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比勒達-28.png

「神必不丟棄完全人,也不扶助邪惡人。」(伯八20)

約伯記第八章描述約伯第二個朋友比勒達首次發言。他基本上與以利法的看法相同:上帝因約伯犯了罪,所以苦難臨到他,只要約伯肯承認自己的罪,就會蒙神再施恩典。但比勒達的立論明顯和以利法有點不同,以利法的立論基礎在於個人經驗和觀察(四8,十二21);比勒達則看重一些較可靠的傳統和古人的權威,就是歷代以來所傳下來的經驗(八8-10)。以利法表達較溫和有禮且含蓄;比勒達則急躁、率直,顯得同情心薄弱,完全沒有提及約伯的苦境,可說是傳統的道德主義者。

比勒達一開始便毫不客氣控訴約伯言語狂妄(八2),認為受苦者在上帝面前只能默然無語,若要開口,只能說悔改的話。上帝是全然公平公義,現在約伯所遭遇的,必然是公平無誤(八3)。他更認為即或約伯沒有犯罪,約伯子女的死(八4)乃咎由自取,而約伯則受到報應。他明顯地指出,若約伯是沒有犯罪,而神竟讓他經歷這樣的災禍,那神就是不公正,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神必定是公義的,故此問題一定在約伯身上。明顯地,他也跟以利法一樣,認定一切的苦難皆是罪惡使然。因為神是公道的,約伯唯一可作的就是悔改,神必使約伯「公義的居所興旺」,一切物質豐盛必「捲土重來」(八5-7)。

接著比勒達清楚表達其觀點有歷代經驗作為權威的根據,他認為自己評斷與古人的定論吻合,現在人的智慧經歷乃建於古聖人的話,這才是智慧(八8-9)。比勒達言下之意,就是約伯之言出自人的「口」,是淺薄的,而古聖人則出自「心」,代表智慧(八10)。 比勒達最後藉此提醒約伯,上帝是信實的,約伯悔改回轉是唯一的路。比勒達的觀點是,約伯若真的悔改,上帝必會挽回他,他仍有蒙福的可能(八20-22)。

若我們不知道約伯記第一章「天上的一幕」(神容許撒但攻擊約伯,因為約伯是個義人),有誰會認為比勒達是錯的呢?有誰敢說傳統教導是不足夠呢?神是公義,而人受苦一定是因著自己的罪,這是聖經一貫的教導。其實,錯不在於傳統的教導,它們有其智慧;錯是在於人像比勒達一樣,認為只有一個角度或一個觀點看世界和人生。我們不要像比勒達,他的狹隘思維和抱殘守缺的觀點是愚昧的,我們要不斷學習及成長,一方面明白傳統的智慧,另一方面又不被傳統捆綁我們,反而力求更新與變化,在現今的世代作個通情達理和思想開闊的人。

對於信主超過十年的信徒,比勒達的抱殘守缺是悲哀的提醒。我們有太多現代的「比勒達」存在於教會,看事物只得一個角度,上至教會方向,下至信徒日常生活,都是活在狹窄的空間,不懂變通,偏向固執。例如仍然用三十年前的方式接觸青年,以家長身分教導年輕人,自以為當年曾這樣成功過,所以現在成了「傳統」,一定要繼續「家長式」下去,縱然已經嚇怕了不少年輕人,把正確的觀念錯誤延伸。時代不同了,就要更新變化,開啟新的方法。

或者,更重要的是,每一個人在神面前都是獨特的,要花時間了解和溝通,不要「一本通書看到老」。仍然聽見太多人勸正在傷心的人要喜樂,常常喜樂的教導沒錯,而是人們用錯了,傷心者最需要是在神面前哭泣,而不是強求他喜樂。不要以同一種方式對待任何人,不然,便容易把正確的原則錯放在特別的人或事上,這是莫大的悲劇。

章題圖片來源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特約教牧。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