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

返香港-89.png

暑假又到,安排暑期活動是鍾師母每年一度的苦惱事。今年暑假後兒子就已經是小五生,再擺一個興趣班大陣或聖經班車輪戰都已經不是兒子的那杯茶。適逢教會今年有暑期九天短宣往台灣南投名間,為當地國中舉辦歷奇營㑹,兒子亦已達參加年齡,於是就決定與他一起參與。

還記得出發那天大家都是興緻高昂的,自己教會一行六人中午到達名間國中,與其他教會共五十人的短宣隊滙合。到達後第一件事,就是全體一起清潔課室與厠所。在一切都陌生的情況下,大伙兒花了數小時在搞衛生、搬桌椅,忙得不亦樂乎。

兒子在參與清潔的過程裡,實在十分積極(勞動通常比安靜容易),掃地、拖地、搬桌椅、洗樓梯等項目都認真參力,所以到傍晚時已十分疲累。終於到了晚飯,同時亦是跟眾人交代住宿安排的時候,就是牧師們住在接待教㑹,而所有短宣隊員住學校課室。兒子聽到的時候,最初還沒有甚麼反應,但稍微定神之後,他就面色苦澀地步出課室。我見狀就隨他而往,發現那刻他背靠牆壁在哭,於是我問他道:「你做咩喊呀?」

「爸爸,我衣家好想即刻返香港!」兒子流著淚答我。

「返香港⋯⋯你想下都仲得既,但我地機票係九日之後先返去喎!你為咩事喊先?」

「你又唔同我一齊瞓,啲人我又唔識。」他孤寂地說道。

「點㑹唔識呀!我地教㑹有人同你一齊喎!再者,你同其他人玩下就慢慢熟啦!」

兒子默然不語,淚已流得雙眼通紅,我少有見他如此淒涼,於是我跟他說:「你就當呢次係你既成長訓練啦!完左呢九日你又㑹長大咗多啲喇!」

兒子稍停一下,想了一回道:「我估我今晚㑹好唔想係呢度,但到要走既時候就應該好唔捨得呢度囉!」

「哇!你咁叻識咁諗?!咁你今晚就一路咁樣提住你自已喇喎!」我心裡其實都有點驚喜地跟兒子說。

晚飯之後就跟兒子道別,除了他曾拜託男房長致電回港找母親外,勉強算是一宿無話。次日早餐時間我再回學校,我先找自己教㑹的肢體打招呼,但唯獨找不到兒子。心裡感覺奇怪之際,在人群後方傳來兒子的聲音,只見他跟另一教㑹的姐姐們在逗笑,日裡不停嚷著「包包姐姐、XX姐姐」。我見狀就走過去跟他道:「早晨喎!我睇你衣家玩得好開心喎!鍾小睿你仲想唔想即刻返香港先?」

「嗱!你特登咁同人講野嫁!」兒子不滿地道。

「咁即係無野啦!」

結果在餘下幾日,兒子再沒有嚷著回港,到最後一天亦沒有捨不得台灣,就是高興地參與整個短宣活動了!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