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

咖哩-86

話說七月首周,趁兒子正式放暑假前(我們沒有曠課或請假,那段時間的活動是自由報名的),一家三口跟我那位小六升中一的外甥往大阪旅行。若看倌們有留意新聞的話,那段日子日本西部大雨成災,人命喪生與財物損失慘重。大阪這大城市雖非重災區,但都是連綿大雨,我們原定的行程都作了好些修改。

雖云修改行程,但大雨對我們這些主要來食與玩的遊客,所帶來的影響亦不太大,頂多只是一雙腳掌常濕而已。事實上,大雨對一對表兄弟來說應該問題不大,用兒子回港後第一通電話跟同學的講法:「大阪真係超好玩呀!」相信他們對這次旅行是十分滿意的。我相信若站在他們的角度考慮,能夠去環球影城,食魚生、壽司、燒肉放題、牛肉飯、大阪燒、拉麵等等,真的是十分高興。

在旅途中最感苦惱的,其實是每一餐吃多少。叫得少就吃不飽,叫得多就吃不完。兩者相比之下,叫得多是最麻煩的,因大家肚子已經脹脹的嘛!事情就發生於第五天,那時我們進了一家咖哩飯店吃午飯。最初我們為求「穩陣」,只叫了三碟飯,但當飯來到了之後,就覺得不夠而再叫一碟。相信大家都會猜到結果,就是吃不完,而且更是兒子吃不完他的一碟飯。

「你好快啲食晒佢啦!叫左又唔食,好浪費!」我跟他道。

「食唔晒呀!點食得晒咁多呀!」兒子垂頭喪氣的答我。

「唔得呀!你點都要食晒佢呀!」

「食唔晒呀!」如此對答來回了十來轉。

「你食唔晒的話,我地跟住唔去Ultraman World喇!」我開始威迫利誘了。

「唔係呀嘛!」

「咩『唔係呀嘛!』,你食唔晒就唔去喇!你自己諗掂佢啦!」

「咪住!超人最叻打怪獸,我依家就做超人迪加(因迪加是他日常看最多的影碟),等我當呢碟飯係怪獸先!」兒子忽然轉台來個代入法。

「咁你想點呀?」

「咖哩怪獸,你睇住我黎打低你!」兒子認真的對三分一碟咖哩飯叫嚷著。

就是這樣,他就一邊稱呼咖哩飯為咖哩怪獸,一邊大大口地吃著飯。說來有趣,不消幾分鐘,他真的把飯吃清光了,我與太太兩人都嘖嘖稱奇。我那時衝口而出道:「如果你讀書考試都係咁打低怪獸就好囉!」

影像 25-7-2018 18.02.jpg

自己最近稍為涉獵了一些有關遊戲化(Gamification)的資料,其中有些提到,我們可以藉想像,將自己化身為故事的英雄來對付「大佬」(Big Boss),於是生活裡的難關就可以一個個處理。當日我看到之後覺得滿有意思,心裡一直想著一些實踐方法,但見到兒子化身超人迪加打敗咖哩怪獸時,就明白其實愛玩的小朋友本來就有這個天賦。可惜的是,我這一類成年人在成長的過程裡,因不同的原因而不知不覺失去了這能力,感謝兒子叫我可以在跟他相處裡上了一遊戲化課堂呢!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