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楊文立牧師

十個常見崇拜中的通痛-07.png
光之教會(圖片來源/vance.diandian)

 

星期天主日崇拜,仍然是大部分信徒最看重的信仰活動,所以也是最影響信徒靈命的地方。我嘗試在這裡列出十個最常見的通病,有一些雖然看似微小,但若能改進,一定會幫助信徒對崇拜和對上帝有更準確的認識。這十個通病,我懷疑是我們從聽到別人也這樣說而學回來的,可惜一知半解或主觀認為不錯,於是東施效顰「抄考」而用。

第一,最常見主席為牧師祈禱時,常常用「膏抹」這詞,如「膏抹牧師的口」或「膏抹牧師」。其實一般教會,都沒有特定的屬靈用詞,故不知其實「膏抹」是有其特別的某教會(宗派)運用的含意,加上我們又不知其解,只是感覺是屬靈字眼,於是不問其因而照用。我在這裡不作其解釋,我反而提議,不如實在的為牧師祈禱時,用既簡單又聽得明白的用語便可以了,如:「給牧師清晰的頭腦,把預備好的能清楚講解」,這既大方又實在,人人聽得明白。

第二,很多時候,領詩人員常說,「請琴給個音」或「請琴給我們最後一句」。想深一層,這是語病,應該是「司琴」或「彈琴的弟兄/姊姊」,因為琴自己是不會給個音的,若是會,是非常詭異的一件事。看似是很小的事,但崇拜每一個字都要小心,因為這都是一個教導。

第三,在崇拜中,最常聽到是「時候」這個詞,如「這是讀經的時候」、「收奉獻的時候」和「證道的時候」等等。這樣做,給會眾的感覺是把敬拜「斬件上碟」,成了不同的部分,彷彿沒有關連一般。最簡單的處理,可以這樣說:「讓我們繼續以奉獻敬拜上帝。」

第四,我不知為何常常聽到作領詩的或主席的,常常說:「讓我們用掌聲多謝神」或「用掌聲歸給神」(尤其是唱完詩歌一刻)。我不反對拍掌,但常見的只是用掌聲作情緒的攪作多於其屬靈意義。為何只在唱完詩歌時要用掌聲?若以掌聲多謝神是這麼重要,為甚麼很少聽到奉獻完後,我們要用掌聲多謝神?講道完後,我們要用掌聲多謝神?我更鼓勵大家,不如唱詩後,會眾有一小刻安靜,回想詩歌含意,而不必要常常用情緒來作工具。

第五,我相信,音樂不代表敬拜;敬拜不只是音樂。太多時候,我們會說: 「讓我們敬拜神。」其實是唱詩罷了。請緊記,我們已經是在敬拜中,不然,好像令人有錯覺,以為這才是敬拜。唱詩就是唱詩,英文中「歌頌」(singspiration)這個字詞是好的提醒。我們可以更準確的說:「讓我們用詩歌歌頌上帝。」

第六,在奉獻的時候,一定聽過以下說話:「奉獻時候,未信主的不必參與。」 我當然明白這是怕未信主的人對教會有誤會,以為是要他們的錢。但這句話是不必要的,因為我們不會說「現在是唱詩,未信主的不必參與」或「讓我們祈禱,未信主的不必參與。」最大方得體可以這樣說:「奉獻是回應神的愛,歡迎每一個參與。」

第七,當我每次聽到以下的提醒,我都會激動。這句說話是:「讓我們放下重擔來敬拜神。」這是教導人性格分裂,假若真是有重擔,是很困難地暫時放下,完了敬拜才重新擔上。我其實鼓勵人若有重擔,可以帶來一同在神面前敬拜,求神加力。我們可以說:「讓我們全人敬拜上帝,求主加能賜力。」

第八,「今天我不能敬拜,因為那篇講道實在太不濟了。」相信這句說話,我們非常熟悉吧!問題出在哪裡?我們認為聽道(或講道)就是敬拜的全部或最重要的中心。所以,整個敬拜其他的元素,根本是無關重要。難怪有人在講道時段才出現,完了便急急離開。

第九,「今天崇拜我沒有得著」,相信這也是常聽到的。問題出在哪裡?我們認為崇拜的好與壞皆視乎我有沒有得著,這是即食文化的影響。敬拜不必然是即時見果效的,是上帝在我們身上的長遠工作,況且,敬拜可以不是我們「得了甚麼」,也可以是我們為上帝「擺上甚麼」,更是我們「領會」耶穌的愛有幾多等等。

第十,我們一定見過很多會眾,在牧師未祝福前,已經離開了,彷彿「祝福」這個環節沒有甚麼大不了。其實,這才是敬拜的高潮,就是帶著從敬拜而來的領受,被差遣(帶著祝福)出去,以致餘下的一週生活,是帶著敬拜的生活見證上帝的大愛,而不是完了一個聚會。

楊文立牧師
生於香港,超過20年在加拿大牧會。現在是宣道會荃灣堂牧會。在加拿大神學院取得道學碩士,美國富勒神學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牧學博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