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以利法-31

第二回合的對話,仍是由以利法(Eliphaz)作開始。以利法在此沒有第一回合的有禮和溫和,他嚴厲重責約伯,認定約伯是無藥可救的人,並以惡人的收場喻約伯的終局。他的言論可分兩點:

痛罵約伯虛空無知(1-6):以利法諷刺約伯之言為「風一般的知識」(虛空)、「沒有幫助的話」(無益)及「沒有益處的言語」(無濟於事),猶如用「東風充滿肚腹」(東風由沙漠吹來,具破壞力的熱風),指約伯的話充滿了破壞的力量(1-3),他的言詞代表廢棄了敬畏神,是不敬虔的表現,是受罪孽的結果,是約伯自定了己罪(4-6)。以利法用一連串尖酸刻薄的言詞狠狠罵了約伯一頓。

斥責約伯自視過高(7-16):以利法外表好像有禮地向約伯發出問題,其實目的是想貶低他,迫使他謙卑下來。他用五個問題向約伯發出挑戰,一方面要堵塞他的口,更斥責他過分自負,實是不智:第一個問題指出約伯並非頭一個被創造,所以不會先得智慧(7);第二個問題諷刺約伯並沒有獨得神的密旨,把智慧獨自得盡(8);第三個問題直言三友比約伯更強,因為有比約伯年長智高的人存在,那就是以利法自己(9-10);第四個問題是教訓約伯不聽早前上帝通過以利法溫和的話(11),反而沒有理智行事(原文lagah,「逼去」,可作「奪去」),眼睛冒火,口出狂言反對神(12-13);第五個問題提醒約伯無法自潔成為義,因為天使在神面前也不潔淨,何況是世人(14-16)?

與人相處的藝術,就是不能強迫人就範,要求別人強硬接受我們的提議。以利法作了一個反面教材當看到約伯不接受他們的意見時,不單失去起初的溫和,甚至痛罵約伯的不是。這做法完全不符合相處的藝術。我們要知道,不是痛罵別人一頓就等於自己有道理,也不是用罵的方式改變別人。我們千萬不要情緒化勸導別人,一個人能夠改變,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更不是由痛罵造就。這樣的痛罵,除了自己有一時之快外,別人毫無好處。

當我們面對受助者時,我們的情緒失控,不能容忍受助者不聽自己勸導,其實代表我們已沒有資格幫助別人,因為我們被情緒支配多於同理心出發;用敵視眼光看人多於用同情眼光明白他人強迫他人就範多於讓人自由消化自己的意見。雖然我們認為自己可以幫助人,但其實是愈幫愈忙,甚至是只有破壞而沒有建設。最可憐的人是,以為只有他自己能幫助人,誰知別人見了他便怕。

以利法強硬的痛罵流露更深層次的問題,就是眼光被「非黑即白」的教導所遮蓋。對某些信徒來說,這教導猶如生命重要。華人教會非常注重五經的教導,即遵從上帝被祝福,違背上帝便受審判,我們都是受著這個信仰觀念影響下成。我們看人看事都以是非黑白或忠奸對錯來作判斷,不能容忍含糊不清的人或事存在,更常常以擁有真理自居,容易以不同形式的暴力對待那些認為不公義的人或事。這樣的單一教導,使我們容易失了耐性,甚至失了同情,因為人們犯罪或軟弱,所以正義的我更需要教導他們。

約伯記是智慧文學,在是非黑白之間以另一個角度詮釋,教導另一個更深層次的道理,就是原來人生不只是黑與白,或者更重要的是,我們不是凡事都知道黑與白,故此,更要存謙卑的心信靠神多於人,以尋求一切答案。這是智慧。

章題圖片來源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特約教牧。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