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居里扭-20

「這是居里扭作敘利亞巡撫的時候,頭一次行報名上冊的事。」(路二2)

早期的釋經書認為,路加記載不合乎歷史事實,因為希臘和羅馬的歷史家都沒有記載居里扭作敘利亞巡撫的時候,行報名上冊的命令。然而,晚近的考古學發現,證明路加在此所記正確。

按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的記載,居里扭在西元6年擔任敘利亞巡撫,但是考古學家由古代碑文考據所得,居里扭曾前後兩次擔任敘利亞巡撫。1960年的考古文獻,記載在安提阿找到的一塊碑文,其中刻有「差派居里扭任巡撫」的記載,大約是西元前7年。這次的報名上冊,猶太地區因大希律而延遲了幾年才舉行,所以耶穌應該誕生在西元前6年前後。其實「報名上冊」即人口普查,所收集的資料可供徵兵及課稅用,是羅馬統治的方式。

那時該撒亞古士督(編按:或譯「凱撒奧古斯都」)下了一道命令,要天下的人都報名上冊,於是居里扭只好遵從。路加沒有記述居里扭有任何說話或預備迎接快要生產的馬利亞。畢竟,居里扭只是作敘利亞的巡撫,面對羅馬統治者的命令,他怎能有絲毫的反抗或不滿,他一定跟著去辦,加上這是羅馬統治的方式,他不敢抗命。最重要的是,在面對強權及例行普查上,他怎會想到救主耶穌就在這期間降生。

居里扭真是甚麼都不知道嗎?根據馬太福音記載(參二4-6),當時的希律王也會問祭司長和文士,基督當生在何處,表明有途徑了解和關心。但居里扭就是這樣甚麼都不說,甚麼都不做,只是作個旁觀者。他只關心自己的官職得失,對於神國及屬靈的事,絲毫沒有興趣。今天我們知道,報名上冊事件,使馬利亞和約瑟要返回伯利恆,耶穌為此降生於伯利恆,表面看來,似是巧合,但是早在六百五十年以前,聖經的預言就提到了這件事(彌五2-4),這事是在神的掌管之下發生的。由統治者該撒亞古士督到居里扭,在整個事件中,都不過是小角色;世人的眼目望著君王和官員,而真正重要的角色,卻是那懷著神兒子的女子,和細心伴隨著她的那個男士。

世界不斷周而復始地運作,怎料神的工作卻靜悄悄地進入了世界,世人卻不知道。我們跟隨耶穌的人,有否參與神的工作?或是只顧著自己狹小的世界或安樂窩,甘心作旁觀者,對神國的事充耳不聞或不感興趣?歷史是非常公平的,我們如何回應時代,說過甚麼及作過甚麼,都會以不同的方式流傳下來,後人便知道我們曾經作過甚麼或沒有作過任何事。若我們看重人的歷史,那神國的歷史更要嚴肅面對,因為我們為神作過甚麼和說過甚麼,都會記錄下來,而神就是其主要閱讀者,可真輕慢不得。

現今世界比居里扭的世代更複雜,更需要勇氣面對。我們要立志不再作神國旁觀者,在俗世洪流中,堅定作神交付我們的工作。

祈禱:

「神啊!在波譎雲詭的時代,我感到無力;面對強大的勢力,我感到無助。我容易躲藏起來,甘心只顧眼前利益。神啊!求祢不要放棄我,我不甘心作神國的旁觀者,求祢激勵我;求祢不要放棄我,我內心深處仍希望積極投入屬靈的事奉,求祢攪動我如死水的靈命,使我從新得力。」

章題圖片來源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特約教牧。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