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黃偉然

不甘平庸-37.png

地球數十億人,你我猶如汪洋水滴,渺小得讓人感慨。我們在或不在,地球依舊旋轉。你是基督徒又如何?說到底不過是小小齒輪,毫不起眼。浩瀚人海,基督徒平庸過活,似是理所當然。可是,任由自己平庸一生、沉沒於人海,正是基督徒與旁人無異之根由。

舉個例子,在無神者的世界,人大抵很難找到甚麼終極的意義或是義務,多數人堅守的信條就是享受人生,他們的座右銘就是追求快樂。「人類」像是享樂機器的別稱,而世界則是個熙熙攘攘的遊樂場。基督徒若是甘於平庸,隨波逐流,容讓周遭氛圍塑造自己,那麼他大概也會活得像在遊樂場一樣流連忘返。這正是陶恕(A. W. Tozer)所哀嘆的:「這個世界是個遊樂場而不是戰場的思想現已被大部分基要派基督徒所接受。」[1]

人是個社會性動物,受人影響,無法規避,基督徒亦不幸免,然而這不等於我們就只能隨波逐流。人無時無刻不受他人影響,但你可以嘗試批判地接受這些影響,又或者多與益友作伴,使身邊多些好的影響,當然,你亦可選擇對所有影響不加批判,照單全收。後者就是隨波逐流之人,他們的口頭禪是「人人都如此行」,他們的每言每行都依附主流,生怕自己稍有不同就給貼上「不正常」的標籤。就基督徒來說,我們隨波逐流,還有一種更「高階」的方式——「很多基督徒(甚至牧師)都如此行」,彷彿多數基督徒做的事就等同於神的旨意一樣。這種思維常躲藏在我們腦袋,其隱身法之高明讓人幾乎無法察覺它。

基督徒隨波逐流,在於甘於平庸。我們選擇平庸過活,大多以為平庸雖不導人向善,但至少不引人向惡。或許,平庸的人真的少有刻意作奸犯科,但平庸本身之惡,我們卻不應忽視。平庸之惡,在於人數之多,氛圍之廣,使人往往遭世界吸收同化而不自知。譬如當遇上抉擇難題,我們會立刻猜想身旁眾人(the public)的意見,然後視之為自己看法,這樣,本應自己肩負的選擇責任就給推得一乾二淨了。

至於不甘平庸的基督徒是怎樣的呢?基督徒不甘平庸不是自命不凡、事事反對、眾人皆醉我獨醒,而是出於信仰之故,眾好眾惡,他們都考察個究竟,他們無法全然認同世界(和教會)的主流文化,不願意簡單地人云亦云。不甘平庸的要端在於「不甘」,「不甘」是種不情願之感,由現世和神國間落差的張力引發。它正是這類基督徒反抗世界(和教會)平庸主流的動力。論到這些不甘平庸的信徒,他們或者都不過是汪洋中一點小水滴,但如果沒有了這點小水滴,汪洋也就少了那麼一丁點兒。[2]

當然,人生在世,再特立獨行的人都不能事事獨樹一幟,不然就不過是標奇立異。我們要記住,我們不甘平庸不是為了標奇立異或是自以為與別不同;我們不甘平庸,源於信仰和世界的張力,為要叫自己入世而不屬世。

[1] 轉引自http://www.fundamentalbook.com/for_faith/chap3.htm#_ftn4

[2] 這句改寫自德蘭修女的話「我們會覺得自己所做的不過是汪洋中的一點小水滴,但如果沒有了這點小水滴,汪洋也就少了那麼一丁點兒。」(轉引自http://bonfire-world.com/bonfiremsg/jul17/18jul17.html

黃偉然
一個平信徒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