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巴拿巴-11

「掃羅到了耶路撒冷,想與門徒結交,他們卻都怕他,不信他是門徒。惟有巴拿巴接待他,領去見使徒,把他在路上怎麼看見主,主怎麼向他說話,他在大馬色怎麼奉耶穌的名放膽傳道,都述說出來。」(徒九26-27)

保羅戲劇性地在大馬色路上遇見主( 徒九3-5),他因此而歸信耶穌。保羅在大馬色積極傳講耶穌而被猶太人追殺,他便逃到耶路撒冷,更希望與門徒結交。保羅「想與門徒結交」,路加非常刻意用了一個字去形容保羅的心情,「想」字原文是不定式時態,表示保羅不停地嘗試,而不只是想一想那麼隨意。保羅的積極嘗試,與門徒們對他防避及懷疑,成了強烈對比。

路加字短意長地形容面對保羅的困局,「惟」有巴拿巴接待他,領去見使徒。巴拿巴能接納人人未能願意接納的保羅,真是談何容易;而眾門徒對保羅過往逼迫的行徑,仍感疑慮不安,這更突顯巴拿巴的難能可貴。巴拿巴領保羅去見門徒們,又主動幫助保羅陳述他所經歷及做過的事,大大改變保羅在使徒心目中的印象。

我們今天像巴拿巴一樣接納人嗎?我們太喜歡活在自己安舒的圈子裡,難以接納陌生人進入,更不用說接納一些根本不喜歡的人。內裡關係愈親密的團契或小組,就愈難接受新人加入。老實說,我見過一些關係親密的小組,使盡千方百計去阻攔其他人加入,免得他們的「愉快時光」被破壞。不過,人生是公平的,這些小組最終還是因關係太親密,彼此產生不同的磨擦而曲終人散!

巴拿巴不會因為要維持既定的秩序而不去接納曾逼迫信徒的保羅,他更用自己的名聲保證保羅的改變。或者,他能看到保羅日後被神大大的使用。我們可能沒有保羅這樣有才能,但我們絕對可以成為「巴拿巴」敢於接納別人,因為接納實在不需要什麼偉大的學問,只需要寬闊的胸襟。巴拿巴擁有的胸襟,就是不因人的過去而拒絕人。面對曾逼迫教會的保羅,巴拿巴沒有因保羅過去的錯誤而判了保羅「死刑」。我相信,巴拿巴經歷救恩的真義,就是上帝也不因他過去的罪而拒絕他,他當下就運用這份救恩的親身體會,接納保羅。我們有這份胸襟接納人,其實只不過是流露救恩這份恩情的自然表現。

最後,巴拿巴接納比他更優秀的保羅,又不怕被他蓋過,這真是現今領袖要重新思想的生命氣質。一個屬靈的領袖,要敢於接納比自己更優秀的人才,不害怕自己地位不保,因為最重要是神國被建立。不然的話,我們只能使用一些不如自己的人,可以想像,我們事奉的群體一定沒有什麼突破,原來我們沒有為神國栽培優秀人才;這幾十年,原來只是保著自己的「江山」或「江湖地位」!我相信巴拿巴不單敢於接納保羅,也敢於接納被保羅取代。我們可以像他一樣嗎?

章題圖片來源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特約教牧。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