根本看我們不重要。拉麥的故事提醒我們,我們即使是在世擁有最強勢力量的人,都會有一天過去,不能長久,甚至沒有永恆價值,因為神不會記念;若我們一生依靠神,在世雖是無名,但神會記念和看重,這是永恆的回報。

章題圖片來源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特約教牧。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關於我們:https://thewritingpeople.net/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