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提阿非羅

百夫長-46.png
圖片來源:Total War: Rome 2 “Caesar in Gaul”

耶路撒冷不算是個大城,走一圈只不過一天的腳程。由於位處山區,因此城內地理高低不平。全城分為四區。東面是聖殿山,最高點是猶太人的聖殿,沿殿南下據說是他們先祖大衛王的舊城。西面比較平坦的谷地是下城區,與舊城之間有一個叫西羅亞的供水池,大部分的平民百姓都是住在這區。再往西移是與聖殿等高的山丘,那裏是上城區,是富人和高官所在地,宅第比較大而華麗,希律王宮就是位於最西面,現為巡撫的官邸。聖殿山的西北谷地是二城區,設有安東尼亞堡,是羅馬軍隊駐兵的總部。全城給城牆包圍,東南西北方都有城門。北面城郊為刑場和墳場,當中比較近二城區的供水池名叫畢士大。不消一刻,百夫長與士兵的馬匹就已經來到下城大街。

人群黑壓壓充滿了大街和兩旁的小巷,案法現場明顯就在前面空地。除了安日息的習俗以外,猶太人還有潔淨的傳統,尤其是害怕接觸屍體,總會與死者保持距離,因此凶案現場通常都能夠保持原貌。百夫長剛下馬,副手就上前報告:

死者是卅至卅五歲的猶太男人,屍體由今早執勤巡邏的士兵發現,發現時已身體冰冷及出現屍斑。屍體張開雙臂呈十字形,仰臥在大街的中央,腹部插著十一把相同的小刀,衣服染有大量未乾的血跡。現場狀況已由畫師記下。附近百姓認出他是拿撒勒派的人,名叫猶大,加略人。初步定斷腹部受創是致命傷,可能在半夜死亡,不排除是仇殺。較詳細的檢查要在總部進行。

百夫長十分欣賞副手辦事細心,稍為點頭示意,副手就全權處理。百夫長仔細環顧四周,忽然發現一個熟悉臉孔——雖然塗上了泥巴,並且正在從人群中離開,他便命令兩名士兵上前跟蹤,自己卻留下馬匹向上城區走去。

塗泥巴的離開人群後,彷彿知道有人會跟蹤,迅速地轉入小巷,在不同的小巷間不停穿梭,最後在南門出了城。然後,往城外的水池方向走去,清洗臉上的泥巴後,以自然輕鬆的步伐,從西門再次入城。他沿著一排又一排的大宅走去,每座大宅雖然外型相似,但是各宅的大門都畫上不同的圖案。當他走到一間漆著墨綠色橄欖枝徽號的大宅時,就拐彎走向大宅的後門,拿出鑰匙預備開門。忽然,右頸一陣冰涼,回頭一看,原來是百夫長拿著佩劍抵著他的頸項。百夫長面對著他清潔而白皙的臉孔,確定自己認對了人,他就是西門——奮銳黨的西門!

(下週待續)

提阿非羅

一個基督信仰的追隨者,也是聖經故事的愛好者。
嘗試進入聖經中的「閾間」,尋找平行時空的「真相」。

百夫長的一天(其之一)
百夫長的一天(其之三)
百夫長的一天(其之四)
百夫長的一天(其之五)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