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凶宅-29

原來香港有很多被稱為「凶宅」的樓盤,意思是指這些樓房前住戶或後來搬進去的人都是因自殺或被謀殺,甚至患重病而去世,所以被視為另類「不祥之物」,或另類「鬼屋」。這些「凶宅」或「鬼屋」遍佈全港,總數多達超過九千間,其出售率和出租率都非常低。原因不難想像,大部人都會避開不祥之物和鬼魂的。其實,對於任何荒廢的屋宇或是空(凶)屋,中國人總是把它們與不祥和鬼魂拉上關係。或者,這是中國人的另類文化。其實,一間荒廢的屋宇,其荒廢的原因可能非常多,而且非常複習。

對於網民對「凶屋」熱切談論及搜尋,引起我對這事的一點點反思,希望對此現象提供另類思考。大凡一看見「空屋」就以為是凶屋,或是荒屋就是「慌屋」,都暗示我們對不祥和鬼魂的恐懼。或者,說得更準確,是對死亡的恐懼。中國人對「死」(鬼的延伸)這個字的恐懼,可從對墳墓感到毛骨悚然、對喪禮產生禁忌,以及對回魂之事避諱等反映出來,說明我們對死亡不了解,更加不想去了解。這些反應與深受基督教影響的國家很不同,外國有優美的墳場,在那裡沒有半點陰森的氣氛,只有憩息的感覺——死亡只是睡著了,是等候救主再來的休息;喪禮是莊嚴的,沒有半點恐懼的氣氛。

大凡沒有人住或曾有人在其死去的屋宇,我們都說是凶屋,這表示我們懶得思考,將一個非常複習的問題簡單化。這樣的思考方式,大大影響我們對事物的認識,阻礙我們進步。假設一間戲院,它之所以結業,全因是「鬧鬼」而不是經營方式出了問題,這樣可算是進步嗎?!請看一看,我們身邊實在有太多「凶屋」、「鬼戲院」、「鬼廁所」、「鬼學校」、「鬼商場」及「鬼巴士」⋯⋯這些現象將會帶領我們進入一個怎樣的社會?這樣懶惰的思考方式,導致我們越來越喜愛一些不用思考的新聞報道及電視節目,這也可解釋為什麼一些「八卦新聞」或雜誌那麼受歡迎,為什麼一些「超無聊」的遊戲節目這樣受大眾接受。因為我們太懶惰,同時也不願思考。

「鬼屋」裡不是有「鬼」,「凶宅」其內沒用什麼凶惡;我們可能不是怕鬼,而是怕人。「鬼屋」的談論反映我們其實怕人,畢竟人太複雜了,不知如何去面對,而且人容易有不同的負面反應。在狹窄的香港社會裡,不容易談論「人」,那麼只好講「鬼」了 !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牧會。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