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有人寫字_2019-42

「他們把約拿抬起來,拋進海裡,海的狂浪就平息了。那些人就大大懼怕耶和華,向耶和華獻祭許願。」(拿一15-16)

當海浪越來越洶湧,水手們徵詢約拿:「我們當向你做甚麼,才能使海浪平靜呢?」(11節)約拿表面上簡單直接地回答水手們,使海浪平靜的辦法,就是把他抬起來,拋進海裡(12節)。從前文提及約拿逃避神極致的表現,就是情願被拋進海裡或犧牲,也不願意遵行上帝的吩咐。約拿的指示就是這麼簡單,若水手們遵從,風浪便會平靜,這正正對比起若約拿遵從耶和華的指示前往尼尼微城(2節),事情便會簡單成就。水手們不聽從,應該是認為約拿的指示匪夷所思,這也對比起約拿認為神命令他去尼尼微城一樣匪夷所思,所以他選擇逃跑。敘事者說故事技巧之高,在這裡可見一斑。

約拿書一章14節說:「於是他們求告耶和華」,這樣描述非常特別。敘事者沒有交代為何外邦水手們會求告耶和華,我們也無謂亂猜。敘事者在這裡不是要作出教訓,而是反諷地帶出,神的先知直到當時也沒有求告耶和華,反而是由外邦人開口。第一章5節記載,海一開始刮起大風浪的時候,水手們是各自向自己的神明哀求,但此刻他們求告的,竟然是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外邦人有如此重大的轉變,屬神的先知卻好像沒有絲毫改變。神吩咐約拿向尼尼微城呼喊,但他拒絕(2節),船長叫約拿呼喊神,他又拒絕(6節);約拿情願被拋到海裡也不向神呼喊,最後由外邦人代替他呼喊神(14節),反映他是當時以色列人悖逆神的代表。

水手們都因風浪的危險感到懼怕、驚惶(5節),當他們知道約拿是禍首就更大大懼怕,但之後他們將懼怕化為敬畏(10、16節),約拿則從對話中提及他的出身,稱自己敬畏神(9節)。經文四次提到「懼怕」或「敬畏」,都是用同一個字,足見敘事者的用心。在禱告之後,水手們就採取行動,把約拿抬起來,拋進海裡。至此,耶和華在海上颳起大風所引起的問題,終於完滿解決,「海的狂浪也就平息了」(15節)。水手們用行動回應,就是向神獻祭許願(16節)。

約拿書第一章用了不少筆墨描寫外邦人與約拿的對比,反諷帶出外邦人行事比約拿更合神的心意。這是一個常被遺忘的教訓:信主的人往往比起未信的人更不認識神,在行事為人上更不能討神的喜悅。我們有時活在教會四面牆壁內太久,每周只是過著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教會生活,沒有付代價,也沒有淚水,在內裡稱兄道弟卻沒有彼此看守生命;彼此相愛卻只在口舌上;擁有敬虔的敬拜卻沒有敬虔的生活。 

我們帶著「面具」回教會,離開時便脫下,回復真正的自己。難怪聽過教會內的淫亂比世界更令人震驚;教會內的弄權比公司裡更霸道;教會內的歛財比政府更黑暗;教會內的憎恨比外面世界更殘忍。跟隨耶穌的人,花時間在主腳前跪下吧,認真地認罪悔改,不要成為未信者的笑柄,笑我們比他們更不中用。讓世人輕看我們已經是難熬的,但也不及讓神輕視我們來得悽慘。

章題圖片來源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特約教牧。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