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容靈

rainbow-19.png

二零一六年二月十日

今天沒有過去兩天那樣,常常在街道上,看見穿着簇新衣服的人,左邊一個袋子,右邊一份禮物,急忙地趕到某一座某一室拜年。美善邨美好樓550室,過了傍晚時分,左鄰右里已亮起燈來,這位老人仍然沒有把客廳的電燈開著。室內一片灰灰暗暗,一切傢俬,線條不再清晰,在空間中漸漸隱退。這位老人,只坐在沙發上,完全沒有動靜。

這張沙發供兩人坐的,他坐在左邊,左手向左邊微微伸長,手掌平放沙發的表面。他的手掌輕輕蠕動,好像撫摸甚麼。他的雙眼向左邊斜斜望了一眼,唇邊微微收縮兩下。在沙發的右方,有一個長方形的櫃子,櫃面一邊放著一本厚厚的黑色硬皮書,在封面與書脊,都刻有兩個金色的文字。另一邊放了一個相架。那張照片,這位老人笑嘻嘻,眼睛也撐不開,身旁有一位頭髮花白的婆婆,笑得更燦爛,眼睛瞇成一條直線,右手搭在這位老人家的肩頭。此刻有一度暗光,橫向照片上的婆婆,在她的臉上砍了一刀。即時把半個客廳,隱藏在黑暗裡,沙發的右邊更完全被黑暗吞噬。

「馬老伯,馬老伯,我是周仁厚,我知道你在家中!剛才拍門和按鈴,為何沒有回應?以為你真的不在家,差點兒要在附近找你,擔心你發生意外。但是,看見閘上的鎖頭沒有了,才知道你在家中。我擔心你在家中暈倒,請你說一句話,讓我知道沒有發生意外?」

這位老人,緩緩地站起來,行了一小步,然後再行一小步,到了電燈的開關按鈕,他按一按,不消半分鐘又關掉了。他從相反方向,再跨一小步,然後再行一小步,坐回原先的位置。他還是坐在左邊,左手向左邊微微伸長,手掌平放沙發的表面。他的手掌輕輕蠕動,好像撫摸甚麼。他的雙眼向左邊斜斜望了一眼,唇邊微微收縮兩下。窗外突然有一陣風吹來,把他一頭早已鬆散的白髮,吹得向左邊靠攏,佈滿皺紋的枯臉繃緊起來。

§

二零一六十一月二十日

今天與其他的星期天不同,多了一些老人乘搭公車、小輪、專線小巴及山頂纜車,明顯他們帶著輕鬆的心情,踏上一趟愉快的旅程。美善邨美好樓550室,過了傍晚時分,左鄰右里已亮起燈來,這位老人仍然沒有把客廳的電燈開著。室內一片灰灰暗暗,一切傢俬,線條不再清晰,在空間中漸漸隱退。這位老人,只坐在沙發上,完全沒有動靜。

這張沙發供兩人坐的,他坐在左邊,左手向左邊微微伸長,手掌平放沙發的表面。他的手掌輕輕蠕動,好像撫摸甚麼。他的雙眼向左邊斜斜望了一眼,唇邊微微收縮兩下。在沙發的右方,有一個長方形的櫃子,櫃面一邊放著一本厚厚的黑色硬皮書,在封面與書脊,都刻有兩個金色的文字,現在打開了,而邊緣已泛起微微的彩虹。另一邊放了一個相架。那張照片,這位老人笑嘻嘻,眼睛也撐不開,身旁有一位頭髮花白的婆婆,笑得更燦爛,眼睛瞇成一條直線,右手搭在這位老人家的肩頭。此刻有一度亮金光,灑向照片上的婆婆,她的笑臉更為燦爛。即時把半個客廳,顯露在光明中,沙發的右邊開始被金光圍繞。

「馬老伯,馬老伯,我是周仁厚,我知道你在家中!剛才拍門和按鈴,為何沒有回應?以為你真的不在家,差點兒要在附近找你,擔心你發生意外。但是,看見閘上的鎖頭沒有了,才知道你在家中。我擔心你在家中暈倒,請你說一句話,讓我知道沒有發生意外?」

這位老人,緩緩地站起來,行了一步,然後再行一小步,到了電燈的開關按鈕,他按一按。他走向大門,再跨一步,再行一步,最後打開大門。這位老人的嘴巴向下彎起來,說出話來:「周先生,九個多月,你總是每個晚上走來關心我,你的精神是否有問題!」周先生寬闊的面頰,不禁呵呵地笑了出來,「我住在附近,二月十日知道你一個人住在這裡,神感動我,要我關心你。我的太太也鼓勵我每天晚上都要來看看你。」窗外緩緩地吹來一陣暖風,把他一頭早已鬆散的白髮,吹得服貼,佈滿皺紋的枯臉綻放了笑容。

章題圖片來源

容靈
從青年寫到中年,白髮已生,心境卻異常年青。
如今專寫小說,各種創意經常湧現。
對神只能心存感謝,並且努力創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