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容靈

果子-16

許多年前,當你再次踏足在德國林以北,五十英里外拉文斯布呂克女子集中營的遺址,你便想起那些年間無數婦女、青年與兒童關押在這裡,受到種種難以形容的迫害與殘殺。起初,你不能相信那張特意留下的小紙片,因為你無從了解,為何有一些人能夠結出這樣的果子!

圖片來源

回想起來,你不可能不生出一顆悲憫之心!集中營的兩邊,扇形地排列許多房子,中間是一個大操場。無論是早上或是晚上,或是深夜,只要在做工之前或之後,即使在狂風與暴雨之下,還是烈日與嚴寒之時,只要囚犯的人數不對,所有人必須立正站著。經常用上一整夜的時間,直至找到那個人為止。那種疲倦、不甘、難受與無奈,無人可訴,只有默默忍受,一丁點不悅的眼神,也不可在臉上出現。在心裡,不可能磨滅強行被控制的無奈,多年後的回想,也不能忘記這種不可理喻的惡行。

當你走在圍牆和崗樓,思緒不斷延長與變形,那些影像在眼前出現。那些鐵絲網上早已豎起一塊小牌子,上面寫「走進者格殺勿論」。許多不堪受辱與折磨的囚犯,妄想衝過鐵絲網,逃離這個集中營。因為一排一排的機關槍,不出數秒,那些走得很快的囚犯也身中多槍,倒在不遠的地方。在附近的房子,聽到或看到的囚犯,已見怪不怪,還是低頭繼續做手上的工作。面部的確沒有甚麼表情,但是眼角與唇邊的肌肉,產生幾乎無法察覺的微微顫動,但是只能一現即逝。那份傷感,聚落在心靈某一個角落,漸漸腐蝕身體。你能想像,在集中營的受辱與折磨,連希望逃走的機會也滅絕,生命只能禁錮在肉體之內,日漸枯萎,麻木起來。

時間已不能凝固,倏地又再流動,驟然間鋪天蓋地。在上午也好,或是別的時間,操場上,突然間隔步就有一個德國納粹士兵,荷槍實彈把整個操場圍了起來。他們嚴陣以待,目的是等候駛進的軍用卡車,把眾多婦女、青年人與兒童轟下來,推撞她們,使她們在操場上直立地站。德國軍官,聲色俱厲,會喝令所有人,脫掉所有衣服。不服從的人,定然被士兵,以皮靴猛踢,槍把狠打,傷痕累累,頭破血流,倒在地上。又再受到大喝,快快站起來,這些軍官用更惡狠狠的眼光,盯那些不脫衣服的婦女。在核對人名之後,把她們拉出來,即時開槍,殺死她們。倒在地上的心,已不再跳動,倘能幸存的心又能怎樣?不斷憤恨,再憤恨?將來又如何?沒有人跟你說他們會有深深的悔意。

接下來,你再看到赤身露體,深感羞恥的婦女、青年與兒童,在恐懼中掙扎。軍官又發出命令,兩個人一組,互相剪掉對方的頭髮。即時士兵拿出剪刀,發給所有人。很快的,她們都剪掉頭髮。那些軍官笑吟吟的,仍然聲大如雷,喊出:「從妳們一進門口,我就聞到妳們身上散發討厭的臭味。現在可以到那個浴室好好的洗澡!」那些士兵的臉上,帶陰險的笑容,把人群再次轟進了一個很大的「浴室」!你彷彿擠進她們中間,跌跌撞撞,幾乎倒下,不由自主進入這個從來沒有人可以再行出來的「浴室」。

你雖然身穿衣服,但是與她們擠進「浴室」,身上的物件,顯然幻滅,心中怒吼。進到「浴室」,她們發現這間屋子不是淋浴間,頓時出現大叫大喊,騷動不已。就在此時,屋頂上的小鐵蓋突然打開,有人從上面扔下氫氰酸毒晶體,裸體的婦女開始瘋狂地直衝門口,可是那是堅實的大鐵門,她們無法打開。毒氣發作,有的使勁地抓自己的頭髮,甚至抓瞎自己的眼睛,血淚泉湧;也有人,在下體流出尿液,臀部也湧出糞便。最後,每一個人也全然倒下來,再沒有掙扎。身外的軀體沒有半點動靜,身內的心靈全然怒吼,經歷數十年仍然不能停止。

因為,以上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的迫害與殘殺,還有她們在房子、各種工場所受的沒有人理會的飢餓、沒有人可憐的疾病與沒有血性的活體實驗。倒下的身體,不計其數!你一再回望,她們失去生命,不能視為巧合的事,然而這些無奈、傷感、絕望、憤恨、恐懼與怒吼,何時才可終止?

你只能魂牽夢縈,不斷目睹,那些婦女、青年與兒童的孤苦與無助,眼淚不期然一滴一滴從眼角流下來,嘴唇緊緊合上,面容也扭曲,不能不痛哭起來!她們被人強奪生命,固然使人悲痛莫名,但是在內心,你一直怨恨,詛咒這些冷血的兇手,就可以把所有痛苦消除,不致自我毀滅?你向耶穌求助!就在此時,你在一個小女孩屍體的旁邊,發現有一張非常破舊的小紙片。你把小紙片放在手心,凝視起來,然後跪在地上。你注視耶穌。原來,人可以愛敵人,而且可以善待他們,祝福他們,甚至為他們祈禱!這張小紙片所記載的,是用這樣的生命才能寫下的禱文:

主阿,不要只是記念那些心地好的男女,也要記念那些心地不好的。但不要記念他們所加諸於我們的所有苦痛,相反,要記得我們因這些苦難而結出的果子:我們的團契、我們忠誠相待、我們謙卑、我們的勇氣、我們的慷慨,因我們所遭遇的困境而生出那偉大的心靈。當那些逼迫我們的人被你審判時,就讓我們所結的這些果子,叫他們能得寬恕。

許多年後,當你不再踏足在德國林以北,五十英里外拉文斯布呂克女子集中營的遺址,你便想起那些年間無數婦女、青年與兒童關押在這裡,受到種種難以形容的迫害與殘殺。最後,你仍然不能忘記那張特意留下的小紙片,因為你經過多年的掙扎,並且不斷求耶穌幫助,已經明白,為何有一些人能夠結出這樣的果子!

章題圖片來源

容靈
從青年寫到中年,白髮已生,心境卻異常年青。
如今專寫小說,各種創意經常湧現。
對神只能心存感謝,並且努力創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