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永財

名與利與成功-13

多年前一位和我合作得很好的編輯離職,轉去為人師表。臨走前不忿地對我說,基督徒譯書,大多要不是貪錢便是求名,這解釋了為甚麼很多基督徒譯者譯不了一兩本書便銷聲匿跡,因為知道翻譯基督教書籍不單稿費低,也難以成名後,便再沒有動力做這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本來基督徒都應該知道,名利不應該是我們追求的,但事實卻是,很多基督徒——特別是教會領袖和牧者——都汲汲於追求名利和成功。因此,雖然基督徒都知道,大型佈道會效果甚微,但過去幾十年,香港教會卻不斷舉辦大型佈道會,而且預算越來越高,規模越來越大,最近更創下二千萬元預算這個天文數字的紀錄。即使其他信徒不斷提醒甚或責備,但那些攪手依然樂此不疲。教會往往也爭相建造宏偉的教堂,一心要令教會人數迅速增加,變成巨型教會(megachurch)。而巨型教會的主任牧師則幾乎一定著書立說,分享(或炫耀)他們的成功經驗,這些書也幾乎一定成為暢銷書,很多牧者都趨之若鶩,以他們為典範。

這種行為表現與教會的教導背道而馳,但在教會卻司空見慣。近年在教會十分流行的所謂「人生下半場」,其實也是這種追求成功和名利的變種。因為《人生下半場》的作者追求的一直都是成功,只不過是加上一個屬靈包裝而已。

我當然明白,在當今社會,追求成功是天經地義的事。但教會如果要忠於聖經,忠於耶穌的教導,便絕對不能跟隨社會的做法。於是教會便實行講一套做一套。平時教導信徒不要追求世俗的成功和名利,但牧者和領袖的實踐卻完全相反。很多牧者和領袖都教導信徒不要跟從世界的價值觀,但他們自己卻完全和世界一樣,都追求在事業上成功。他們似乎不在乎天上的財寶和賞賜。這也難怪,比起現世的名利,天上的財寶和賞賜實在太虛無縹緲了。正如將來的審判一樣,他們根本不在乎。

而且,做領袖的人往往都有一定的野心。但矛盾的是,人一旦有野心,便很難成為好領袖。我多年前翻譯過一本討論領導的書,作者提出一個很深刻的洞見:只有不情不願的領袖才是最好的領袖,因為他們不會被人收買。但試問有多少領袖是自己不願做領袖的?除了摩西,我想不出第二個。正因為這樣,我對教會和世界都是悲觀的。也正因為這樣,我深信只有當基督再來時,世界才會有轉機。

其實名利和成功,有時是無心插柳的,你不去追求,反而會在無意中得到。這樣贏得的名利和成功,反倒能夠讓人以平常心看待,不會緊抓不放。我最初翻譯基督教書籍時,只是因為自己喜歡做翻譯,也覺得這工作對別人有幫助。當時我已深知,譯者很難成名,我也不奢望能夠成名。後來書譯得多了,在教會圈子中薄有名氣,但也因為沒有受過神學訓練,惹來一些批評和攻擊。對這些惡意中傷,我一直都不以為然。到近年工作量大減,每年翻譯和出版的書連以前的一半也不到,但我依然泰然自若,沒有因為自己淡出基督教出版界而不高興。

很多人都不明白,追求名利和成功,其實好像口渴時喝海水,只會越喝越渴。所以香港的大型佈道會規模越攪便越大。香港好些巨型教會的主任牧師也兼營神學院,自任院長。某些基督教機構一直都沉迷於攪大型活動,籌款的金額也屢創新高,這樣下去,永無止境。甚麼時候我們才明白名利和成功的虛幻?其實前人已留下很好的榜樣給我們。盧雲神父在美國著名大學擔任教授,成為暢銷書作者時,並沒有受名利羈絆,後來更放棄大學教席,到方舟團體的黎明之家做他們的司鐸,照顧患有癲癇症兼弱智的亞當。他在黎明之家服侍後,每逢有人邀請他演講,他都不收講員費,只要求對方讓他帶同一位黎明之家的成員一起出席。可見他一早已看破名利,雖然名利和成功一直都沒有離開他。

對於教會對名利和成功這種教導和實踐之間的不協調,我不知可以怎樣做,我甚至懷疑這很可能是不能解決的問題。或許要等待主再來時,那些追名逐利的信徒才會驚覺自己一直在追求沒有永恆價值的東西,更因此錯失了那上好的福份。但那時後悔已經太遲了!

陳永財
香港城市大學翻譯及傳譯文學碩士,英國特許語言學會會士(FCIL),自由翻譯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