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何兆斌

今日,我們讀三代經課的第一段——創世記第二十二章1至14節,是一段我們很熟悉的經文。歷世歷代都有人根據這段經文,說亞伯拉罕是「信心之父」;說他有「信心的跳躍」;說他是信徒的模範榜樣等。這些思考角度都是很有價值的,但我希望跟大家進入亞伯拉罕的內心世界,嘗試看看他的心路歷程可能會是如何,以及這段經文真正想向讀者帶出甚麼信息。

「我在這裡。」

經文一開始就表明,這是上主對亞伯拉罕的考驗——《和合本》譯做「試驗」,但《和合本修訂版》則譯作「考驗」。我覺得「考驗」這翻譯比較好,因為「試驗」容易誤導人令人以為這是一個“temptation”(誘惑),但其實,這是上主對亞伯拉罕的一個“test”(考驗)。上主要“test”亞伯拉罕甚麼呢?一會兒會提到。無論如何,讀完整個故事後,我們會知道,這實在是一個巨大、非比尋常的考驗。為甚麼?首先,上主不是在第二十二章前答應了亞伯拉罕,他的後裔會如天上的星星那樣多嗎?上主說,亞伯拉罕另一名兒子以實瑪利不會承受他的產業,而亞伯拉罕和撒拉奇蹟地生了以撒。如果把以撒殺了,豈不是上主的承諾就落空了?亞伯拉罕可能心想:「上主,你是開玩笑嗎?」而且,第2節提到,上主說以撒是亞伯拉罕所愛的,所以,亞伯拉罕知道上主要他把以撒獻為燔祭,內心必定是百般不解,還一定有百般的痛苦。我相信身為父親的,必然明白亞伯拉罕的感受。

第二十二章一開始就說,上主呼喚亞伯拉罕,而亞伯拉罕回應:「我在這裡。」弟兄姊妹,如果你讀經文時夠細心,你會發現,亞伯拉罕這個回應出現了三次,分別在第1、7和11節。三次的出現,都是亞伯拉罕被呼喚時他所作的回應。第一和第三次是上主對亞伯拉罕呼喚的回應,第二次則是亞伯拉罕兒子以撒呼喚自己時的回應。「我在這裡」這句話重復出現是有意思的,請不要忽略它的重要性。如果你熟悉舊約,會知道上主曾經呼喚童年的撒母耳,他的回應正正就是「我在這裡」,而老祭司以利教他多說一句「僕人敬聽」來回應。另外,當上主問「我可以差遣誰?誰肯為我去呢?」,以賽亞回答的第一句就是「我在這裡」,並加多一句「請差遣我」。「我在這裡」這回應,表示回應的人向呼喚的人表明:「我就在這兒,我清楚明白、意識到你接下來要對我說的話;並且,我清楚明白、知道我下一步會作出甚麼回應和行動。這些回應和行動,是我清醒的決定。」我們用英文說一個人是否“present”(在場),並不是說他/她肉身是否在場那麼簡單,更是說他/她的心和注意力是否在場,他/她的心和注意力,有沒有飄到另一處地方去。

一些心理學家說,當人面對挑戰、考驗或者因不確定而帶來的恐懼、不安的時候,其中一個回應可以是逃避、假裝不知道,或者用其他東西蓋過這些恐懼,試圖紓解自己的不安。但亞伯拉罕那個「我在這裡」的回應,讓我們看到無論是來自天上或人間的考驗和叩問,他都沒有逃避——「我在這裡」這個回應,表示一個人看見眼前很多不確定,甚至很多不解困惑的時候,仍然勇敢地站出來去面對的一個反應。

我們今日生命的光境是怎樣的呢?當我們見到自己的生命出現好多問題、考驗的時候,我們可能會選擇視而不見,因為要直視、面對它們,會叫我們很痛苦。同樣,一年前在香港發生的社會運動,當中好多問題至今仍然沒得到適當的解決。一年的痛苦實在太折磨人了,於是,有人面對挑戰、考驗或者因不確定而產生的恐懼、不安的時候,選擇逃避、醒了再睡,或者用其他方式蓋過這些恐懼。「我在這裡」是回應「你在哪兒?」的呼喚。弟兄姊妹,你在哪兒?昔日的你,或者真正的你,現在在哪兒?當上主透過這個香港社會、這個時代去呼喚你的名字時,我們有沒有回應「我在這裡」呢?

敬畏神的人

我們常常因為亞伯拉罕獻以撒這個故事,便認定亞伯拉罕是「信心之父」。但「信心」這個詞語,其實未能夠充分表達亞伯拉罕的狀態——我可以對A有信心,我可以對B有信心,我亦可以對C有信心。不過,亞伯拉罕在這裡對向主表現的,似乎不是在說這種信心,其實應該是英文“faith”的意思。神學家田立克(Paul Tillich)形容,“faith”是一個人完全降服的狀態,是一個人向“faith”的對象完全順服、毫不反抗的狀態。將“faith”翻譯做「信仰」而不是「信心」,反而更加貼切。信仰中的「仰」,生動地表達出當一個人抬頭望天,他/她就看不到身邊其他一切,他/她只看到抬頭望見的對象,他/她只能注目、效忠一個對象,而不能夠同時信仰身邊的A、B、C等。主耶穌說,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恨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正正就是這個意思。

田立克進一步指出,令人產生這種“faith”、這種信仰有兩個途徑:一是靠承諾(promise),正如上主承諾亞伯拉罕,他的子孫會好像天上的繁星那樣多,亞伯拉罕就是透過這種承諾,對上主產生“faith”和信仰;第二個途徑就是透過因威脅而產生的恐懼,就好像在舊約裡,上主向以色列民族說,如果敬拜別神會有怎樣的後果,以致以色列人恐懼,單一去信仰上主。

上主要考驗亞伯拉罕甚麼呢?第12節讓我們看到,祂似乎是要考驗亞伯拉罕是否敬畏上主。「敬畏」這個詞,如果翻譯得直接一點就是「恐懼」,英文就是“fear”的意思。或者,我們較少思考恐懼上主這回事,慣常以天父或朋友,形容我們和上主之間的關係。不是有首詩歌叫《耶穌是我知心友》嗎?但是,對上主存有一份恐懼,其實是一個很重要的提醒。我們不要把這種對上主的恐懼,放在我們應該如何看待其他宗教的層面去思考,好像有人常說,因為我們信的上主是忌邪的神,所以我們不可以拜其他宗教的神,或是相信其他宗教。我不是說我們就可崇拜其他宗教的神,我只是想指出,我們對上主的恐懼應該超越這個層面,放在看待當權者的層面去思考。在今日的香港社會,或者在這個時代裡,我們更加應該這樣做。

試想,當當權者的畫像被命令要貼在教堂裡、當聖經的十誡被勒令以某當權者的語錄取代、當十誡中的第一誡「除上主以外,不可有別的神」被官員命令刪除,我們還有甚麼提醒,比敬畏我們的上主更加迫切和重要呢?今日,香港還未出現我剛才說那些褻瀆的事情,但香港有些官員已經在自己的辦公室裡,放上印有當權者肖像的瓷碟了。我們不知道當權者還會有多少褻瀆上主的舉動,還有多大膽,還有多猖狂,但願我們時刻對所相信的上主,有一顆敬畏的心,上主是輕慢不得的。要謹記,我們的信仰很吊詭,就是當我們對上主的恐懼愈大,我們就應該愈有勇氣去抗拒當權者神化自己。我們不知道香港的將來會變成如何,不知道香港的教會將來會變成怎樣,即使我們被迫要在外在環境中作出某程度的妥協,但身為信徒的我們要永遠記住十誡的第一誡——「除上主以外,不可有別的神」,永遠也不應在我們心裡被抹走、被刪除。

跌跌碰碰的煉成

亞伯拉罕的回應、他的勇氣、他對上主的敬畏,是不是一下子就煉成的呢?我們知道不是的。如果第二十二章是記述亞伯拉罕的人生高峰,那麼,我們就絕不能忽略亞伯拉罕在第二十二章前經歷了甚麼:他和撒拉當初不認為他們自己會有孩子,於是兩個人想了個辦法,讓亞伯拉罕與婢女夏甲同房,夏甲生了以實瑪利。亞伯拉罕以為,以實瑪利從此就是他的繼承人,以為這樣就是幫上主成就祂的承諾,但上主說不是這樣的。於是,有三個使者告訴亞伯拉罕和撒拉,上主是要他們兩個生孩子,是那孩子繼承他們的產業。但亞伯拉罕仍然不重視上主的承諾,當他去到另一個地方寄居,竟然因為貪生怕死,訛稱撒拉是自己的妹妹!那地方的王,亞比米勒帶走了撒拉,以為撒拉是亞伯拉罕的妹妹,娶撒拉自然是沒有問題的。幸好,上主在這件事上插手干預,報夢給亞比米勒,他要還返人家的妻子。不然,撒拉就不可能生以撒。

亞伯拉罕是「信心之父」或「信仰之父」嗎?是的,他是。但請不要忘記,亞伯拉罕曾經是「懦弱之父」,粗俗點說,是一隻「超級淆底獸」。他對上主小信,以為用自己的方法可以令上主的承諾成就;他怕死,想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覺得把撒拉讓給其他男人也不要緊,他自然沒有將上主對他的承諾放在心上。第二十二章一開始說「這些事以後」,正正表明亞伯拉罕是歷練了一段日子後,上主的考驗才臨到他身上。你更會發覺,亞伯拉罕在二十二章的說話、語氣,當中反映他的為人、性格,好像跟之前幾章很不同——「我在這裡」這回應,言簡意賅;第8節跟以撒說:「我兒,神必自己預備燔祭的羔羊」則意味深長。他的說話彷彿告訴我們,亞伯拉罕當時好像思考著很多事情。根據第4節的記載,由上主吩咐亞伯拉罕獻以撒,到亞伯拉罕真的動手獻以撒,最少有三日時間。在這三日裡,只有亞伯拉罕、以撒,以及兩個僕人共處。到第三日,更加只有亞伯拉罕和以撒兩人獨處。亞伯拉罕的腦海在這三日究竟浮現了甚麼過往的片段呢?他又沉澱了甚麼呢?我相信,他必定有回想自己過往的人生、從前自己軟弱的經歷、他對上主的小信等。

我們每個人的過去都有不光彩的地方,都有對上主小信的時候。但我們要記住,這些不光彩的事情,不應該妨礙我們當下對上主的信靠,這些經歷可能令我們更加倚靠上主。上主沒有嫌棄我們的軟弱,繼續用恩典包容、接納我們,就好像對亞伯拉罕一樣。上主的承諾好像要被亞伯拉罕「搞彎」了,但上主都撥亂反正,而且接納亞伯拉罕,繼續讓亞伯拉罕參與祂的工作。今日,我們又能否接納自己的過去?我們能否接納一些當回憶起時讓我們感到甚為尷尬、「醜怪」,甚至是羞恥的事情?弟兄姊妹,上主會透過一個人的軟弱去操練他,以致成就這個人。亞伯拉罕說「我在這裡」——願上主給我們勇氣,面對上主,同時面對自己。

考驗和看顧的上主

我們從創世記第二十二章1至14節會看到,我們相信的上主,既是一個考驗人的上主,也是個看顧人的上主。上主對一個人的考驗可以是超乎人的常理,正如我們從亞伯拉罕獻以撒的故事看到,上主會吩咐我們做一些似乎會摧毀祂自己承諾的事情。但是,上主也會有出乎意料的看顧,正如在最後一刻,上主為亞伯拉罕預備了一隻公綿羊,代替以撒作為燔祭一樣。

考驗和看顧是缺一不可的。如果上主不給予我們考驗,卻只有看顧,祂就可能會變成「黃大仙」,我們只會有事時才去找祂,而且,我們的生命亦經不起世間的考驗,最終不能夠成長。若沒有看顧,只有考驗又會怎樣呢?我想,如果是這樣,我們信的上主就實在太過殘忍了。我們在殘酷的現實中會捱不過去,最終只會有不健康、殘缺,甚至扭曲的生命。

面對今日的社會環境,不知道你有甚麼感受呢?我們相信的上主,是不會只看顧我們,叫我們無風無浪、一帆風順的。我們相信的上主,既是看顧我們的上主,亦是考驗我們的上主,這是一個提醒。但是,當我們身處極大困難的時候,我們亦要記住,我們相信的上主,是一位既考驗我們的上主,亦是一位在患難中看顧我們的上主,這是另一個提醒。現在,我們和整個香港身處一個怎樣的環境呢?可能,就是在亞伯拉罕知道要受考驗,以及上主給予他看顧之間的三日裡。不過,這可能不是三日,而是三年,甚至是更長的時間。

前路如何,我們不知道。但願亞伯拉罕獻以撒的故事提醒我們,不要逃避上主的考驗,我們要說「我在這裡」,要勇敢面對。身邊如有選擇離開香港到外地生活的弟兄姊妹,我們不要覺得他們懦弱,在這時勢中,我們更應體諒他們。上主對他們的考驗,可能就是他們在外地的適應,以及能否在不同地方為香港努力、發聲。我們也要記著,我們要敬畏上主,對祂完全信靠。不過,我們同時要記著,要達到這個境界是需要時間、需要經歷跌跌碰碰的。願我們不要怕,彼此提醒,靠上主的恩典,繼續走下去。

*本文原為作者2020年6月28日於循道衛理沙田堂崇拜講道講章,經編輯修訂。

章題圖片來源

何兆斌
神學人,深信信仰與神學不可分割——生活需要神學,神學即生活。著有《神漂——本地神學札記10堂課》。

關於我們:https://thewritingpeople.net/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