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黃偉然

對神要有信心-69.png

「對神要有信心」,在基督教裡是個基本教訓。這教訓寥寥數字,似是言簡意賅,然而其含混之處實在需要我們多加留神。當我們說「對神要有信心」,實際在說「對神在某某事上要有信心」,這兩句話看來就只差「某某事」,可是這隱而不見的「某某事」正是這教訓含混的關鍵。

聖經作者固然教導我們在「某些事」上對神要有信心,例如彼得後書的作者[1]教導我們主的日子終有一天來到,我們對這應許要有信心,不要像那些好譏誚的人一樣嘲笑這應許。這「某些事」對聖經作者來說,是實實在在的期盼、有實質內容的事件(例如主會降臨)。但當我們說「對神要有信心」,我們其實不自覺地把「對神在某些事上要有信心」的「某些事」抽走,將它改寫成「對神要有信心」,然後屬靈地把「對神要有信心」應用在各式各樣的「某某事」上,或者是健康,或者是人際關係,反正就是那些我們認為是好的事上。(或者說,是我們希望發生的事上。)

「對神要有信心」失去實質事件,變成可以套用在任何事上。舉例說,若一所教會的管理層「對神會使用他們的制度造就人很有信心」,便會認為制度若大力推行,教友便能好好成長。這樣,要是教友沒有長進,管理層很容易會忽視現實,不去想想這些制度是否過時或不適切當下處境[2],不去培養檢討制度的意識[3],只為弟兄姊妹未能好好跟上制度、與神同行而哀傷。

「對神要有信心」能套用在任何事上,有甚麼問題?人堅信神在他的「某某事」上會幫助他,等待這事美好發展,有甚麼問題?問題有三。一,這些「某某事」絕大多數都不是聖經作者腦海中的「某些事」,對神在這些「某某事」上太有信心不見得是合宜的期望;二,這種信心使人對「某某事」的發展有著過分美好的期盼,當這些事的結局未如理想,人便難以接受;三,人對這些「某某事」有太多期盼,自然會漠視神在這些事上的主權,「對神的信心」反倒否定了神的主權——矛盾,可悲。

[1] 彼得後書的作者很可能不是使徒彼得,簡單的介紹可參Dale B. Martin, New Testament History and Literature (New Haven and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2), 371-375。

[2] 論到制度與當下處境,一份很早期(約在公元後100年成書)的文獻也許是我們的提醒。《十二使徒遺訓》第七章道:「論到洗禮,你要按照下述方法施洗:既事先省察上述所有的事,便要『奉父、子、聖靈的名』在流動的水裡施洗;倘若沒有流動的水,也可以用別的水施洗;若不能用冷水施洗,也可以用溫水。若是冷水和溫水都沒有,可以『奉父、子、聖靈的名』在頭上澆水三次。」(引用自https://bible.fhl.net/AF/readaf.php?id=2653&TABFLAG=2)這種因應處境(有沒有冷水和流動的水)來調整制度(洗禮的方式)的變通之舉,值得今天的我們好好學習。對《十二使徒遺訓》的簡單分析,可參Bart D. Ehrman, The Apostolic Fathers, vol. 1, LCL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405-413和Dale B. Martin, New Testament History and Literature (New Haven and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2), 384-388。

[3] 可另參拙作《檢討制度的意識》,https://thewritingpeople.net/2018/01/29/%E6%AA%A2%E8%A8%8E%E5%88%B6%E5%BA%A6%E7%9A%84%E6%84%8F%E8%AD%98/#more-5048

(章題圖片來源:https://goo.gl/sLhYJh)

黃偉然
一個平信徒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