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鍾樹森牧師

pin.jpg

「爸爸,你估吓我今年做咩職位?」這是新學期第二週頭一天我接兒子放學時,他一見到我就提出的問題。

「你咁快選咗班會?同班同學選你做咩呀?」我都起碼按我對學校生活理解回答他。

「唔係班會呀!班會都未選,但係我已經另外有職位啦!」

「唔使選都有職位,你咁厲害?」我開始有點好奇。

「因為呢個位係唔使選,老師話我哋自己肯做就得嘞!」

「哦!咁你自薦做咩位呀?」

「我做咗分層風紀員,逢星期二要當值。」兒子一臉認真地告訴我。

「分層風紀員?做咩㗎?係咪每一層都有?你嗰班有幾多個㗎?」我問道。

「分層風紀員係維持我嗰班嗰層嘅秩序,喺食午飯嘅時候守住樓梯叫人唔好四圍跑,我嗰班總共有五個同學係分層風紀員呢!」風紀員很用心地告訴我他的職責。

「好嘢喎!咁你畀心機做啦!」我鼓勵他道。

「不過呢!爸爸,你知唔知因為我做分層風紀員,所以你要買嘢畀我喎!」兒子正色道。

「乜話?你做分層風紀員都可以搵到理由屈我買嘢?你係咪咁絕呀?你要我買咩嘢先?」我這刻完全覺得自己跌進了陷阱裡,放學見到我第一時候要跟我講嘅理由,原來就是要我買東西?

「嗱!其實我要嘅嘢係好有需要,老師話我哋要完成任務就要有嘅嘢嚟㗎!」小學生抬出「老師話」的時候,實在等同聖旨。

「老老實實,唔好浪費時間,你要買乜?」我問他。

「我要買一隻手錶,同埋要買一個腰包。」兒子一點不猶疑兼簡潔地告訴我。

「乜話?因為你做分層風紀員而要買手錶?無端端又要個腰包?你明明已將我個腰包據為己有,依家仲想要個新嘅?」

「其實呢!要手錶係因為要罰人企嘅時候我要計時嘛!腰包係因為要袋住枝水,咁我唔會當值時口渴囉!」兒子答我道。

真相大白了,原來做分層風紀員是可以罰不守規則的人,更可以向我正式申請購買人生八年來還未擁有的手錶,怪不得他自薦當此職務了。雖然我以如此的陰謀論理解他,但也覺得他樂意午飯時站崗始終是好事,為表支持,結果還是買了手錶與腰包。由於兒子一向不太愛惜物件,太太最後也只不過帶他買了$38的貨色給他,因我們都怕手錶會轉眼失蹤。事情至今已有三星期,我自己也覺得出奇,兒子的手錶仍然「健在」,還每晚伴隨他一起睡覺,單看這個也覺得他忽然長大了許多呢!

鍾樹森牧師
人到中年,當過中學教師、神學院教師,現最常被人叫作牧師,心裡仍最愛當老師,所以最愛梁啟超那句:「獻身願作萬矢的,著述求為百世師」。回到家裡,甚麼師也不比一聲「爸爸」,不過爸爸不易當,有激氣時、有開心時、有疲累時,但爸爸又應該會比牧師、老師當得最入心入肺呢!

Advertisements