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有人寫字_2019-08.png

「因為我必使你得極大的尊榮,你向我要甚麼,我就給你甚麼;只求你來為我咒詛這民。」(民二十二17)

故事開始,摩押王巴勒邀請巴蘭協助咒詛以色列人(民二十二5-6)。「巴蘭」的意思是「非我民」,近代聖經考古學(1967年)所得,在約旦的底雅亞拉(Tell Deir Alla)發掘到一個西元前725-675年的刻文,當中提到巴蘭這個名字,也說這個巴蘭是「比珥的兒子」,神的先知。該刻文上的巴蘭,可能就是此處經文所說的巴蘭了,他應該是一位有名的先知。

當巴蘭知道巴勒要用重賞邀請他來咒詛以色列人時,巴蘭第一次與上帝對話,上帝便非常清楚禁止巴蘭咒詛以色列人(民二十二7-14),上帝禁止巴蘭「與使者同去」和「咒詛以色列人」。但巴蘭只告訴摩押使者:「上帝禁止他與使者回去」。雖然巴蘭是一個可以領受神默示的人,但他卻不聽神的話,一心只渴望得到神以外的利益;他雖然口說求問神心意,但只是他的藉口,要圖謀更多利益;他雖然清楚知道神的心意,但被眼前的利益掩蓋服從神的決心。經文更幽默地運用驢子三次阻擋巴蘭咒詛以色列人(二十二23-30),以反諷的手法道出連驢子也明白神的旨意,反而巴蘭卻執迷不悟。

一般認為巴蘭並不是耶和華的先知,他求問耶和華只為錢的緣故(參彼後二15-16)。作為上帝的子民,我們要小心,不要把遵行上帝的話作為自我增值的表現,以賺取別人的喜愛,這完全沒有實質的意義;我們要提防在人面前大聲說要過榮耀神的生活,骨子裡卻只為自己打算,甚至搶奪應該屬於上帝的榮耀來炫耀自己;我們要警惕,不要把崇高的事奉變成了賺取自己利益的機會,這不是神的僕人,只是廟祝的所為。

我們太容易利用上帝的名來獲取自己的利益,重點不是放在建立神的國,而是自己的世界得以成就,甚至達到自己家道豐盛;神家貧窮,卻從不關心過問。我曾認識一人,借助基督徒的名聲賺取暴利,但其實從來對上帝不認真;當走到人生盡頭,突然知道要面對上帝,卻想把不義之財散盡,免得上主審問,真是可憐!

巴蘭不是以色列人,卻也能領受從神而來的話,很多人看了這故事,心中大感疑惑,不禁問:「可能嗎?」這裡展示了非常深奧的神學,就是神可以用任何人替祂說話,巴蘭能說神要說的話,不一定就表示他聖潔。巴蘭是反面教材,他的故事要告訴我們,不要以為自己滿有恩賜就是聖人,即或我們能說萬人的方言,甚至充滿異夢,但不等於自己比別人聖潔或道德標準高於他人。只說明神的主動多於人的功勞,神的恩典重於個人的魅力,神的廣闊多於人的自義。這更顯示上帝有可能與其他「非官方」(非以色列先知)的先知聯繫,甚至他們的道德不一定高尚。神蹟、預言與信仰正確並不一定完全相關,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章題圖片來源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特約教牧。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