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沒有了詩歌集的敬拜.png

作為牧師和神學院講師,最近五年,最常被人問及的一個問題,首選是:「現代敬拜唱詩已經用投影簡報(PowerPoint),再不用拿著厚厚的詩歌集,究竟是好?還是壞?」這個問題,不單是年長信徒問,甚至年青的信徒也問,可想而知,這個問題是非常有代表性的,值得思想一下。

讓我們冷靜想一想,詩集或投影簡報,其實只是工具,或者可以說是時代的產品。上古信徒拿著羊皮卷聖經唱聖詩,難道他們因此而被定為一定比我們唱詩還要投入嗎?答案當然不是。每一個時代都有其唱詩敬拜的模式,其形式只是不同,沒有高低之分。

現今信徒,常常害怕沒有詩歌集,將會有很多有深度的詩歌因此而流失,不能流傳下來。其實細心想想,即或有詩歌集,現在已經有很多有深度的詩歌已經沒有太多人唱了。舉個例子,我非常喜歡蘇佐揚牧師寫的中文詩歌(可能有人連他的名字也未曾聽過), 他的《你愛主嗎?》,唱完一次之後已經有非常深刻的提醒。但現在又有幾多人認識呢!可能,我們需要有一種了解,就是知道大部分的詩歌,其實只能「服事」一代人,絕不能強求永遠流傳下去,只有小部分(其實也不少)才能流傳幾代,甚至幾個世紀。我們與其擔心日後詩歌沒有流傳,不如珍惜當下的詩歌,自己盡情地投入與歌頌,因為有深度且能流傳下去的詩歌,不是人為工作,而是上帝的作為。  

又有人會說,現在唱詩歌時只有投影簡報,沒有歌譜,所以不能唱和音了。首先,我明白他們的想法,因為對於有音樂根底的信徒,真是若有所失的。不如讓我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看。這不是我個人感受,而是多人分享所得的認識。曾經有一位信徒,對我說不能投入唱詩,因為坐在後面有一位音樂水準高的人,高聲地以不同的和唱來唱詩,使這位信徒原本僅僅曉得唱的詩歌也無法唱出。若果敬拜是集體的,我們也要敏銳其他人的情況。當我們集體唱詩時,又不是參加詩班,不用太介懷能否唱和音,不如與身邊的弟兄姊姊口唱「心和」歌頌神吧!

又有人會說,現在唱詩歌時只有投影簡報,不能在家拿著詩歌集唱詩了。這是非常難以回答的問題。以我有限的認識,大部人已經用手提電話或電腦來唱詩,甚至有很多人在家中(甚至團契)一邊看著 YouTube,一邊唱詩歌了。我想說明的是,這是時代走勢,是自由的,要互相尊重,因為沒有高低之分,只是不同而已。其實用投影簡報唱詩,可以使我們有更多的身體語言來幫助我們投入(如舉手),讓我們不用太緊張,也可以使我們多些與身邊或領詩的人交流(如眼神)等等。

最後,若在敬拜時使用投影簡報唱詩是不能逆轉的事實,我們不如努力學習和投入,多於懷念以往,這更為有益。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牧會。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