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

讚得我少-61

每年一月都是兒子學校的考試,小弟因聖誕新年而來的補假就全花在跟他溫習上(不過,他始終不曉得爸爸為何可以下午回家跟他一起)。兒子學業能力一向不高,要他自律溫習就更是困難,所以無奈地在他上了四年級的日子,還要跟他一起溫習。

對我來說,一向急性子的自己跟兒子溫習是一項操練,因為實在有很多難以忍耐的時候。溫習數學時,他曉得先乘除後加減,但在運算時就忘了乘除可互換;溫習英文時,他分得清現在式與過去式,但就忘了現在式的第三身單數加“s”;溫習常識時事題時,他知道有香港前高官在美國被捕,但他就以為是曾蔭權。

伴隨兒子考試週,常常是自己咆哮的聲音,兒子自然不好受,我自己也覺沒趣。在準備最後一科數學的那個下午,已被氣得死去活來的我,忽然聽到兒子跟我說:「爸爸,你讚得我少喎!」

「你說甚麼?」我生怕聽錯,所以反問他。

「我話你讚得我少。」兒子平淡地說。

「係呀!特別呢排我讚得你仲少呀!」我心裡其實想著「打得你少」⋯⋯

「媽咪就唔同喇!佢讚我讚得多過你呢!」他揚起聲來說。

「咁所以你想媽咪同你溫書多啲?(當然!)不過媽咪呢個時候要返工,呢一刻我真係幫你唔到喎!唔洗諗咁多,繼續啦呢位大哥!」我略有點危言聳聽地回答他。

「唉!要今晚,依家先至係三點⋯⋯」他無奈地道。

對話結束後,我們又繼續在準備考試一事上拼個你死我活,到了黃昏才停下來。聽兒子剛才的說話那刻,自己心裡其實有點不好受,但再從他的角度來看,我真的比太太讚得他少。有此情況,自己不可推卸責任,自己對他的耐性實在少,他稍為不跟從指示,我就已經氣上心頭。反觀太太,縱然兒子明明在欺負著她,她更常被氣得七孔生煙,但對兒子來說,她才是可親近之人。作為父親的我,兒子日常雖不太敢逆我意,但其實只是因為他不想我罵他而已。在這裡寫出來,除了有罪己之意,也因為自己後來也跟他說了對不起,為我自己惡言對他而道歉。

到了那天晚上,飯後我不再跟他溫習,由太太親自出師。結果是讚的多?或是罵的多?還是賣關子吧!認識我太太的,大可自行問她呢!

(章題圖片來源:https://goo.gl/JAJonY)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