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敬亭

武道-81

「武俠」是很多人愛看的類型——尤其男性。

「勝利」則是「武俠」作品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是許多平凡人渴望變得不平凡的心理投射。所以,像我這樣的平凡人便趨之若鶩、神為之奪。不過近年看喬靖夫的《武道狂之詩》,忽然引發出一些從前沒有想過的觀點。

故事以燕橫和同樣遭到武當滅派的荊裂作主線,他們一同踏上「修練」之路,誓要在武功上勝過武當。一幕幕慘戰,令我看得心驚膽顫。這是喬靖夫在描寫方面的過人之處,他總會營造氣氛,令你不寒而慄,從而產生壓迫感。

恐懼能把人壓垮,也能把人的勇氣和潛能召喚出來。到底會是哪種效果,視乎其人本質,也只有臨到危機前才能證明。」(《武道狂之詩》卷十九,頁121)

在《武道狂之詩》裡,如何戰勝自己的「恐懼」變成強者,是喬靖夫要表達的重要主題,因為在恐懼面前,我們都得面對真我。

「雖千萬人,吾往矣!」是一種氣概,未必是真勇。非常害怕,但仍然迎難而上,那才是勇者的所為。主耶穌在將要面對十字架的時候,「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路22:44),我相信祂是害怕的(害怕與父神分離),否則不會三次作出同樣的禱告。當祂得著受難赴死的勇氣之後,就平靜了,在被人捉拿時盡顯王者和仁者的氣度。

相反,另一個「王者」掃羅,卻因為恐懼而逐步走上悲慘的命運。

由於害怕百姓散去,掃羅沒有聽從撒母耳的吩咐,等他到來才獻祭(撒上13:9)。他又因為害怕失去王位,幾度追殺大衛。最終,他的結局是「自己伏在刀上」而死。非利士人更「割下他的首級」,「將他的屍身釘在伯.珊的城牆上」(參撒上31:4-10)。他悲慘的命運,源自他從一開始就被「恐懼壓垮」——他懦弱的本質給顯露了出來。他雖然「身體比眾民高過一頭」,並且「又健壯、又俊美」(撒上9:2),但克服不了心中的恐懼,做出不合神心意的事情,最後走上了絕路。

恐懼,來自我們的始祖犯罪(創3:10)。單是在創世記,羅得、亞伯拉罕、以撒、猶大等等,都曾經因為恐懼而做出錯誤的行動。摩西、以利亞彼得,甚至保羅,也有他們懼怕的時刻。

我也非常膽小,我怕看恐怖電影;小時候怕黑、怕鬼;怕被人責罵;怕被人拒絕;怕尷尬;怕丟臉。我極怕對質、極怕潑婦式的對罵,因此我很少會「據理力爭」。每當別人指出我的錯處,我只會像「鵪鶉」般默不作聲,不懂反駁。恐懼,成了我性格的一大缺憾,也是與人溝通的障礙。

這與生俱來的情緒既是不能避免,我們可以怎樣勝過它呢?

「不要懼怕」這幾個字,在聖經裡經常出現。神不但對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說(創15:1; 26:24; 46:3),也幾乎對每一代的以色列人說。但單聽神這幾個字,我們便能不懼怕嗎我們似乎需要一些更正面的想法和確據

詩23:4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詩118:6 有耶和華幫助我,我必不懼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

29:25 懼怕人的,陷入網羅;惟有倚靠耶和華的,必得安穩

10:28 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裏的,正要怕他。

若我們不想被「恐懼」(fear)吞噬,便要「敬畏」(fear的另一譯法)那該受「敬畏」的神。神為什麼配受「敬畏」因為祂

大有能力施行拯救(參14:13, 31)

當神叫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時,祂不但施行十災令埃及「諸神」失色,更以雲柱、火柱保護以色列人。過了紅海之後,祂淹死了所有埃及追兵。耶和華向埃及人行了這些大事之後,以色列人「就敬畏耶和華,又信服他和他的僕人摩西」。

出埃及的各種神蹟奇事,成了很多詩篇的內容,讓世世代代的以色列人都記得神是超乎萬神之上的真神,祂絕對有能力救我們脫離一切的禍患,叫我們知道,「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詩23:4)。這樣大有能力又保護我們的神,我們怎能不敬畏祂?

創造萬有、掌管世界(參詩96:5; 103:19; 104:1-5)

詩篇裡多處描述神創造的偉大。試問如此井然有序又浩瀚無邊的宇宙,假如沒有超乎萬有之上的神在管理,怎能不生亂子

祂既是「以風為使者,以火燄為僕役,將地立在根基上,使地永不動搖」的神(詩23:4-5),我們怎能不敬畏祂

創造我們、愛護我們(參詩139:15-16;伯10:12)

大衛說我們受造奇妙可畏」,並且我們未成形的體質,神的眼早已看見;我們尚未度的日子,祂也已經寫在祂的冊上(詩139:14, 16)。神在創世時為亞當夏娃預備伊甸園;在人類犯罪之後給我們救恩的應許;在洪水滅世的審判之中,為義人挪亞一家和地上各類飛禽走獸預備方舟。祂連麻雀也看顧百合花也給榮華,那按著祂形象和樣式所造的人,祂豈能不愛惜呢

單憑上述這幾點,我們便不能不承認神的偉大和慈愛,不能不敬畏祂。

敬畏耶和華能夠幫助我們遠離惡事,也會叫我們謙卑、不倚靠自己,因為「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4:13)。

舉例說,約瑟因為敬畏神,不怕得罪主母,更逃避她的勾引。因為他知道,這是「得罪神的大惡」,所以他要力抗試探(參創39:7-9)。

另外,但以理和他的三友因為敬畏神,因此「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飲的酒玷污自己」(但1:8),他們不怕因而得罪王,因為在神面前保持不被玷污的身心更是重要。他的三個朋友更不怕烈火洪爐,誓死不拜尼布甲尼撒的金像(但3:16-18),因為他們只敬拜耶和華神。「即或不然」這幾個字,證明他們敬畏神多於懼怕人,甚至死也不怕。

還有希伯來書11章的信心英雄,全都是因為敬畏神對神有信心才會做出與世人的價值取向不同的事情。他們都得到神的稱讚,也成了我們的榜樣。

是的,很多事情會叫我們害怕,會叫我們裹足不前。但正如張家輝在《激戰》裡所說的「怯,就會輸一世。」當我們被放進了人生的格鬥場中,我們只有 fight or flight(打或逃)的選擇。你願意因為害怕逃避而「輸一世」,還是願意穿上「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弗6:11-17),靠著隨時幫助我們的聖靈,與同走天路的弟兄姊妹一同打那美好的仗

章題圖片來源

敬亭
本名廖惠堂,因喜李白「相信兩不厭,只有敬亭山」詩意,特取「敬亭」二字作筆名、別字。喜歡看書,工作常與文字打交道。創作是多年心願,希望在基督教文學圈子裡留下鴻影、泥爪,也想藉此結交更多文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