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施諾

cover_有人寫字-45.png

我認識一位朋友C君多年,他得意的時候,振臂一呼有很多朋友;失意時,振臂一呼又是有很多朋友,無變化。原因是他得意時不驕傲,失意時不自卑。平時和他互開玩笑、交往是輕鬆之事。他有一個 「醜聞」被恥笑足二十多年,但仍不輕易發怒,凡事包容。

話說我曾經和他在加拿大多倫多一起唸中學。每逢星期五放學後,一群來自香港的同學必到華埠 即是唐人街,小時候聽不懂,以為外國有狂人街,有很多狂人 吃飯看戲。多倫多的唐人餐館和香港不同,客人要自己動手,在一張白紙上寫下菜名,然後交給侍應生。

有一回,我們有一位同學欲吃星洲炒米, C君笑說我們的字體欠佳 ,侍應生看不懂,於是自告奮勇,拿起白紙張,即席揮毫,為我們寫下菜名。完成後,C 君欲把白紙遞到侍應生手上之際,身邊另一位同學好奇,想看他的字體,於是攔途劫紙,看罷呆了數秒,跟著邊笑吟吟邊道:「你寫了星洲『妙』米。」眾同學按不住好奇心,爭先恐後把白紙搶來搶去看個究竟。看罷有的邊笑邊拍案,有的邊笑邊彎腰,有的仰天大笑,各從其類,連鄰食客也聽到發生甚麼事,加入恥笑行列。C君當場霸氣全失,只能以笑遮醜。

為甚麼他的中文那麼差勁?原因是他的興趣本來是理科,但不知甚麼原因香港的中學把他安排去文科班。結果他在中學會考只得數學一科合格,其他科目全軍覆沒。後來他的家人把他送去加拿大升讀理科。他花了三年時間完成中學課程,以優異成績進入加拿大名牌皇后大學(Queen’s University)唸電機工程。但不幸在大學第一年,他的腰痛毛病使他學業停滯不前,幸好經治療後完全康復。他花了五年時間順利完成學士課程。畢業時已經是26歲了。 

每逢聚舊,老同學必重提星洲「妙」米,把他嘲弄一番。今天他事業有成,子女已上大學,但星洲「妙」米依舊,二十多年不變。

從前同學圍桌而坐時,沒有 iPadiPhone等成為收藏自己的途徑,結果要被迫交談,被迫回答一些不想回答的問題,甚至避不了互相恥笑。「借尿遁」逃避也不能借那麼多次,除非你想他人誤會你有腎虧,只好乖乖坐著接招,無處可逃。也許上一代的高EQ就是這樣煉成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作者,半生人做過五生人的事:物理學家(1992 – 1998)、人壽保險代理(1999 – 2004)、作家(2011 – 2013)、大學講師 (2001 – 現在)、投機公司 (2000 – 現在)。雖然不能取得卓越成就 ,總算多姿多采地活過。只要一息尚存,繼續反思信仰、人生。盼後半生仍然有學習、進步、驚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