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古華多羅

社關-85.png

社關是近年教會常常提及而很難宣講的題目。

早前有牧者接受傳媒訪問提及時社會問題,稱自己要「專心傳福音、勸人信耶穌……要改變社會,唯一方法是靠福音改變人心,否則任何形式的爭取,都是徒然」,引起了網上一陣討論。相信「福音改變人心」、「改變城市,不靠人力,唯靠福音」並不會有任何爭議,但如何實踐卻產生很大分歧。原因在於長久以來不少教會也為社關取狹窄的定義:「福音為體,服務為用」,服侍社區主要為了傳福音,而同時認為「不屬肉體就是屬靈」。傳福音當然不是問題,但在服侍的同時脫離社會脈絡,就如訪問中令人納悶的「專心」和「唯一」態度,會予人袖手旁觀、「離地」之感。這取態的矛盾在於教會一方面宣稱立足社會、外展社區的同時,卻又為維持不同立場會眾的合一而對社關及政經問題的處理相當感敏。

究竟有沒有另一實踐範例,使教會脫離這困境?

早陣子看了一段記錄短片(連結:https://youtu.be/isqB6RhhibY),講述美國新澤西州肯頓市近年的變化。肯頓市自七十年代已經獲得全美「最危險」和「最貧窮」城市的「尊號」。2012年的數據,指全城有四成人口的收入低於貧窮線,全年亦有超過一萬三千宗兇殺案。2014年開始,肯頓市展開警務改革,增聘警員於社區步行巡邏,把警察由執法者變成社區建設者。同時包括天主教和新教跨宗派的Candem Rescue Mission等慈善團體加強社關工作,包括向露宿者提供短期住宿和食物,成立社企提供就業、義務修補房屋以培訓技工等等。記錄片中受訪的牧者認為「魔鬼要在人心奪取希望」,而這場「屬靈爭戰」的回應就是社區服侍。

這就是說,以屬靈眼光看服侍,原來社關也可是得人心的「屬靈爭戰」。

這必要時「爭戰」的取態,其實不難在聖經裡找到。就如詩篇第72篇,其中心為:

12貧窮人呼求,他要搭救,
無人幫助的困苦人,他也搭救。
13他要憐憫貧寒和貧窮的人,
拯救貧窮人的性命。
14他要救贖他們脫離欺壓和殘暴,
他們的血在他眼中看為寶貴。
(和合本修訂版)

這篇被稱為「君王頌歌」的詩,穿插著對上帝的讚美和對君王的期許。從此讀者得窺教會和社會的重疊:政權是上帝於社會治理的「手」,教會是上帝在社會上的代「言」,兩者相輔相成。有如上文肯頓市的例子,社會改革時教會社關和宣告救贖盼望的重點,在於重建人心。用上帝的話語為社會把脈並針對其中問題,並視之為重拾希望的「屬靈爭戰」。

二千年教會歷史中,其實亦有這種社關實踐。聖經裡保羅向奴隸傳福音,聖法蘭西斯「絕對貧窮」的主張,馬丁路德建立公益金(community chest),傳教士數十年在香港傳道和濟貧的事業等等。這些服侍不單看重人的物質需要,更能使人重拾希望,得知人間有從上而來、透過教會施予的愛。今日可見的教會工作,應連繫於先賢先聖不可見的教會垂範,就是:上帝的話語不應只是社會灰飛煙滅時的哀歌,也應該讓人在心感絕望時親見上帝的幫助和護祐!

今日香港的情況當然沒有肯頓市般嚴重,但仍然有120萬人活於貧窮線下;草根階層的居住環境惡劣得如同六十年代;老人越來越多,但仍有照顧者的困窘和社區配套不足等問題。不單在數據上,社會氣氛方面也越趨絕望,少年感沒有出路,有能力的青壯年人紛紛移民,其餘的坐困愁城。街上網上不難感受到這種躁動,成為社會的不穩定因素。教會在這幾年「專心傳福音」從未手軟,但卻人不見更得人心。這就是否因為不少香港人已經絕望,聽不見這從天而來的好消息?假若未能對症下藥,香港教會是否應該嘗試這社關作「屬靈爭戰」的實踐,先讓人重拾希望,再「得人心、聞福音」呢

章題圖片來源

古華多羅
墨鏡外望,仍舊失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