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星晨語

心語晴_一月-63-63.png

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
                                                      ——高明

所謂,一年之際在於春,一日之際在於晨。每當新的一年來臨之時,便喜憂參半地開始計數期末考試的來臨,倒數著新年鐘聲的興奮之情,好像還意猶未盡,那大呼小叫的場景似乎還在眼前,就已被告知學期終考的日期,不禁黯然⋯⋯

藍羽坐在書桌前,眼卻透過圖書館高高的玻璃窗傻傻地望著地上行色匆匆的人群,何時自己才可以不被埋在書堆裡,開懷痛快地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呢?

————嘀,嘀————嘀,桌上的手機發出清柔的報時聲,被打斷的藍羽,手忙腳亂地在書堆裡尋找手機,終於找到了,她急忙按下了終止鍵,並偷偷環視了四周,還好!沒有太多人被干擾,有幾個轉過頭來看的同學,雖滿眼不快,但最終還是漠然地將頭又埋進了他們的書堆⋯⋯圖書館裡又恢復了剛才的寂靜。

藍羽舒了口氣,急忙把手機調為靜音,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耳邊又想起老師每天苦口婆心的叮嚀,還是專心看書吧。終考的時間越來越近了,藍羽一邊整理著凌亂的書本,一邊暗下決心繼續複習那些已被畫得密密麻麻的教科書,她很快就翻到了剛才已讀的書頁,手上這門課是這學期最難的一科,恰恰也是權重最高的一門專業課,僅原理定律和公式就已抄了滿滿五頁紙 ! 就是生吞活剝,也要把它們記在腦子裡。這是老師上課時的囑咐,沒有任何捷徑可言⋯⋯

想到這裡,藍羽開始調動每一個可用的腦細胞,分解這些原理公式,直到它們不再被排斥,融入到大腦每個細胞體,並與其完美的結合在一起。這是一段好漫長的時間,藍羽眯著眼睛默念這些公式,直到有人輕輕地拍拍她的肩,該上課了⋯⋯

果不其然,上課的時間到了,還有五分鐘,藍羽急忙將書本塞進書包,飛快地向階梯教室奔去。這門課是選修,但因著老師講的好,所以吸引了很多不同專業的學生,同時又可以加學分,使得每次課室都座無虛席。今天這堂課是本學期的最後一次,遲了就沒位子了。想到這裡,藍羽的步伐不由得更快了。很幸運,當藍羽以最快的速度衝進課室時,後排還有零星的幾個座位,她走進後,悄悄坐下⋯⋯

這是一門有關西方歷史文化及其文學發展的課程,是這學期新加的選修課。聽課名,藍羽根本不想學,但因著同學的極力推薦,她試聽了幾次,覺得真不錯! 老師並沒有以講歷史課的方式填鴨,而是從普遍人性的角度來詮釋人類歷史文明的發展與必然,看似單調、無趣的歷史書被他講得生動、活潑。他學識淵博、儒雅而又不失幽默,最有趣的是他留的作業,從天文、地理到歷史中的哲學分析,及人類文明史中文學創作的歷史背景和隱喻,這些看似無常、平時讀起來很了無生趣的資料,在他的口中竟然讓人悟到很多從未發現的真理,真的 ! 忽然發現甚麼是客觀真理,那些不為人類意志為轉移真實存在的事物,你可以稱之為規律,但那規律的背後又是甚麼?

每每藍羽聽到精彩之處,心中就不由的發出感慨。今天主要是以文藝復興時期的創作及其時代背景為主題展開討論,當時的上乘之作都多以西方神話故事為綫索展開,無論是文學作品或是畫作,也很集中體現了這一特點。在課程結束到尾聲時,這位老師又給大家留了作業,他簡單給我們介紹了意大利著名畫家委羅耐斯(Paolo Véronèse)的名作《迦拿的婚禮》,這部巨幅作品至今還存放於羅浮宮內,描述的是聖經約翰福音第二章中水變酒的故事。老師推薦我們去讀讀這段聖經,並比照當時東、西方的神學文化,以我心中的真神是怎樣的?為題,在假期寫一篇論文,下學期開學時交,希望大家可以認真思考,並參考各類書籍來闡述自己的觀點,字數不限,並記分數。話聲未畢,學生們嘩然,又一次讓人匪夷所思的作業。確實!在眾神芸芸的今天,男神、女神充斥的時代,何為真神 ?

聽到這樣的作業,藍羽也傻了,難道是那些古老希臘神話故事中的各路神明,抑或是東方傳說中修練仙術成正果的隱士高人 ?

真神,好奇怪的作業!藍羽看了看老師,希望他在學生的喧嘩中可以讓步,或是換一個題目?但老師鎮靜自若,待大家安靜後又補充道:時間很充分,希望大家可以集思廣益,認真思考,下學期第一堂課時交給我。這堂課就這樣結束了!

*本文摘自作者散文集《心語晴》,記錄了生命中看似平凡卻不平凡的點點滴滴 :樸實的愛、真切的痛⋯⋯引發我們開始對人生更深層次的思考。

〔章題圖片為 The Wedding At Cana(1562-1563),Paolo Véronèse之畫作。圖片來源:https://goo.gl/f7XuhK〕

星晨語,現居法國。
從孩提時起,就嚮往擁有自由飛翔的翅膀,熱愛旅遊⋯⋯
曾參與文字服侍多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