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

射鵰-27.png

若你一看這句說話,就能夠立刻笑出來,相信你應該對金庸先生的《射鵰英雄傳》有一定程度的認識了。事緣近日電視台又播放《射鵰英雄傳》(我早已數不清是第幾套了),我家雖然沒有追看,但兒子回到學校也聽同學們說了不少關於這套戲,就正如早前他忽然唱起《陪著你走》,也是因同學看電視後回校分享之故。

我見他忽然講起郭靖、黃蓉,我二話不說就將書櫃裡一套四本明河社出版的《射鵰英雄傳》拿出來,還帶著一點「後繼有人」的興奮邀請兒子閱讀。兒子接過書來,那刻還是帶著笑容的,但當他翻開書後,他下巴也幾乎掉下來道:

「全字書?你叫我點睇呀?」

「漫畫書同插圖書都有字啦!同呢啲比都只不過係少啲字定多啲字啫!」我自覺有道理回答。

「點同呢!一次過咁多字點睇呀?我投降,唔睇喇!」兒子垂頭喪氣地答我。

那時正是行將考試之際,兒子不看小說反叫我安心,起碼他不會在考試期間茶飯不思地追看。但在上述對話之後,我自己反而希望他可以趁著電視劇潮流之際給他閱讀機會,結果我上「淘寶」買了一整套李志清所繪的漫畫版回來。到了兒子考試結束,我就送他這套十九本的漫畫版《射鵰》,那刻他真的十分高興地拿來看。

在兒子收到《射鵰》的次日中午,我致電回家問他道:「你有無睇《射鵰》呀?」

「有呀!」兒子這次滿懷自信地答我。

「呢套係簡體字版,你睇唔睇得明?」

「睇得明喎!」

「咁你睇左幾多?」

「我睇到第七本啦!」

「咩話?你睇左咁多?邊有睇得咁快嫁?」我嚷著問他。

「我真係睇到第七本喎!」兒子有點委屈地答我。

「OKOK,我今晚返黎睇下你睇成點。」

晚上回到家裡,開門那刻就看到兒子拿著漫畫《射鵰》看得津津有味,看來他用心地看是一點不假,看得高興時還哈哈大笑。他跟我道:

「原來郭靖學到降龍十八掌係因為『七叔公』佢為食雞蘿柚喎!」

「『七叔公』?邊個係『七叔公』?」這次輪到我下巴掉下來了。

「唔係唔係,係洪七公,我講錯之嘛!」他糾正過來。

「你睇得咁快,查實你睇左啲乜呢?我問你,天下武功最高嗰五個人點叫法?」我覺得不提問就不知他的學習成果。

「我知,東邪、西毒、『玉帝』、北、『歐陽鋒』」兒子第一時間答我。

「吓?你點睇嫁?唔通簡體字搞到你咁?但『南』字無繁簡之分喎!再者,中神通點都唔可能變左『歐陽鋒』呢!」

結果,在過去兩星期,我夫婦二人就成了兒子的《射鵰》伴讀員,拿著漫畫版跟他一起從頭讀起。除此之外,我還上Youtube跟他重溫佳視時代的主題曲,如今兒子還可以唱出「一陽指,蛤蟆功,東邪西毒南帝北中神通,好郭靖,俏黃蓉⋯⋯」,認真懷舊非常。今天我與兒子路過桌遊店,竟然讓他發現有一套「武俠傳說:射鵰英雄傳基礎包」,折騰了一輪之後,我又花了數十元買給他,看來這個暑假他會活在《射鵰英雄傳》的世界裡了。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