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

我謹以至誠-43

九月中某一晚上,家中傳來兒子朗朗上口的聲音:「我謹以至誠,接受學校之委派,擔任風紀員,以服務同學,幫助建立良好校風為職責,對人有禮,對己約束,處事公正,盡忠負責。」我聽到的時候,立時跟他說:「你今年做風紀員喎!呢堆字係咪要背?」

「咩呢堆字,呢個係風紀員誓詞!」兒子正色跟我說。

「Sorry! Sorry! 係我用字不當,咁你背得到未?」

「差不多啦!遲啲要一齊宣讀誓詞,仲要有步操添呀!」兒子認真地說。

今年開學不久,兒子已很高興地告訴我知他今年當風紀員,第一天當值的晚上,我詢問他當風紀員的感受,他說道:「我聲都沙哂,啲小一男嘅唔攝恤衫入褲、女嘅唔打蝴蝶結,叫極都係咁!」我頓時有風水輪流轉的感覺,數年前的他就正是這些小一男孩呢!風紀員一職亦叫他為此充滿榮譽感,甚至在不用當值的日子裡(那天其實是學校的戶外活動),他仍掛著風紀員牌在胸前。

然而事情的發展又似乎往另一方向走,兒子在九月第三周開始,連續兩周早上的值日時間遲到,清早就氣得太太七孔生煙。到了晚上,我有機會向兒子查詢為何遲到,他告訴我:「朝早唔止我無值日啦!我嗰組嘅組長同有啲組員都無值日添!」雖然他沒有解䆁遲到(嚴格來說是缺席)原因,但他卻提供了一個叫我更感震驚的消息。

「乜話?你咁都得?」我問道。

「係呀!唔止我一個朝早無當值,不過我哋係中午全部都有做番哂!」兒子一臉將功補過的樣子答我。

「你哋簡直就係上樑不正下樑歪啦!仲要集團式咁無做朝早,咁算係咩態度呀?」

「咩呀!我哋中午有做呀!」詞窮就開始重覆了。

「你下星期再係咁嘅話,我或者媽咪就會問下老師究竟你點做風紀員,唔得就無謂做,等你成日袋住個風紀員章好似好威咁?風紀員誓詞話『服務同學⋯⋯對己約束⋯⋯盡忠負責』,你唔係喎!」這次到我正色警告兒子。

「OKOK!」兒子又來他的標準答案。

前兩天又是他值日的日子,早上鬧鐘一響,太太早已如箭在弦般起床梳洗,然後就喚醒兒子。我初時還擔心兒子這天賴床不起,誰不知他竟然罕有地合作,比平常還早出發,結果當然是準時值日。看來上周的警告還有點效,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他可以好好實踐他的誓詞吧!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