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提阿非羅

多馬_二-74.png

我們就在前面一個有營火的帳棚下歇息,雅各給了我一點水。當我喝夠了抬起頭的時候,與老師打個照面,他微笑的眼神彷彿穿透我的內心。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也回報他一個微笑。他溫柔的眼神帶著深邃的堅定,可是又帶著幾分慘淡的哀愁。我細仔觀看著老師的一舉一動,正如你所說的一樣,他是那麼親切地對待每一個人。忽然,老師跟我說話,他叫出你我的綽號「低土馬」。並說,我從家中長途跋涉地過來,一路上都辛苦了。還說,我內心要尋找的答案,很快就會尋見。當時我實在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我哪裡有甚麼答案需要尋找呢?我只是好奇才出來旅行吧!冬天晚上較冷,我也藉此理由向老師告辭,早點躲進帳棚裡去。

一大清早,日出方向就有訪客直奔到來,我們當中一個最年輕的同伴出去迎接他。原來,老師所愛的一個家庭打發那人前來報訊,說家中的弟弟拉撒路身患重病,希望老師前去見他一面。老師就溫柔地安撫報訊的人,說那病不致死,乃是要榮耀上主。那人走後,我以為老師會立即起行。奇怪的是,他卻若無其事地留在原地,跟我們一起祈禱和談經論道。我好奇地向利未詢問拉撒路的事情,才知道他們一家住在伯大尼,非常接近耶路撒冷,只有半小時的腳程。據我推測,老師可能是因為免得連累我們,所以刻意避開那群想殺我們的猶太人,才遲遲不願起行。然而,兩天過後,老師竟然跟我們說拉撒路已經死了,又指示我們立即動身起行。雖然同伴間還有些疑惑,但是各人還是默默地跟從老師,收拾一切出發。我不禁跟雅各說,我們再遇到那群猶太人,可能性命不保了。這趟可能是與老師的最後旅程,就讓我們也去和他同死吧!

我們一行十三人,用了大半天的時間才到達伯大尼,抵埗時已經接近黃昏了。拉撒路的房子附近擠滿了人,從他們面上的表情,可以想像家人有多麼的傷心。他的兩位姊姊先後出來迎接我們,哭訴著我們遲來一步,拉撒路已經死了四天,現在已經睡在墳墓裡。話音剛落,周圍的群眾再度嗚咽。老師看見他們就極其傷心難過,叫人領他到拉撒路的墳墓去。眾人起步之際,我聽見有些人正在竊竊私語,說老師旣然可以令瞎子開眼,說不定能叫他不死。人死就不能再見,難道會復生嗎?他們太過一廂情願吧……

(發信人在這次旅程最終有甚麼發現?下週書信結語自有分曉。)

章題圖片來源

多馬是低土馬(其之一)

提阿非羅
一個基督信仰的追隨者,也是聖經故事的愛好者。
嘗試進入聖經中的「閾間」,尋找平行時空的「真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