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

童年-36

自從兒子入學以來,我家不知不覺在每年暑期都會為兒子的房間來個大執拾,因為平時為處理他的課業已沒有甚麼空間,唯有留待暑假執拾一下吧!今年暑假之後兒子升讀小四,我見他要升高小了,也應該為自己多負一點責任。我在七月初的時候就向他發出指示,請他在暑假開始時重整房間的書櫃,把沒用的東西扔掉、有用但不合用的分出來給他人、有用又愛看的留下來。

相信大家都估計到結果如何,他當然是對著我一口答應,但大半個月後仍是百廢待興。到了八月初,我終於到達忍無可忍的地步,於是就先後用兩天的假期與兒子處理此事。第一天先跟他往傢俬舖選購新書櫃,又在家比劃應該如何處理等等,到第二天就正式行動,處理書本、書櫃、文具、舊衣等等。

第一天的行動十分輕鬆,兒子也滿有購物的輕鬆心情,高興去、開心回。到了第二天,清早吃過早餐之後,我們就開始行動。當我跟兒子交代應該如何執拾之後,自己就離開他房間做自己的事情,大半小時後我再回他房間,他竟然坐在地上,幾本舊書圍著他,我又拿起其中一本看得津津有味!

我正色跟他說:「仔!你咁唔掂喎!執親邊本書就睇番嗰本書一次,你咁樣搞到出年都搞唔掂喎!」

「得喇。」兒子低頭看著書低聲回應。

「你一句『得喇』就諗住敷衍咗我?你仲唔起身執嘢?」我聲量比之前高了。

「得喇。」他同時換另一本書打開準備看。

「喂!你仲唔起身?仲想睇?要睇就執完哂之後今晚先睇!」我這次厲聲命令他了。

「OKOK!」兒子回應後亦終於站起身來。

由這刻開始,我自覺始終都要我介入才成事,於是我就留在房間裡做監工,看著他慢慢將不同書本、玩具、文具分類。看著兒子在房間裡爬高爬低,幹了一個多小時,總算分開了幾堆東西,自己也覺得他比以往有進步,於是我就開始檢查一下他分成怎樣。

「喂!點解你幼稚園本寫字簿仲要留係度?你嚟緊小四喇喎!」我大惑不解地問他。

「我鍾意嘛!」他認真地跟我講。

「哇!乜原來你咁多年來係學校畫嘅畫同手工都仲係度?!我畀你留低三件,其他扔咗佢啦!」我對留起這麼多舊物是難以接受。

「唔好啦!我唔想無咗佢哋喎!」兒子加倍認真地答我。

「間屋咁細,點可以留起咁多以前嘅嘢,呢批嘢我只畀你每一年級留三樣,你自己揀啦!」

「唔係呀嘛!你知唔知你係度摧毀緊我嘅童年呀?」兒子高呼。

「係咪咁嚴重呀?」

「當然啦!你畀我留多啲啦!」他央求我道。

想了一回,我也不想待他太殘忍,他再討價還價之後讓他大致留下三分之一舊物,都是手冊與一些有創作性的東西。現在回想起來,兒子捨不得這些對他成長有意義的東西是好的,至少他不像我一般只留下極少兒時的物品。再者,我寧可相信他是念舊的人而不相信他怕麻煩懶掉東西,更盼望他成長後是一個對人對事都念舊的人呢!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