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化九公

hong_kong_island_skyline_2009%e6%8b%b7%e8%b2%9d

近幾年的社會運動,尤其是雨傘運動 / 革命後,似乎有基督徒與神學生重提做香港本土神學論述。或許做象牙塔神學不是當前香港困局的最佳出路,但沒有思考過的神學論述再談本土實踐,可能會導致行差踏錯,甚至愈行愈覺得心靈空洞,結果沒有目標的神學踐行浪費了短暫人生光陰。

如是者,香港曾經出現了甚麼本土神學呢?

九七回歸前,香港人既恐懼中國統治,希望逃離我城,遠走他鄉做異鄉人,當中更包括教會資歷甚深的基督徒。當時香港曾經有楊牧谷牧師提出的《復和神學》及馮煒文先生的《陸緣神學》。

《復和神學》強調國家與人民對話,達致復和。雖然福音是和平的福音,但同時任何神學都有自己的強弱地方。《復和神學》的出發點太過美好,忘記了人心萬惡,欠缺思考人性醜陋一面。烏托邦太美好,但如何實踐復和呢?問題的根源是,太平盛世談復和溝通固然最好;如果看到溝通無用,不談復和還有沒有出路呢?

至於《陸緣神學》雖是一個初步論述,但正好道出香港是中國的邊緣,彼此需要依賴對方生存。如馮煒文說:「陸緣,是上帝子民的處境,是成為大陸祝福的好位置。」可是近來香港政經商界都已經漸漸自甘墮落,雖然香港有著自己優秀的殖民地文化及華夏情懷,理應可以塑造獨有的「香港文化」,天時、地利與人和絕對可以成為獨特城市。但香港就是敗在拜金價值之上,為了短暫的利益,錯過了培養自家製的文化質素。結果呢?香港一切的優勢,都敗在香港人自己手上。

其實不論我們追崇是「復和神學」或「陸緣神學」,沒有實際的藍圖與建議,都不過是紙上談兵的象牙塔神學。即使如此,前人努力過的東西,你我不認同下也須拜讀一下。只是今日香港勢危,洋洋萬字的神學論述不見令人明白,言簡意賅又做不到,神學變成「拋書包」的學術自傲。

假若當下我們決心做香港神學,我們有沒有先思想香港的主體性呢?除了借助歐美神學甚至是鄰國的後殖民神學外,在下認為在做香港神學前夕,我們需要回答自己幾個問題。為何要先回應幾個問題?因為我們在做本土神學前,首要的是應該好好整理香港文化與歷史。

  1. 你我如何理解香港的本土定位?尤其是在全球右傾的情況下,香港如何自處?
  2. 香港是一個民族?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是一個國家?香港是一個城邦?
  3. 甚麼是香港文化?香港的歷史是如何建構出來?

現實上香港自今是一個「去歷史」、「去身分」與「去政治化」的城市,大部分香港基督徒更加只談死後世界,從不理會香港的生死。其實只要看看香港眾神學院的課程簡介,內功深厚的神學課程居多,但來來去去只有教會歷史、聖經研究及系統神學,香港自家製神學好像從來沒有任何課程談及。當日小弟修讀崇基神學院,也只是有幸接觸過本土神學的皮毛。

如果認認真真做香港神學,為何沒有任何教會與神學院談論《香港城邦論》呢?不管你喜歡陳雲在網上的言論與否,他的著作絕對是今天香港舉足輕重的作品,關心香港的神學人,究竟有幾多人拜讀《香港城邦論》眾著作後再來神學反思呢?是否我們基督徒的左翼思想太強,立場亦主導了腦袋思考,結果做本土神學時過分偏頗,失去了客觀分析能力呢?

誠然做香港神學前夕,不妨先省察自己,做神學者是否為了自我感覺良好,還是真的為香港尋求出路呢?做神學時,不如先面對自己吧!

*原文刊於《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16年11月14日。

文化九公

筆名「文化九公」, Hallelujah Get Out 成員,山寨音樂寨主。扮另類,迷戀木結他,文字亦戀上寫音樂,仲要係今時今日數碼化年代,硬頸買唱片!如果世上無音樂,我應該在世界末日前,好快離開人間,或者自閉玩音樂好了!但天真地仍相信搖滾樂可以改變世界,甚至將搖滾樂與「毫無關係」的基督信仰,溝埋一齊作反思,為了在生活中找到激情的盼望。 其實懶勁,我不過是一個有文化的狗公……

作者blog:http://rockmychurch.blogspot.hk
作者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rockmychurch
山寨音樂FB:https://www.facebook.com/ShanZhaiMusic
Hallelujah Get Out FB:https://www.facebook.com/HallelujahGetOu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