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到了希律的生日,希羅底的女兒在眾人面前跳舞,使希律歡喜,希律就起誓,應許隨她所求的給她。」(太十四6-7

這兩節經文沒有告訴我們希羅底的女兒叫甚麼名字,但根據歷史記載(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她的名字叫撒羅米。雖然她名字的意思是「平安」,但她被母親卑劣、殘忍的性格影響,帶來不平安,成為殺害施洗約翰的劊子手。撒羅米在希律生日當天,用舞蹈使父親非常歡喜,希律因為其精彩的舞蹈,因此決定厚賞她,輕率起誓應許賜她任何禮物。希羅底抓緊機會,指使女兒要施洗約翰的頭顱,撒羅米的舞蹈成為施洗約翰死亡的導火線。

我相信符類福音的作者刻意不提撒羅米的名字,並非不知道她的名字,而是想強調她受了母親的影響,故稱她為希羅底的女兒,甚至是比母親更殘忍,因為她快速地將她母親的要求帶到希律面前,並要求希律「立時把施洗約翰的頭,放在盤子裡給我」(參可六25)。她好像非常樂意接受母親的提議,把父親原想賜的金銀財寶,變為血腥的禮物。希羅底的仇恨毒化了撒羅米的思想,而撒羅米面對那血淋淋的人頭仍面不改容,她是個怎樣的人也不難想像。

撒羅米的生命是悲哀的,因為她被母親荼毒思想而不自知,甚至樂在其中。首先,我們一定要有反省能力,就是我們究竟有否被人毒害,以致產生「血腥」的思想?我們身邊的人,究竟是傳播仇恨,或是和平的思想?這樣的反省需要成熟的思想,因為我們容易錯判,甚至在反省過程中出錯。這好比把「血腥」的思想錯誤認為是和平,把和平的錯誤認為是「血腥」。信仰能幫助我們真正反省,因為聖言的教導,使我們明白神的旨意,也有信仰群體幫助我們有集體智慧,不被個人盲點蒙蔽。

撒羅米被母親影響,但她不能為此而說自己是無辜的,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所做的一切負責任。上帝的查問也是以此作起點,所以我們更要小心自己的行事為人了。當然每個人都被別人影響,但這不代表我們可以完全脫罪。我們要小心選擇朋友,要有智慧,懂得選擇有敬虔影響的人作為知心友,不可輕率地把別人的言論成為生命的重點。

撒羅米的血腥禮物是恐怖的,不單在於她對這份禮物毫無顧忌,更在於她對血腥或殘忍沒有感覺。她生命之所以恐怖,在於她不認為自己行事血腥。一個壞人如果知道自己是壞人,其實都不算是最壞的情況,起碼這人知道自己是個壞人。最壞的情況,就像撒羅米這樣,她不知道,亦不認為自己血腥和殘忍,或覺得別人不了解她,因此,她很難會有改變。

信徒也當小心,我們的生命有改變的可能,完全在於我們知道自己是一個罪人,即是知道自己是一個「壞」了的人,這樣,我們才有改變的機會。若沒有這個認識,信徒不單不能改變,甚至以為自己是為神除去不敬虔的人,其實是作了很多錯事。難怪我們看見很多「血腥」事件在教會歷史發生,甚至手段比不信社群還要無情、殘忍。

章題圖片來源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特約教牧。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關於我們:https://thewritingpeople.net/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