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黃偉然

模糊-28

人的視線每次只能集中一處,看左時,右邊就模糊,看近時,遠處就不清。我們看事物亦然。每當看事物,我們的思考也只能抓住它的某一面,而事物的其他方面則顯得朦朧。我們看基督教便是一例,當想起基督教,我們真正想起的其實是基督教的某一面,如愛、公義、建制、顛覆或是悖論,當我們把焦點放在基督教某一面,焦點周遭的其他方面便會模糊起來。我們特別看重基督教某一面,無可厚非,這本是人的思考方式,然而我們卻不應以此為由,輕視那些模糊了的周遭。

你我看重基督教不同方面,我的焦點在你眼中顯得模糊,你的焦點在我看來則是影影綽綽。你我身在各自處境,懷着不同先入之見,自會看重基督教不同方面。可是,看重歸看重,我們同時應該知道自己看重基督教某面時,或多或少也在忽略它的其他方面。我們各自看重和忽略的,正形成你我間的差異。

我們的差異使我們有不同的呼召,我們不同的呼召又倒過來使我們更有差異。就像使徒認為自己撇下神道去管理飯食並不合宜,便把這事交託另外七人,可見使徒和七人間的差異使他們有不同呼召,而這分工之舉大概會讓使徒和七人把自己再次定位,認清自己所應獻身之事。一幅圖畫得以完整在於拼圖間的差異,教會這身體要好好運作則依賴信徒間的差異。別人與你的差異使你能定義自身、認識自己;你與別人的差異則幫助別人定義他自身,使他知道自己獨特之處。

有些人或許不怎麼喜歡差異,以為差異必然包含衝突,但這看法其實站不住腳。因為衝突多不是來自差異,而是來自把差異極端化,把異己妖魔化。高舉敵我意識,擊毀異己便是義務。當然,純粹的差異亦可帶來衝突,但這和走路可能摔倒、吃飯可能噎着一樣,我們不會因此就怕吃飯走路。同樣,我們也不用因此害怕差異。(而且不論你喜歡不喜歡,差異總在這裏。)

無可避免,你我看重基督教不同方面,我們的焦點不一樣,模糊的周遭也不相同。我們不用妄想能對基督教的種種方面都一視同仁、同樣重視,這實際只會讓基督教的所有方面都變得同樣模糊,令人失卻焦點。我們應作的不是假裝客觀,而是認清事實,知道自己特別看重基督教某方面,亦忽略了基督教另一些方面,學會尊重別人看重之處,讓信徒間的差異建立教會身體,而非阻礙這身體運作。

黃偉然
一個平信徒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