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古列-14

「我——耶和華所膏的古列;我攙扶他的右手,使列國降伏在他面前。我也要放鬆列王的腰帶,使城門在他面前敞開,不得關閉……」(賽四十五1)

近代學者相信,以賽亞書四十至五十五章是「第二以賽亞」所寫成的,時維西元前586-539年,是為被擄到巴比倫的猶太人而作。歷史記述公元前540年前後,波斯帝國逐漸強大。公元前536年,波斯王古列(編按:另譯作「塞魯士」或「居魯士」)攻陷巴比倫城,巴比倫帝國遂亡於波斯。當年,即波斯王古列元年,古列下諭叫猶大人返回耶路撒冷(拉一1-4)。猶大人自公元前606年被擄,到536年回國。

以賽亞先知說古列王是上帝的受膏者,上帝是為了以色列而膏抹古列(賽四十五1-7)。這是個非常大膽的宣告,讓我們逐步理解。以賽亞用了「所膏的」來形容古列王,這樣形容通常是指「受膏抹的」或「彌賽亞」。這個字詞自掃羅以後都是指上帝揀選的君王,尤其是大衛體系的君王。稱一個外邦君王為「彌賽亞」甚不尋常。不單如此,耶和華神更指出古列「雖不認識我」(四十五4),但神仍然加給他名號,按歷史文化資料的記錄,古列王信奉多神,在古列王的碑文中,有記述他請求所有的神明為他所敬奉的拿布與瑪爾杜克這兩位主禱告,另有其他證據顯示古列王信奉祆教(拜火教)。

古列王戰無不勝(「我也要放鬆列王的腰帶,使城門在他面前敞開」),連續征服呂底亞(Lydia)、米底亞(Media)等王國,連最堅固偉大的巴比倫城都向他俯首稱臣;而耶和華在這裡宣稱一切是祂掌管和主動成就的。從歷史上來看,古列好像沒有聽過耶和華的名字,他不可能以任何的方式與祂或其先知溝通。古列王使以色列人回歸,相信是政治因素(懷柔安撫政策)多於信仰因素,而這裡說話的方式,是以神學角度詮釋上帝在當代事件中參與和掌管。

這段經文有何獨特之處?就是屬於上帝子民才能閱讀及明白這特別的啟示,波斯人乃至古列王都不能知道。這真是莫大的鼓舞,我們居然知道上帝在世界的作為,以致明白萬事非偶然,而是神仍在掌管,祂不單掌管大自然,更掌管人心,甚至帝王或帝國的興衰都在神手中。這使我們對政權有更廣闊的認識,我們不只是為當權者祈禱,而是向神祈求,我們禱告的對象永遠不是人,而是掌管一切的上主。

不屬於神的人,以為是憑一己之力推動世界,誰知原來仍是神手中的工具,成就神奇妙的計劃。現在,我們作為擁有舊約和新約聖經的信徒,願意被神使用嗎?或是像古列一樣,在不知情下被神使用,彷彿對上帝沒有認識?最諷刺的是,若神想使用我們,祂一定會找到方法,所以最聰明又最有福氣的回應,當然是甘心樂意的擺上,成為神手中貴重的器皿,這比古列王還要偉大,這才是不枉此生!

章題圖片來源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特約教牧。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